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伟:读谢韬《只有民主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的一点感慨

Share on Google+

昨天,在网上又读到了谢韬先生的文章《只有民主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这篇文章,是谢韬先生在《炎黄春秋》杂志2007年2月号上发表的文章《民主社会主义模式与中国前途》的另外一个版本。其内容,与已经公开发表的那篇基本相同。但我感觉,公开发表的版本,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是在《只有民主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文基础上作了许多删节和改动而形成的,读起来远不如原版本精彩。所以,我又仔细看了这个原版本。

我在读大学和研究生时,曾经系统地学过“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史”和“科学社会主义”。那个时候学的东西,当然都是所谓的“正统”理论。不过,正因为对这方面的理论和历史比较了解,所以在仔细研读了谢先生的这篇文章后,有一种醍醐灌顶之感。

特别是由于我在80年代的上层工作经历,让我对谢先生所讲的“改革开放是在政治上受保护、意识形态上受非议的状态下推行的”,“极左理论时时回潮,干扰改革开放,逼得执政者只能采取“打左灯,向右拐”的策略”有很深刻的体会,并深以为然。在上个世纪80年代,邓小平、胡耀邦、赵紫阳这些中国改革开放的领导人从“黑猫白猫”的原则出发,在提出和推行那些与传统的“毛式”社会主义理论完全不同的理论和政策时,自己也说不清楚这是什么“社会主义”,邓大人便发明了“中国特色”这个词以冠之,曰“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邓、赵都曾经多次说过,什么是社会主义,现在还没有完全搞清楚)。由此,“中国特色”这个词,便成了改革者们回击党内“左派”们的进攻的一面挡箭牌。如果邓、胡、赵现在还在世,看了谢先生的文章,也许会和我一样,恍然大悟了,哦,原来,咱搞的是“民主社会主义”,这才是马克思衣钵的正统嘛。

不过,我以为,用不着去争什么正统,也不必一定要把自己打扮成谁的传人。不管是什么主义,不管是什么制度,只要它能够救中国,能够让中国崛起,能够让中国人民富裕起来,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就是好主义,好制度。过去的历史已经证明,毛式的“社会主义”,只能把中国引向贫穷,引向灾难。正如谢先生在文中所说:“一个制度好不好,不是个理论问题,而是个实践问题。实践是检验真民主和假民主的唯一标准。我们的制度不能阻止把五十多万知识分子打成右派,不能阻止公社化和大跃进的疯狂发动,当法西斯式的文化大革命废止宪法、停止议会活动的时候,我们的制度没有任何反抗。说这个制度在保障民主、保障人权、保卫宪法尊严方面,形同摆设,丝毫不起作用,难道不符合事实吗?”

所以,我同意谢先生的结论,“政治体制改革再也不能拖延了。企图保留毛泽东模式的政治体制,只在经济上改革开放,会重蹈蒋介石国民党在大陆走向灭亡的官僚资本主义道路。只有民主宪政才能从根本上解决执政党贪污腐败问题。只有民主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

2007.05.25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

2008-12-19

阅读次数:2,702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