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20

被判刑2年的709案维权律师江天勇,其家属周三(18日)到看守所会见,却以转往监狱为由拒绝。然而家属了解到江天勇仍然被羁押在看守所后,周五(20日)致电了解,对方却以是江天勇意愿而暂不安排。家属担心江天勇或遭遇酷刑。此外,“709案”代理律师李昱函,周四(19日)与律师会见时称,被控2罪的案件已起诉至法院。(文宇晴报道)

去年11月被判刑2年的维权律师江天勇,其妹妹江金萍周三(18日)到看守所要求会见时被拒,理由是江天勇要转到监狱服刑。

江金萍向本台反映,判刑后,即使羁押在看守所,但是家属仍然有每个月1次的探望权利,她不满看守所随便剥夺家属的探望权,于是周五(20日)傍晚时致电看守所要求给出具体理由。

江金萍说:我也搞不清楚状况,他(看守所人员)说没有接到上级通知,(转监狱的事)暂时没定,叫我5月再打电话去确定。我不行,反正现在还没转监狱,对方说是我哥的意思,说什么这几天他的事情也多,我不知道我哥在看所里会有什么事情。我想28日去会见,对方说28日给我答覆,再给我问问,我说28日才问都来不及了。

江天勇案的代理律师陈进学向记者说,目前江天勇剩余服刑的刑期不足1年时间,按照规定是不用送往监狱,因而会见理应要安排。

陈进学说:看守所是个临时羁押的地方,我觉得江天勇不应该转监狱,因为他的剩余刑期不足1年,一般都会继续留在看所,关到刑期满为止。这方面要跟看守所再核实,是否确定要转去监狱,那如果现在还在看守所,就要安排会见。

江天勇妻子金变玲在社交网站上表示,探视在押人员是家属和江天勇的合法权益,因而她致电看守所所长了解。对方称江天勇有事要处理,意愿是5月初才见妹妹,看守所尊重江天勇的意见,因而暂不安排见面。

金变玲指出,江天勇的一举一动都受看守所管制,他能处理什么事?她肯定江天勇现在不能见妹妹,不日是因为身体出了问题,就是遭遇了酷刑。

其实,看守所方已经不止一次以转往监狱为由,阻止家属会见江天勇。在今年的1月中,江天勇的父亲到长沙第一看守所探视后,却被告之3月江天勇会被转送到河南监狱,在此之前,看守所不再安排家属探视。

江天勇律师于2016年11月,他到湖南长沙探望“709案”被捕律师谢阳的妻子后失踪。及后被指涉嫌“非法持有国家机密文件”、“冒用他人身份证”及“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等罪拘捕。案件于2017年11月宣判,更改的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罪成,判囚2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

此外,被控涉嫌“寻衅滋事罪”和“诈骗罪”的“709案”代理律师李昱函,本月初传来消息,指案件已经起诉至法院,但后来又有消息指案件被撤回。其代理律师马卫周四(19日)在网上表示,当日他会见了李昱函,对方告之案件已经到了法院,但法院一直未送达起诉书。会见期间,李昱函称因为被强制灌食,造成食道的炎症尚未痊愈,她又向马卫向外界转达感谢。

马卫律师结束会见到法院查阅卷宗,但承办人却称没有卷宗,要求律师等待李昱函式收到起诉书后,法院才会安排接待律师的事宜。

就有关情况,记者尝试与马卫律师联络了解更多情况,却未能成功。

李昱函律师的儿子马闻廷,近日亦未能成功与马卫律师了解到最新的情况。

马闻廷说:4月8日我母亲好像是被起诉了,但是具体什么情况我不太清楚。我这边确实挺焦急。

李昱函的弟弟李永生向本台反映,家属十分担心李昱函身体状况,会一直向律师表达申请取保候审的想法,希望她能早日回家得到适当的治疗。

李永生说:我们能反映的都去反映了,但(取保)能不能成功不知道。律师肯定要找一些材料去申请(取保)。

曾代理“709案”的李昱函,去年10月,被沈阳巿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拘。曾传出消息指,患有心脏病等多种疾病的李昱函,在刑拘期间怀疑曾受虐待,为此她曾绝食抗议。惹来外界关注和舆论。

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