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之笔》第十七期:张扬险死手抄本

Share on Google+

——《中国当代文字狱囚徒编年录》第一卷第二十九案(1975)

 

Zhang Yang张扬(1944年5月19日-),原名张尊宽,笔名周豫等,作家;1975年因小说《第二次握手》手抄本遭查禁被捕,因此险遭处死刑。

 

从《浪花》到《香山叶正红》

张扬於民国三十三年出生在河南省长葛县石固镇祥符梁村。他年仅两个月时,父亲就因参加抗日武装被暗杀;二岁时由母亲带到南京外公家居住。1949年,母亲再婚,次年带他随继父定居长沙。

1961年10月,张扬十七岁时在长沙市第六中学读高中三年级,以“周豫”的笔名在《长沙晚报》上发表处女作散文《婚礼》。1962年,他高中毕业後未考上大学,在家读书和写作。1963年2月,他以舅舅的爱情悲剧为题材,写了一篇约一万五千字的短篇小说《浪花》,次年几经修改扩充为七万多字的中篇《香山叶正红》。

1965年,根据政府“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政策,张扬被安插到湖南省浏阳县中岳人民公社南岳大队书塘生产队落户当农民,劳动之馀继续修改小说。

1966年中,文化大革命开始後,张扬曾积极投入,结识了浏阳县第一中学造反派红卫兵组织“鲁迅公社”负责人罗孟寅。次年夏天,张扬在造反派报纸上发表《上山下乡运动是对毛主席“青年运动的方向”的彻底背叛》等文章,同年写成十万字的《香山叶正红》第三稿。

1968年春,罗孟寅为首的造反派组织被当局作为“反革命集团”逮捕,抄家时发现有张扬支持罗孟寅的信件,因此受到株连;张扬闻讯外逃,在逃亡中重写被朋友借阅传抄而失去的《香山叶正红》稿本。

 

从《归来》到《第二次握手》

1970年2月,张扬在长沙写完第四稿,改名为《归来》,放在一朋友处,随即就在探望另一朋友时被追捕者发现遭拘押,关入浏阳县看守所,直到1972年底才获释。

在这期间,他留在朋友那里的未署作者姓名的稿本,已被传阅和转抄到全国很多地方,改了各种书名,其中以北京标准件厂工人刘展新後来改名的《第二次握手》流传最广。张扬在出狱後回到农村劳动,同时又重写《归来》,於1974年夏扩充成二十万馀万字的长篇小说。但当年也正是全国清查各种手抄本流行作品之时,被传抄改名为《第二次握手》的手抄本於10月在北京被收缴後,引起主管全国宣传工作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姚文元的注意,北京市公安局根据其指示成立了“《第二次握手》专案组”,一个多月後追查出该小说作者为张扬,因此函告湖南省公安局,该局报经中共湖南省委常委会批准後派公安人员前往抓捕。

 

从求判死刑到平反出版

1975年1月7日,张扬在其落户的浏阳县中岳公社被拘捕,随即押到长沙关入湖南省公安局看守所,3月24日正式逮捕。他在长沙的姨妈丶北京的舅舅也被打成“教唆犯”而遭到株连。省公安局根据当时“群众专政”的做法,指令当地有关部门动员群众揭发批判,罗织更多罪行并提出“严惩”以至“枪决”的要求。6月18日,省公安局将张扬以“现行反革命罪”起诉至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起诉书指控的首要论据为:

这本反动小说的要害是要资本主义“归来”,为反革命复辟制造舆论。这本黑书从头到尾贯串着地主丶资产阶级人性论,反对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的理论,反对党的基本路线,极力鼓吹“叛徒哲学”丶“天才论”,为刘少奇丶林彪翻案,反对文化大革命;捧出地主丶资产阶级和一切牛鬼蛇神的亡灵,在意识形态领域里搞和平演变,为刘少奇丶周扬文艺黑线招魂;美化资本主义制度,攻击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主义制度;宣扬资产阶级意识形态,毒害青少年,同无产阶级争夺接班人。

此外还罗列了四条罪行:一丶恶毒攻击伟大领袖毛主席;二丶烧毁《毛泽东选集》第四卷;三丶猖狂进行阶级报复;四丶顽固不化,不认罪服法,实属不堪改造的死硬分子;为此要求判处死刑。

承办此案的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审判员李海初,经审理发现此案实属莫须有的冤案,不愿与这种草菅人命的文字狱同流合污,虽无力否定但一直藉口拖延结案,直至1976年10月“文革”结束後开始纠正“冤假错案”。

1978年10月,《中国青年报》收到湖北省宜昌树脂厂工人李谦的读者来信,呼吁为《第二次握手》恢复名誉,并公开出版该书。12月,《中国青年报》和中国青年出版社派出两位女编辑顾志成丶邝夏渝前往湖南调查;《中国青年报》於次年1月9日,在向中共中央高层领导人提供内部参考资料的《青运情况》第三十六期,刊载《《归来》是本好小说,作者张扬应平反出狱》的调查报告。

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丶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第三书记的胡耀邦很快批示要结案放人,因此,有关当局克服了湖南公安部门的抵制,於1979年1月18日无罪释放了张扬。两天後,《中国青年报》在头版加“编者按”发表李谦《手抄本〈第二次握手〉是本好书》的读者来信,3月10日又发表顾志成丶邝夏渝《要有胆有识地保护好作品──手抄本小说〈第二次握手〉调查记》。

随着张扬被平反,全国各地因传抄该小说而受处分甚至被关押的上千名青年也相继获得平反。

1979年7月下旬,张扬重新修改为二十五万字的《第二次握手》由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同月,他被安排到湖南省“文联”工作,此後历任《湘江文学》编辑,湖南省肿瘤医院副院长,“中国作协”湖南分会专业作家丶副主席丶荣誉主席,湖南省“政协”委员等。

2006年6月,六十余万字的再版本《第二次握手》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

张扬的其他作品还有:长篇小说《金箔》(三卷)丶《绝症》,长篇报导文学《谎言重复一千遍》,纪实文学《〈第二次握手〉文字狱》,传记《黄金的品格──孙冶方传》等。

 

参考资料:

  1. 张扬,《〈第二次握手〉文字狱始末》,《政府法制》1998年第8期。
  2. 戴煌,《张扬及其〈第二次握手〉的再生》,《党史天地》1998年第12期。
  3. 陈联华,《作家张扬与小说〈第二次握手〉》,《传奇·传记文学选刊》2009年第10期。
  4. 路畅,《手抄本小说〈第二次握手〉平反始末》,《联合时报》20091211日。
  5. 熊坤静,《长篇小说〈第二次握手〉诞生前後》,《世纪风采》2010年第5期。

来源:张裕:《从王实味到刘晓波:中国当代文字狱囚徒编年录》

阅读次数:18,499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