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誉虎:一个民营企业家的六四经历(4)

Share on Google+

4、李鹏想搞二次共产

一出机舱门,温润的空气扑面而来。初春是厦门最美好的季节,不冷不热,气候宜人。当晚我便在鼓浪屿的佳丽餐厅二楼请市经济协作办的小陈和市工商局企业科的专管员小刘用餐。

佳丽餐厅由于海鲜菜肴精美,几年来发展迅速,在厦门小有名气。我是女老板的熟人常客,如果不是为讲究排场,在佳丽请客经济实惠又温馨。请客吃饭这种方式,虽然破费几百块钱,却节省了在机关办公室里公事公办扯皮拉筋的麻烦,有时还可获取内幕资讯,便于应对化解问题。我照例先点了红蟹、石斑鱼、鳗鱼堡、斑节虾等几样主菜,然后把菜单交给客人自选,最后叫了长城干红和啤酒。除非情况特殊,我一般愿意不事声张地与具体经办人打交道,这样往往事半功倍。

小陈、小刘都是年近三十的年轻人,与我相识多年并多次同餐共饮。他们知道我在厦门小有名气,对我的为人也有所了解,所以很少戒备,交谈起来推心置腹,尤其是酒足饭饱之余。

兴致高涨的小刘又开了一瓶干红。

厦门可以看到台湾的电视节目,因而小张、小刘对时政也有较多了解。他们对胡耀邦尤其是赵紫阳颇多赞誉,对李鹏则十分反感!我和他俩产生了共鸣,谈话十分投机。小刘披露的资讯印证了我的猜想和判断:由于大部分私企躲在集体所有制的招牌下无法甄别,所以才让集体所有制企业重新登记。这也是经济领域治理整顿的一部分。集体企业要按规定重新填写公司章程和登记注册。新规定的核心内容是:一、除合资、联营企业外,不承认股份制;二、资金来源不承认自筹,只能填写上级公司调拨;三、法人代表只能填写上级委任。

只要按照新的章程模式填写并签字画押,那么从法律书证的角度,你的假集体真私营企业就是公有的而不是私有的了。这如同是杨白劳在卖身契上画了押。小刘还披露,以上规定不是国务院或工商总局的正式文件,而是李鹏、姚依林的讲话精神。其中还有一句话,就是:集体所有制企业是公有制,谁私拿一分钱就算贪污!

我心想,李鹏这一招真够恶毒!一方面允许私企合法存在,一方面又限制其发展,不给予公平竞争的条件,私有财产法律不给予明文保护。如今又把假集体企业装进口袋,一旦政策有变,便可把袋口紮死,统统共产!

“我X李鹏他奶奶!”我一反常态骂出了声。

“这次重新登记我们也有议论。法不责众——整个厦门包括周边地区的新集体企业有几家是真的?就是全民中小企业和老集体企业也都承包了,我看跟私营也差不多了!”小张以同情的口吻说。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这年头谁挣钱趴在帐目上?明明盈利几十万,税务来查也是亏损。像你们这种企业,除了税务审计,也没人查,工商局更不管,除了政策变、搞运动。现在的局面已经是覆水难收了,政策变、搞运动可就犯众怒了,我估计邓小平不会犯傻!”

小刘大学毕业,头脑清楚。

我问:“这次登记一点儿变通的余地都没有?”

“没有,因为审批权在局长。我看你别想太多,跟你一样的企业多的是。那些老板想得开,他们赚钱就进腰包,甚至跟银行贷款做生意,赚是自已的,赔是国家的。再说,我听说好多省市对李鹏的讲话不卖帐,不认讲话,只认红头文件!弄不好一阵风就过去了!”

我只是气愤,还是政治层面考虑的多些,我认为这是改革倒退的信号。在经济层面,因为我的市属厦门京元电子开发公司收支平衡,没有什么利润,况且上级主管又志同道合,即使政策有变,直接经济损失也没有多少。实际上我也只能逆来顺受随大流。如果我真的变更为私营企业,主营的厦门市开元区京元金属加工联合公司的母体一方的性质改变,将会导致不堪设想的后果!我没有退路,没有其他选择,只能听天由命!只有祈盼改革开放持续发展,改革开放的政策不要再变!从近期看,重新登记对我的经营和效益并没有什么影响,因为主营的厦门京无金属加工联合公司是联营企业,不在重新登记的范围之内。

因为有小张关照,连学习带办理重新登记手续只用了一天半时间。晋江的老土还有三十万元钢材款未结,我第三天又打的去晋江催款。公司有钱,却不能买小轿车。因为按规定,要买车,公司须提交申请报告,再由市控办批准。

控制消费而不是刺激消费,控制消费而不是繁荣市场、扩大需求,是计划经济勤俭节约的惯性思维。这也是陈云鸟笼经济的一大特征!

晋江青阳镇仍然热闹喧嚣。最让我厌烦的是主干道过往车辆卷起的灰尘和各色机动车尤其是摩托车的喇叭噪音。虽然少见高楼大厦,但民宅、馆所翻新重建的工地随处可见。综合大市场较几年前规模更大,全国各地来的观光客更多。据当地人说,基于对台政策,政府暗中纵容小额走私,曾经规定十万美元以下的上岸水货不做走私处理,本地段沿路一律放行。政府是否暗中纵容,不得而知,关键是现实正是如此。

老土已有了一间十多平米的办公室,还雇了一名出纳员管帐。他挂靠在县级物资公司,每年上缴六千元管理费,其他只交票面发生的营业税。但老土一般都以现金交易,发票可要可不要。名正言顺的招牌和灵活的交易方式使老土生意红火、财源不断,也给偷税漏税和回扣打开了方便之门。

这次钢材结款三十万元,老土满口承应两天内办妥。其中二十五万是汇票,五万是现金。这笔账外现金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必不可少的润滑剂。

在晋江逗留的两天,像以往一样,请客吃饭,逛街购物,歌厅舞会,喝茶闲聊,每次老土都不忘引荐个把秀色可餐的妓女,但我都婉言谢绝,既把持住自己,也不让老土难堪。

我对重新登记注册公司的事仍念念不忘。次日晚上,在宾馆房间里,把这件事告诉了来闲聊的老张、老土和小庄,但他们对如此重大的事情全都不以为然。

我问道:“你们和你们的熟人朋友办的营业执照,多少是集体所有制,多少是私营企业?”

“当然都是集体所有制啦,还有全民的呢!”老土率先回答:“这里大大小小的服装厂、玩具厂也都是集体执照。谁办私营执照,脑袋多半有病。那个鸡巴私营执照银行不能贷款,出外联系业务没人搭理。再说,私营执照这也不准经营,那也不准经营,更甭提经营水泥钢材了!只能开个小作坊,开个小饭馆,摆个烟摊。”

年过四十的老张,留着两撇小胡子,显得比较沉稳。据说他生意做得挺大,但从不张扬,不像老土嘴没有把门的,信口开河。他笑了笑慢条斯理地说:“我们的资讯比内地灵。据报导,晋江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家庭有海外关系,共产党的政策怎么样全靠他们吹风。反正我们有个老猪腰子(老主意),共产党的法律不提保护私有财产,这说明政策说变就能变。他来虚的我们也不傻实在。本地人轻易不做大投资,很少以私营名义搞实业。挣了钱除了花销、置房,再就是存到海外。如果搞大的实业,求大发展,就以海外关系的名义投资回来。这样一可以保险,二可以减免税。县里的几十家全民企业也承包了,当官的在企业里都有暗股,上上下下都在捞钱,想退回去不大可能,想共产也难了!再说,企业里有当官的私下乾股,贷款也容易。周转的钱好多是银行的,他要共产、要收,损失也是国家的!晋江也好石狮也罢,遍地的工厂、公司没几个是私营招牌,全挂集体所有制招牌。李鹏要二次共产,非反了不行!”

客房里烟雾缭绕,不抽烟的我推开了临街的窗子。出于对政治的热心,我又询问了几个与政经相关的问题。通过近几年的观察了解,福建、广东乡镇私有化程度比想像的还要迅速、深入,这使我感到欣喜和振奋。与此同时我也感到惋惜和愤恨:如果没有共产党传统公有制的制约,如果没有陈云、李鹏之流保守派掣肘,如果能创造一个宽松的自由发展的空间,如果没有再次共产的阴影,如果私有财产能得到宪法保障,中国大陆的生产力会有更加迅猛的发展!挥霍性消费、急功近利的短期行为、资金的转移和外流以及偷税漏税都会得到遏制和缓解!出于爱国的热忱,我对共产党内顽固派的倒行逆施特别愤恨!

出处:北京之春
整理:2019年4月2日

阅读次数:1,42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