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伟:读谢韬《只有民主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的一点感慨...

昨天,在网上又读到了谢韬先生的文章《只有民主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这篇文章,是谢韬先生在《炎黄春秋》杂志2007年2月号上发表的文章《民主社会主义模式与中国前途》的另外一个版本。其内容,与已经公开发表的那篇基本相同。但我感觉,公开发表的版本,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是在《只有民主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文基础上作了许多删节和改动而形成的,读起来远不如原版本精彩。所以,我又仔细看了这个原版本。 我在读大学...

蒋培坤、丁子霖:读“讨谢”檄文有感——想到哪里,说到哪里之十一...

谢韬 近日,从互联网上读到一批“讨谢”檄文,有北京的,有上海的,有浙江的,不知还有没有别的省份的。参加这次讨伐的都是一些“名家”,有“参加过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老一辈革命家”,有“坚持马、列、毛的老一代学者、教授”,还有“朝气蓬勃的青年人”,肃然老中青三代齐发声,也说明中国左派后继有人。 谢韬是我们交往将近二十年的老朋友、我们所在中国人民大学前常务副校长。关于他写的那篇《只有民主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

北京学者纪念谢韬逝世五周年聚餐遭当局阻挠

资料图片:中国人民大学原副校长谢韬。(百度百科) 北京知识界数十位学者原打算本周二(8月25日)在市内一处饭店聚餐,遭到市安全局人员阻挠。中央党校退休教授杜光本周五告诉本台,聚餐当天是中国人民大学原副校长谢韬的逝世五周年纪念日,聚餐将以纪念谢谢韬为主题。谢老的女儿谢小玲更被官方人员上岗监控。 中共中央党校退休教授杜光本周四在海外参与网发文抗议安全部门禁止老人聚餐。文章称,8月25日是我们一些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