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勤恒:大丰记

Share on Google+

中国江苏,有个大丰,大丰有个下明。
暑日的原垠里,到处是庄稼的绿色,却都漾溢着苦难的腥秽。寒天时的乡野,布满了纵横的河沟,总泛滥着肃杀的凶恶。
来去的风雨,都那么惴惴不安;飘着云的空气,总那么沉重。
几堆阴矮的屋影,悄悄地躲在,不起眼的角落,被排排高大的树荫,遮掩,也遮掩了人们的目光;掩藏了高墙,掩藏了铁丝网,掩藏着人世间的活地狱:上海劳动教养农场的斑斑罪孽!
——呵,下明!那座劳教的集中营,那一片片的大队!

继续阅读

阅读次数:84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