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小戎:吾衣犹在,与子同袍

Share on Google+

2017-12-05 山民遇水 念君子之温

大浪

我忽然想起自己曾经写过一首对我一生影响巨大的诗,但现在连一个字都记不得了。11年前,互联网上还有一种叫“聊天室”的物事。那年春天一位朋友让我去网吧上网,然后被他拉进一个聊天室。聊天室内有人贴出一首他的一首作品,然后我对着电脑屏幕和了他一首。我一个字也记不得了,但是他好象对我很感
兴趣,邀我入他们的笔会,结我以袍泽之谊。

那位便是著名的“三百年殖民”说之人,如今已魂归大海。在他临被捕前三天,我还去给他修过电脑。他天真地认为在电脑上加个指纹锁,就能保证里面的资料安全。

11年前,我流过热泪,我知道有一种眼泪,会瞬间从眼眶中奔涌出,然后在脸颊上留下温热。因为来自心脏深处的温度,比我们皮肤表面高。

你在冰山之下,
你在珊瑚之间,
你在幽暗无光之所,
纵使喜马拉雅倒悬,
也填不平的沟壑。

明年春天,
可否随着东风归来,
哪怕再留恋一回,
这故土的颜色。

我们黄沙吹尽的瀚海,
犹自数着荒凉的数字:
一、二、三、四。。。。。。
在每一声叹息之上,
都刻了一千年。

欧阳小戎-公众号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欧阳小戎-打赏

阅读次数:589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