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明、郑成月:聂树斌案最新进展:最高法,请枪下留人...

北明按:顷接马云龙信函获悉,此诉求作者郑月成,现在靠每周三次透析活着,说不定这就是他最后的声音了。此诉求由前河南大河报副总编、聂树斌案翻案推动人马云龙和一周后(8月9日)将被吊销执照的律师伍雷代为起草,获得郑月成认可并经郑月成向最高法院发出。以下是诉求全文: 最高人民法院: 我是原河北省广平县公安局副局长郑成月,也是“王书金案”的办案警察。作为具有多年刑侦经验的老警察,综合全案证据尤其是王书金的...

谭越森:聂树斌

——写在聂树斌被执行枪决之21年后改判无罪一事 2017-11-22 独立作家 本文已无法访问/但我正听见/正义之剑,在/冤魂叠起的白骨上/霍霍磨砺的声音——戈多 21年前你茫然一跪 头颅后的枪口抵在清白 枪响,苍天向上飞逸 正义羞愧的落荒而逃 而后, 你沉下地层 公正潜遁幽岩, 你头上的雪 一并沉入 在幽冥中微亮闪动 也许你的父母能够看到 在人世间,当他们哭泣时 或深夜回想你幼年 乃至谈论你步...

丘农:聂树斌,魂兮归来!

聂树斌因“强奸杀人”案,一九九五年四月被冤杀。二十二年后,终于在最高法院亲自复审下,于二○一六年十二月二日,还其清白,宣告无罪! 据媒体报道,聂母对此表示是两个字:“满意”。 老朽不是聂家至亲,对此自然无庸置啄。但作为国人,我是有话要说的。 九问大人们 我想仿效一个无知的孩童对大人们提出九问。 笫一、为什么真凶出现且认罪了,还要等十二年才平反? 第二、为什么原审原判死刑的河北石家庄地方法院和复核...

魏京生:从雷洋、聂树斌案看法制

2017-01-05 北京昌平居民雷洋被警方审查期间突然死亡(Public Domain) 国内的网民们对雷洋、聂树斌案十分愤怒,做出了很详细的分析和声讨。虽然类似的案件层出不穷,屡禁屡犯。但为什么屡禁不止呢?而且现在已经发展到了禁都不能禁的地步了。为什么会这样呢? 我不相信当皇帝的不想禁止执法犯法。首先这不是高官们和皇帝的利益所在;其次无法无天社会陷于混乱,也不是高官和皇帝们的利益所在。所以历...

刘青:聂树斌冤案虽改判枉法阴霾仍难散

2016-12-21 图片:中国中央电视台对聂树斌案进行报道。(CCTV新闻截图) 十二月二日中共最高法院终于宣判,聂树斌原审判决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因而撤销原审判决改判无罪。至此,聂树斌遭冤杀二十二年后,王书金供述自己是元凶十一年后,这件有良知民众早已判定的冤案,这件令无数人义愤填膺呼吁不断的冤案,这件有极大权势黑手捂住不改的冤案,似乎终于等来了正面的结局。然而,大陆社会对这一改判的反应,并没有...

黄钰凯:聂树斌冤案冤在“绝对”二字

被冤杀21年后才平反的聂树斌(网络图片) 最高法院终于宣布聂树斌无罪,他被错杀21年,真凶再现后为聂树斌喊冤也已过去11年。案件的重审比登天还难,最高法院发回河北高院重审后7年未见回音,之后转至山东高院异地审理,共延期审理4次。在漫长的等待中,聂树斌的母亲及案件的首位报道者原《河南商报》记者马云龙,都已成为七十多岁的古稀老人。尽管在极权社会无法通过个案推动社会进步,但我们必须找到聂树斌冤案的“元...

尾生:假如我是聂树斌

二十一岁,二十一年。聂树斌1974年出生,1995年因强奸杀人罪被执行死刑,在人世间活了二十一年。2016年最高人民法院判决聂树斌无罪,然而正义却迟到了二十一年。二十一年,足够我们结婚生子;二十一年,足够让死去的人再次长大成人。 看到聂树斌在刑场被执行死刑的照片我实在忍不住流泪;我实在无法去想象那一刻他都在想些什么。如果我是聂树斌,我又该如何面对那样的生死时间。在这个世界上,面对越来越多的苦难,...

查建国:聂树斌案没有完(与环球时报争鸣之405)

最高法改判聂树斌无罪,一石激起千重浪,官媒与网舆热评如潮。前者重点是看到了党依法治国的力量和决心,后者重点是举一反三和剑指命门,这再现中国社会的大分裂。 环球时报12月3日在《热点热评》专栏中发署名“支振锋”的题为《聂树斌案带给法治的疼痛与警醒》一文。文讲聂案“最终实现了个案正义”,并引最高人民法院负责人的话,要确保“正义不再迟来”。听这口气,此案正义已经“最终实现”。言之过早,聂树斌案没有完!...

姜维平:张越倒台,聂树斌案异地复查的“骨牌效应”...

2016-06-14 聂树斌生前照片(资料照/Public Domain) 周永康的嫡系,原河北省“政法王”张越被抓之后,聂树斌案有了新的转机,中国最高人民法院在6月6日决定,按照审判监督程序重新审理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妇女一案,6月8日已由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向聂的母亲送达了再审决定书,人们普遍希望聂树斌能与张家叔侄案一样,恢复名誉,他的家人亲友将获得经济赔偿,看来,这个“异地复查”第一案的实施...

姜维平:张越倒台,聂树斌案异地复查的“骨牌效应”...

周永康的嫡系,原河北省“政法王”张越被抓之后,聂树斌案有了新的转机,中国最高人民法院在6月6日决定,按照审判监督程序重新审理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妇女一案,6月8日已由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向聂的母亲送达了再审决定书,人们普遍希望聂树斌能与张家叔侄案一样,恢复名誉,他的家人亲友将获得经济赔偿,看来,这个“异地复查”第一案的实施,有望成为一个范本,在中国司法并不独立,旧案主办人及部门,单位,形成强大的合...

洪晃:受虐者的狂欢

聂树斌姐姐。资料图 洪晃,中国互动媒体集团CEO,《世界都市iLOOK》杂志主编兼出品人。 12月16日,我正开车去参加一个活动,接到一记者的电话,跟我讲述了网络上狂传聂树斌被匆忙枪毙是为了取肾给我母亲做肾移植。我浑身顿时木了,勉强把车停在路边,问清楚状况。这种事情是令人发指、毛骨悚然的,更何况当谣言把罪恶栽赃到亲人身上。我没有遇到过这种事情,真的有点懵了。 镇静下来,我决定还是回答这个记者。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