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裕:中国的网络言论压制

Share on Google+

中国于1994年加入全球国际互联网,1995年使互联网投入商业用途。1996年,中国只有不到十万互联网用户,五万联网电脑及一千网站。到11年后的2007年底,这三项都增加了四个数量级,互联网用户达2.1亿,联网电脑达7800万,网站达150万。

互联网在中国接入和使用的显著发展,当然至少在技术上改善了包括言论自由在内的人民生活质量。独立写作者,尤其是网络异议人士,原没多少机会在传统媒体发表自己的批判观点,现在能找到多种机会,通过互联网发表作品,比起那些为言论自由奋斗多年的前辈,一般面临少得多的麻烦。

另一方面,中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警察国家,从未放松警察对网络言论的审查控制,也未减少网络压制。中国“网警”(网络警察)的正式全名是“国际互联网安全监察专业警察”,1996年开始在一些可接入互联网的大城市中组成公安警察的分支。1998年,公安部设立公共信息网络安全监察局,随后在全国各级公安部门设立同名分局、处、科。2002年起,网警开始转为与交警、刑警一样更独立的专业警种,设立省大队、市支队和县中队。中国现有五万多网警,平均每人负责四千网民,各级网警设立了五百以上网站。

2006年1月1日,深圳推出“虚拟警察”,将网警的卡通形象人格化,一个男警叫“警警”,一个女警叫“察察”。这对可爱的“虚拟警察”不但各有网页,而且在深圳市的各大网站论坛巡逻,提醒网民注意网上言行,检查网络言论信息,并为告发者提供网络报警服务。到今年2月,全国已有150多城市的网警跟进,使五万以上网站有“虚拟警察”巡逻,并设有“虚拟警亭”供网络报警。

中国一直是世界上最大的作家和新闻工作者监禁国。2004年以来,独立中文笔会狱中作家委员会记录了79人的83个案例,不包括西藏的系狱者、一个月内的短期被拘者和2004年以前的获释者。其中39人仍系狱,包括4位以前曾获释者;另40人已获自由。83案中因至少部分涉及网络活动而问罪者61案,约占四分之三。在仅因网络活动问罪的31人中,因网言被捕者,第一案发生于2000年6月3日,为四川“六四天网”负责人黄琦,而最近为去年底在北京被捕的胡佳;因网言判罪者,第一案发生于2001年4月6日,为河北的郭庆海,而最近为4月初被判刑的胡佳。异议人士被捕数和判罪数的年度记录最大值,分别是2004年被捕达14人和2003年判罪达19人,此后除2006年判罪数外,统计数目都逐年递减。这个递减倒未必显示网络压制更少,或言论自由有更多改善的趋势,相反更是2003年网络大镇压的结果,也是近年来的网络审查更有效和压制更严厉的结果。

在中国仅因网言而判罪是2000年底之后的事。当年12月28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这个决定是典型的滥用法律,压制网络言论自由。例如:

第二条,为了维护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以下构成犯罪的任何行为,都将根据《刑法》相关条文追究刑事责任:

1)利用互联网造谣、诽谤,发表或传播有害信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

2)通过互联网盗窃或泄露国家机密、情报或军事资料;

……

2000年,在这个《决定》被通过之前,包括黄、郭在内有三人仅因网言被捕。2001-2002年,三人都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被判5-10年徒刑。自此以来,仅因网言而定罪的28人中,占86%的24位网络异议人士以此罪名被判2-10年徒刑。这里显示了对网言的一个实际限度:以此罪名定罪的最少网文数,为贵州记者李元龙撰写上贴的《在思想上加入美国国籍》等四篇批判性幽默文字,他在2005-2007年为此服刑两年。

其他四案所判罪名各不相同:

马亚莲——仅因在网络上张贴警察迫害她和其他拆迁户和上访者的亲身经历,于2004-2005年以“扰乱社会治安秩序”罪名被劳教一年半;

李长青——世界报业协会2008年自由金笔奖得主,仅因在博讯新闻网上登出一篇福州市爆发“登革热”的报道,2个月前才服完以“故意传播虚假恐怖信息”罪名所判的三年徒刑;

师涛——保护记者委员会2005年新闻自由奖和世界报业协会2008年自由金笔奖得主,仅因发给海外中文网站一封中共有关媒体导向的文件摘记电邮,2004年起服以“非法向境外提供国家机密”罪名所判的十年徒刑;

黄金秋——因在网上发表批评文章和组织政党,2003年起服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名所判的十二年徒刑(后获减刑1年10月),为网络异议活动最重惩罚。

中国对网络活动的政府审查和压制,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越来越有效和严厉,尤其是随着雅虎、谷歌、微软、西科等世界信息技术巨头提供越来越多的合作帮助,更强化了中国政府的网络控制。网络异议人士的被捕和判罪,有时还基于互联网公司所提供的证据,如雅虎帮助中国当局至少监禁了四位异议作家——王小宁(10年)、李志(8年)、姜立军(4年)、师涛(10年)。

名为“金盾”的公共安全信息管理和监控网络,是公安部自1998年开发的一个国家综合项目,于2002年开始部分运行,2004年完全投入使用,其审查系统由国有互联网服务器供应商的各省分公司、各企业和团体,以多种形式贯彻实施。从此以后,异议观点以至敏感新闻几乎无法躲过审查,而得以在国内网上发表。这样的信息如果出现,很快就会被网站管理员删除,否则相关的论坛或网站就会被关闭,承担责任者就会受到警告。自2006年以来,没有一个独立的政治或社会问题论坛网站能得以存活。另一方面,到中国的海外信息由以“中国万里防火长城”知名的防火墙系统所审查和过滤。该系统以阻止IP地址通过来阻拦其内容,由在中国有限的互联网门户通道口的防火墙和代理服务器组成。当某个特定网站被要求时,它还有选择性的从事DNS下毒。

中国网警最引人注目的显现,是他们对网吧的控制,而目前主要在网吧从事网上活动的中国网民多于三分之一(34%)。为了避开网警发现身份,中国许多人通常在那些不需要身份证的网吧内送发政府不能容忍的信息。可是,自2003年以来,越来越多的地方当局指令网吧,要求其所有上网顾客登记真实身份。2004年,中国整顿的二十万网吧中,几乎有一半因各种原因被取缔或关闭,其余的不得不在其系统中装设监控软件,以跟踪用户的网上行动,记录姓名、地址和身份证号,使警方得以进行远程集中监控网络活动。

自2003/2004年以来,网警已更广泛地组织起来,发挥更积极的作用,侦查、监视、追踪并压制网络异议言论。因此,越来越多的网络异议人士在很早阶段就被网警查出身份,而在他们的网言达到逮捕或判罪之前就经常被警告和骚扰。许多异议人士被迫采取自审措施,以避免如警方所警告的最终更重惩罚。其结果就是,网络言论自由在中国已被有效压制,即使网络异议人士每年逮捕数和定罪数都有逐年减少的趋势。

(2008年4月19日在巴黎《北京2008奥运会:赢得新闻自由》研讨会上的发言)

来源:民主中国

《张裕文集》

阅读次数:71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