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回顾陈光诚事件的若干问题之三

我们之所以对中美双方就陈光诚问题达成的第一项协议持乐观态度,那显然也和陈光诚本人以及这项协议本身的性质密切相关。 陈光诚的诉求并不高,他抗争的对象基本上一直限于地方政府。有美国学者说,陈光诚是持有异议,但还不算是异议人士。可以说,在国内众多的知名异议人士中,陈光诚异议的政治性是比较低的。他当初激烈反抗并由此招致迫害的主要问题是强制性计划生育问题,而这个问题的政治敏感度正在明显下降。 陈光诚过去的...

胡平:回顾陈光诚事件的若干问题之二

陈光诚事件引起很多争议,有些争议至今尚未平息。在上一讲,我分析和澄清了一些问题;这里,我再谈谈另外几个问题。 我们知道,陈光诚进入美国大使馆后明确提出,他不打算申请政治庇护到美国,而坚持要留在国内。于是,美国方面和中国政府方面进行了多次秘密谈判,其后达成一项史无前例的口头协议:陈光诚将在住医院两周后前往7所大学中的一所学习(很可能是天津);两年之后可前往美国学习。 据说,一些美国官员私下里认为,...

胡平:回顾陈光诚事件的若干问题

5月19日,陈光诚一家乘飞机从北京平安抵达纽约,令人欣慰。 就在陈光诚离开中国的前一天,纽约的几个朋友在一起开会,我还提到陈光诚的事。 我说:陈光诚在医院已经半个月了,那些先前认为他走出美国大使馆送进医院就是落入共产党魔掌就是陷入危险的人,现在好像也不大担心他的安全了。陈光诚说他相信中国政府会履行承诺让他出国,那些先前认定中国政府的承诺决不可信的人,现在好像也不怀疑这一个特定承诺的可信性了。可见...

胡平:对陈光诚事件的几点分析

陈光诚事件令人揪心不已。 我重申,绝对尊重陈光诚本人的意愿,尊重他的选择。 我无意劝告陈光诚接受我认为最好的选项,我只是提出我的分析,尽可能客观地说明目前的事态,分析不同的选择可能导致哪些后果。 (一) 如果陈光诚要求出国,这是有可能实现的。据说在中美双方谈判之初,中方谈判者就声称陈光诚的“唯一出路是出国”。 但如果陈光诚要求全家一道出国,中方可能未必马上答应。据孔杰荣教授说,中方一开始就提出,...

张祖桦:恶质化政府比黑社会危害大得多

——声援陈光诚和维权村民 近日,山东临沂当局再度大发淫威,在全球舆论的注视下自编自导自演了一场极其凶恶而又野蛮的丑角戏,让善良的人们再次见识了一个恶质化政府能够坏到什么地步。 我所指称的“恶质化政府”,就是专制的、残暴的、鱼肉百姓的、靠暴力和谎言维系的政府。“感谢”临沂当局义务提供了一个案例,使我得以利用这个案例描述一下恶质化政府的主要特征,同时为遭受临沂当局严酷迫害的陈光诚先生和当地村民向国际...

陈光诚:追忆好友李苏滨

2017-12-15 图片:李苏滨律师(记者乔龙提供) 2017年12月15日一早,我得知好友李苏滨律师在河南去世的消息,心中异常难过! 万万没想到,2012年夏天在纽约华盛顿广场村的那次相见竟成为永别!当时的场景与谈话真真切切恍如昨日,苏滨兄的声音仿佛就回绕在耳边。 记得当时我突然收到一个好友的电话,说苏滨兄在纽约,随即把电话交给了他。熟悉的声音从那边传来——亲切、真诚,但和先前相比,多了明显...

陈光诚回忆录《赤脚律师》日文版与人权之旅

2017-12-12 *陈光诚回忆录《赤脚律师》日译本出版,陈光诚前不久访日三周归来受访* 在前面的“心灵之旅”节目中介绍过在美国的中国盲人人权活动人士陈光诚先生2015年3月出版了他的英文回忆录《赤脚律师》(《THE BAREFOOT LAWYER》)。此后,该书先后被译成德文、瑞典文、盲文、法文、中文和意大利文,今年继年初出版了西班牙文版之后,5月份又有日文版面世。这是第九种不同文字的版本,...

陈光诚:披着合法外衣的榨取

2017-11-19 山东省微湖监狱。(public domain) 最近我参加了英国路透基金会的有关强迫劳动和买卖人口的研讨会。发现大家对我谈到的中国监狱里面的强迫劳动和监狱之间的买卖犯人劳工这类全国监狱、看守所普遍存在的现象很感兴趣,外界此前对这类事近乎一无所知,故现在对此特稍作详述。 监狱里面的强迫劳动被中共称为“劳动改造”。究竟强迫劳动能不能改造人的思想暂且不论,而且中共似乎也从来没有真...

小乔:致陈光诚先生的一封信

尊敬的光诚兄弟: 您好!我是李剑虹,网上的名字叫“小乔”,我是你的“滕彪兄弟”神交于网络未曾谋面的朋友。正是透过滕彪兄那篇倾注着勇气和心血、饱含着当事人血泪控诉的《临沂计划生育调查手记》,我第一次认识了你——一位“目盲心亮”(刘晓波语)的维权义士。也因此,虽与你素昧平生,不曾有缘结识,但在我心里,早已经将你视作自己的“兄弟”。 在那篇读后让人心情沉重的《调查手记》里,滕彪兄赞誉你“在某种程度上遏...

放羊人:在魔爪遮蔽不了天日的地方

大家都知道刘晓波重病保外就医这件事。从已经公开的报道中可以看到,中国司法机构在竭力以人道善良形象演绎对刘晓波实施抢救治疗的剧情,然而,几乎所有关注的人都在追问,刘晓波的肺癌晚期诊断结果,怎么可以到了不能化疗、不能动手术这样一个程度才被确诊。于是一个遮掩不住的罪恶行径,在人们的常识性的推断中无法被推翻,这是迫害的结果,这是谋杀的罪孽。所有关注刘晓波的人都愤怒了,他们出于对刘晓波生命的急切关怀,迅速...

王丹:记住李群和刘杰的名字

仅仅因为介入一个侵权案件,有关律师已经十次遭受所谓黑社会的殴打,这可以算是一项吉尼斯世界记录了。12月27日凌晨,担任陈光诚辩护律师的李劲松、李方平、程海、黄开国等人在临沂遭遇身份不明者的暴力殴打,这是所受十次殴打中最严重的一次,在12月27日凌晨的殴打过程中,犯罪嫌疑人使用了铁棍这样的凶器,致使李方平律师严重受伤。 可以说,对李方平等律师的殴打,以及报案后临沂警方的不作为是当下中国人权状况的极...

滕彪:临沂警匪暴行录

临沂市、沂南县两级公安机关人员和政府其他部门的某些人员,在陈光诚案中扮演了极为下流野蛮的角色。警匪一家,无法无天,颠倒黑白,丧心病狂,当是临沂公安和沂南公安的真实写照。 让我们简要回顾他们一年多来的暴行: 2005年9月6日下午,陈光诚在北京芳园里丽都饭店职工公寓院内,遭到6个自称为公安人员的男子的绑架。他们未出示任何证件或法律文书,将陈光诚推进一辆桑塔纳带走(车号为鲁B13237)。当时的目击...

滕彪:黎明前的见证

冬天来了。 在这个寒冷的冬天,作为一个写作者、一个律师、一个普通的中国人,我把几天之内的所见、所闻、所感记录下来,把人们的屈辱、泪水、忧虑、困惑、愤怒、绝望和死亡记录下来,把尊严、悲悯、平静、微笑、勇气和生命的希望记录下来,把邪恶、荒谬、羞耻、黑暗、恐惧和挣扎记录下来:仅仅是为了见证。黎明前的见证。 (一)找不到可以哭泣的地方 2006年11月25日早晨,耿和的哭声通过互联网传遍了全世界。我从网...

吕耿松:罪刑权定——陈光诚有罪和程维高无罪

举世瞩目的陈光诚一审重审案终于在12 月1 日尘埃落定:陈光诚仍被当局以“故意毁坏财物罪”和“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判处四年零三个月有期徒刑。这个判决就是原来的判决,虽然在程序上不叫“维持原判”,但实际上就是维持原判,所以许多媒体都以“维持原判”来报道这个案件。 2006 年10 月31 日,临沂市中级院法院作出裁定,陈光诚案撤销原判,发回重审。这个裁定一作出,许多维权人士为之欢呼,一些媒体也对...

王丹:2006年12月1日之后的胡锦涛

2006年12月1日,我们等来了陈光诚案的重审判决结果——山东省沂南县法院维持对陈光诚四年三个月的原判。同一天,北京法院也做出了对《纽约时报》研究员赵岩一案维持原判的决定。这两起案件的判决,使我们感到愤怒和悲哀,正如被软禁在家的北京人权活动人士胡佳所说:“2006年12月1日星期五,注定是中国司法史上蒙羞的黑色日子。全世界都看清了不仅仅雾锁山东,整个中国都被重重的国家黑社会暮气笼罩。” 对这两起...

王德邦:从陈光诚案看中国依法治国的伪诈!——兼谈没有民主就没有法治...

12月1日是陈光诚案二审宣判的日子,一大早我就起来开了电脑,半个小时就刷新一次,等着看朋友们发出来的宣判消息。虽然我对中国司法早已失望,但是仍然还是幻想着能有奇迹出现,毕竟陈光诚还有他的特殊性——一个盲人并且已经承受了当地官僚长时间的迫害报复,放他一马或许可能。这点幻想是基于人的最底线的要求,或者说是对人性还没有完全泯灭的相信。然而后来公布的结果,再一次残酷地摧毁了我那因侥幸心里而产生出的幻想。...

欧阳小戎:致袁伟静女士——故土上的流亡者

11月29日,忽闻伟静女士进公安局之后,被用车拉回,抛在村口,神志不清,问之,口中无词,唯失声痛哭。动用国家机器对无辜妇孺施以侮辱,可以断言该机器已烂透骨髓。 候鸟啊? 你们可愿在这霜冻的季节 飞往北方? 夫人, 请允许我 摘一颗最小的星星, 挂上你屋檐。 要是没有鸟儿传递, 请睁开你忧伤的双眼, 看看 这献给你的歌儿。 然后它会变成信封, 载寄给你, 我遥远的星星。 愿它入你怀中之时, 还未燃...

刘路:从陈光诚案看律师的责任伦理

陈光诚案开庭时,原来为陈光诚提供辩护的律师居然没有到庭辩护,而由法院临时指定了当地两个律师辩护。我一直认为是临沂法院拒绝律师辩护,今天看了自由亚洲的报道,原来正好相反,是陈案辩护律师拒绝出庭! 我的震惊是空前的,对律师来说,当事人的利益高于一切,这是律师应该严守的责任伦理。开庭在即,律师拒绝出庭,倒霉的只能是当事人,这个道理,想必陈案律师一定知道,那么,有什么了不起的理由让他们放弃为陈光诚辩护呢...

杨宽兴:对陈光诚案“发回重审”的一种解读

近日,山东省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就陈光诚案做出刑事裁定:第一,撤销山东沂南县人民法院2006沂刑初字第193号刑事判决;第二,发回山东省沂南县人民法院重新审理。 曾经被沂南法院非法剥夺辩护权的陈光诚的委托律师李劲松表示,这是陈光诚案的二审辩护工作取得的最理想的结果。在迅速抵达沂南之后,李劲松律师第一次单独会见了陈光诚,李劲松表示,他与陈光诚面谈了近一小时,这次会面与过往不同,没有工作人员在旁监视,...

川歌:陈光诚的故事

自出生以来,写出了一些诗文的我现在也在被人们称为作家了。众所周知,作家大多是一些喜欢说故事的人,无论他是说着现在的故事,还是过去的故事。既然是作家,我也对说故事有着一些兴趣,无论我说得好还是说得不好。从人们趋乐避祸喜欢良性感受不喜恶性感受的天性出发,作家说故事大多也是喜欢说一些叫人欢喜的故事,这样,他让人欢喜了,他自已也欢喜了,大家皆大欢喜。可是,生活并不总是玫瑰色的,喜鹊也不总是在枝头叫个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