王誉虎:一个民营企业家的六四经历(6)

6、耀邦辞世,风波骤起 一九八九年四月十五日上午七点四十八分,中国改革开放的伟大旗手胡耀邦逝世。下午四点多,我在中关村听到了这一噩耗。 阴沉的天空此时稀稀落落地滴下些许雨点,天人同悲呀! 信佛的我确信天人感应。我的心情比天气还糟,一种失落、沮丧、悲愤、惋惜的复杂情感充斥心胸。我开始抱怨老天不公平,难道还要让中华民族承受更多的苦难?该死的不死,不该死的却早早逝去,按易经象数,这不是好的征兆!我叫来...

王誉虎:一个民营企业家的六四经历(5)

5、万润南为市场经济呼吁的划时代讲话 这种一反常规的版面语言意味着什么?共产党控制的报纸媒体,尤其是《人民日报》这种大报,每个版面、每条新闻、每张照片都有寓意,都不是随意安排的。胡赵握手照片的安排,不可能是版面编辑或总编辑的个人倾向,无可置疑是中共中央总书记赵紫阳意志的体现。这张公诸报端的照片,宣告了改革开放两大旗手遭受挫折后再次联手,共图改革开放大业!如果这也是邓小平的意图,那就是国家、民族之...

王誉虎:一个民营企业家的六四经历(4)

4、李鹏想搞二次共产 一出机舱门,温润的空气扑面而来。初春是厦门最美好的季节,不冷不热,气候宜人。当晚我便在鼓浪屿的佳丽餐厅二楼请市经济协作办的小陈和市工商局企业科的专管员小刘用餐。 佳丽餐厅由于海鲜菜肴精美,几年来发展迅速,在厦门小有名气。我是女老板的熟人常客,如果不是为讲究排场,在佳丽请客经济实惠又温馨。请客吃饭这种方式,虽然破费几百块钱,却节省了在机关办公室里公事公办扯皮拉筋的麻烦,有时还...

王誉虎:一个民营企业家的六四经历(3)

3、万润南宣示市场经济 在北京一过完春节,我就协助哥哥六桥忙于科仪公司的业务。一九八九年二月底的一天,何延生风风火火地来到中关村我的办公室,开门见山地说:“老王,这是万润南的两个讲话,是市场经济的宣示书,公开叫板陈云的有计划的商品经济!太棒了!你仔细看吧!我还有事。”说着把万润南讲话的单行本放在办公桌上,转身走了。 我怀着一睹为快的热望,提前一个小时下班回家,深陷在沙发里贪婪地阅读万润南的讲话:...

王誉虎:一个民营企业家的六四经历(2)

2、在厦门与四通董事长谈改革开放 一九八八年年底一天,我公司挂靠的四通鹭岛公司的何延生副总经理送来了几份四通公司的半月刊《四通人》,头版刊登了“一九八八年十一月十日,北京体制改革委员会正式批复海淀区,同意成立四通股份产业公司”的消息。 何延生是我的好朋友,也是我名义上的上级主管。当年私人开公司做生意,必须找个国家机构挂靠做主管,每年只要向所谓的主管部门上缴一笔钱即可,而主管部门要做的就是盖几个公...

王誉虎:一个民营企业家的六四经历(1)

1、我的身世 北京,一九八八年九月的一天,晴空万里,微风和煦。六四巨变的前夜。 我怀着一颗虔敬的心,跨进颐和园智慧海大殿。殿内阴凉幽暗,与外面形成强烈反差,心中顿生几分肃穆神秘。我偕同妻女,依次敬拜了殿侧的韦驮、普贤菩萨,然后缓缓来到正殿观世音菩萨面前。 盘腿坐在莲花宝座、左手托钵的鎏金观世音,连同基座高约六米。她居高临下,面容庄严,慈祥地俯视着芸芸众生。观世音托钵的手臂和莲花宝座上散落有点点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