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葫芦:追捕,追捕⋯⋯

Share on Google+

追捕140年前那部横扫祖国大陆的高仓健追捕,那曾经的杜丘深不可测的墨镜及矢村警长颇见颓废的鬓角还有真由美小姐随性的宽松式衣衫无不在80初让那个年代让除了几个团支书的青年男女大面积学坏, 那个年代的团支书沒有最左只有更左,就像那个年代女歌星脸上的表情沒有最紧只有更紧,那个年代女人的胸不是大和小的问题,而是有和沒有的问题。

那个年代的中华青年男不带付太阳墨镜耳边沒留点鬓角都沒法泡妞,女青年沒几件真由美衫走在大街上一定沒回头率。那个年代的中国刚告别忠字舞文革红,那个年代的我们终于玩上了资本主义电影,那个年代的我们终于知道,所谓世界上四分之三受苦受难的人民,原来他们从物质到精神比我们精彩的彻底,让我们寒酸的喷牙。

追捕2只是苦了40年后的今版《追捕》,无论华片巨导吴宇森调动什么样的动作手法,无论各路星爷星姐如何花开眼帘,无论21世纪后现代电影特技怎么钦点英雄煽动美人,一个不可抗拒的事实是:当今的青年人不知当年的追捕所以不看,当年看高仓健版的青年人,因为今天的他们都忙着麻將广场舞或者怀抱孙辈,所以也不看——再说他们已不看电影许多年,以后也不看。

我相信吴宇森导片几乎不见失手,这次是非常态例外。本以为从00后到50后一网打尽老少通吃,结果影城空空荡荡的一号大厅差点只剩下本酒葫芦观影,还是在首映当日懒洋洋的半个黄昏前。

追捕3实杜丘究竟是今天的国际律师还是当年的著名检察官不重要,他有沒有涉过那条愤怒的河也不重要,当40年前的真由美马背上一声“我爱你”让那年的青年男子无不对号入座,让那年的怀春女子个个蠢蠢欲从,沒几年童安格便唱出了“明天妳是否依然爱我”。好在40年后今天的追捕上,那首当年让几多男儿冲冠一怒成“流氓”又让多少美人几成“阿飞”的《杜丘之歌》今夕还在,虽然这首歌早被遗忘。

三年前我曾为高仓健守灵,今晚我为那不可复制的年代守灵,明晚,我将为所有过去的日子守灵⋯⋯

2017-11-24美兰湖之夜

阅读次数:254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