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家亮:怎样理解中国的经济增长?

Share on Google+

最近一篇文章里我指出最好避免中美贸易战因为它会使双方都损失虽然是不同方面的损失[1-3]。要化解中美贸易冲突需要在宏观经济学里比较深入了解经济为什么会增长和中美经济现状。我们先考虑一千六百年来西方和中国的经济增长走向。从公元400年到1800年无论西欧还是中国经济增长一直缓慢。从1800年起西方经济开始飞速增长,其根本原因是民主政治和市场经济的建立和完善。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主要通过贸易和模仿追赶先进国家。如果中国要走在世界经济前列,必须使创新成为经济发展的主要动力,这意味中国的政治和经济体制需要根本性地改变。

◎ 世界经济发展的折点及其意义 ◎

比较一千多年来世界和中国的经济发展不太容易。许多书籍文章只是从某种角度出发,这样会得到极为不同甚至相反的结论。有些国人大肆宣扬中国的经济总量(GDP)一直到1850年是世界第一。中国的国土面积人口总数比欧洲大部分国家高一个甚至几个数量级,这种比较没有多大意义。(中国统一而欧洲分裂,哪种好哪种坏?这很难一概而论但不统一的欧洲起码有一个优势:竞争增强[4]。)马可波罗对中国当时的发达极为赞扬,但他只是一位旅游者。最近一篇网文显示近代中国与西方相比非常落后[5]。权威的比较中西古代经济状况来自世界通史泰斗麦克尼尔的经典著作《The Rise of The West》,我曾写过一篇文章解释相关段落[6]。

不久前A. Maddison出版了他对欧洲和中国一千多年经济状况的研究[7],这是比较全面客观的资料。请读者注意这本书九页的图一。从公元400年(罗马帝国衰亡的开始)很长时期西欧和中国人均经济产出相差不大都增长极其缓慢。公元1000年左右西欧经济开始比较快速增长。西欧经济真正起飞是从1800年开始。这些与我们所了解的欧洲政治经济历史基本符合。为什么1800年是个转折点呢?一般人都知道这是因为工业革命。根据这个图中国的经济起飞是在改革开放以后,这应该容易理解。

很多华人会知道西方经济的强大是因为科学技术。不错科学技术起了重要作用。但是西方科学技术的复兴和发展开始于十四世纪,为什么要到十九世纪西欧经济才开始飞速发展呢?保罗·撒姆尔森和Nordhaus的经济学经典课本的最后一章指出现在普通人的生活水平相当于中世纪王子的生活水平[8]。撒姆尔森, Nordhaus 认为经济发展与政治自由密切相关([8],726-728页)。政治自由包括言论自由,结社自由,新闻自由,法治,尊重人权。我计划另外写文章从第一原理再考虑撒姆尔森, Nordhaus的这个结论。

还有许多从不同角度出发研究经济发展的文献。MIT和哈佛两教授(Acemoglu, Robinson)深入研究造成国家富裕和贫穷的主要因素[9] 。他们的研究涉及世界上百个国家几千年之久(从一万一千年世界上最早的人类中东定居点开始)。这本书的开始举出一个城市Nogales。这个市被美国墨西哥的边界线划分成两半:一半在美国亚利桑那州,另一半属墨西哥Sonora州。这个被边界线划分为二的城市从历史和文化上来看是一样的。但是两个城市的政治和经济上有巨大差别。美国的Nogales市平均每个家庭收入三万美元,基本上成人都有高中以上的教育,有公路和下水道等公共设施,居民家里有电和电话。即使有议论说美国医疗体制多么不足,美国方面人们相对健康,平均寿命按世界标准来衡量是高的。另外重要的是有法律和秩序,美国方面的民众可以安心进行日常工作和生活,不必常担心被窃被掠夺。美国方面的民众享有民主,可以投票选市长,众议员,参议员,乃至国家总统。而墨西哥方面的Nogales市则不同。虽然这是墨西哥比较富裕的地区,它的每个家庭平均收入只有美国Nogales市的三分之一左右。多数成人没有中学学历,多数青少年也没有在上学。婴儿死亡率比较高。差的公共卫生使这里的人们没有美国的Nogales市的人们寿命长。墨西哥方面的公共设施差,公路状况不好,法律和秩序也差,犯罪率高。开创企业风险大,需要克服普遍的官员腐败和无能。墨西哥人民只是2000年才开始有真正的民主。为什么同一个Nogales市有这样巨大的不同?这本书认为根源在中南美与北美殖民历史不同,这造成中南美与北美产生的Institutions不同,最终导致政治和经济发展的不同。具体分析和简介此书关于经济发展的看法可以参考[9a,b,c] 。他们的结论指出一个社会的发展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institutions(机制)。他们把institutions 分成包容性(Inclusive)和萃取性(Extractive)两种,每一种又分为经济方面的和政治方面的。包容性的促进发展,萃取性的不利于发展。这与前面撒姆尔森, Nordhaus的结论互为补充[8]。

著名历史学家Niall Ferguson 思考为什么西方对其它文明有五百年的强势后总结了六个方面[4]。这些与上面撒姆尔森,Nordhaus[8]和Acemoglu, Robinson[9]的研究侧重不同但不矛盾,有些方面互相补充 。

◎ 宏观经济学经济增长理论 ◎

撒姆尔森, Nordhaus的经济学课本二十七章给出宏观经济发展理论[8] 。经济增长有四要素:人力资源(来源,教育程度,纪律,动力),自然资源(土地,矿产,燃料,环境质量),资本生成(机器,工厂,公路),技术(科学,工程,管理,创业精神)。560页的插入介绍了机制,激励,和发明[8]。非常长期的经济增长主要来自知识的进展。促进知识产生和扩散以及激励人们这样做的机制是最近五百年才缓慢在西欧先发展起来。亚历山大博物馆展示罗马帝国时的技术发明。William Baumol 指出公元前一世纪时亚历山大市几乎已经知道现今的所有机器传动系统,包括一个可以工作的蒸汽机,但这些只是用来作为复杂的玩具。蒸汽机当时的用途只是开关一个庙宇的门。

撒姆尔森, Nordhaus书的二十八章考虑了不同国家在四要素方面可能遇到不同的挑战。发达国家可能在某一个要素方面遇到特殊挑战。对发展中国家来说,可能较多方面需要改进。不过发展中国家有一个优势,许多方面不需要原创可以模仿(582-3页)。书中举早期的美国为例。关键汽车技术的发明多数不在美国。但美国的福特和GM借助外国的发明发展成为世界汽车工业的领先者。多数人应该熟悉日本从仿造起家成为世界重要工业大国之一的历史。中国近年来的快速发展很多借助于模仿。这可以解释为什么中国可能长期高速增长。

二十八章谈到创业精神(Entrepreneurship)。因为许多大陆华人不太理解这词的意义和它的重要性,我下一节专门解释。二十八章还有许多内容这里没有篇幅考虑。但有一点应该提及,苏联模式和中国模式。最近华盛顿邮报的经济专栏Robert J. Samuelson(与写经济学经典课本的保罗·撒姆尔森没有关系)的评论回顾了1950年代1960年代的美苏竞争[10]。二战后苏联比美国GDP发展快的多,而且美国不时发生经济危机苏联没有经济危机。这导致了那时不少经济学家认为苏联的经济体系比美国的经济体系优越。保罗·撒姆尔森也犯了这类错误。在他的经济学课本早期版本中赞誉苏联的计划经济体系[11]。保罗·撒姆尔森是MIT经济系的创建人,美国第一位经济诺奖得主。他在经济学上的原创贡献主要是引入一个量化系数来补充凯恩斯的经济理论。我对他的这个贡献有保留。经济学大师熊彼特,凯恩斯,哈耶克,弗里德曼不会被几年几十年的经济表现所迷惑而赞誉苏联的计划经济。当然保罗·撒姆尔森对经济学的贡献仍然很大,他编的经济学教科书质量很高。华盛顿邮报的Robert J. Samuelson提了一个问题:现在有一些人认为中国经济将要超过美国是不是又要犯同类错误?我也同样怀疑。苏联和现在的中国在宏观经济四要素没有大的改进,难道经济增长是从天上降下来的?另外模仿容易创新难。

◎ 创业精神(Entrepreneurship) ◎

下面着重解释创业精神(entrepreneurship)和知识产权的重要作用。大陆华人对它们在经济增长中起的关键作用缺乏足够认识。很多国人不能正确认识企业家(Entrepreneurs)在经济发展中的重要性。譬如谈到苹果公司,许多人都知道苹果是Steve Jobs和Steve Wozniak两人在硅谷的一个车库创建的。我曾不止一次听到有华人说Jobs写程序还不如Wozniak。不论这本身是否准确,一个公司成功与否主要不是在一些细节上。一个公司的CEO的首要任务是确定公司的战略。一个CEO可能不如一位精算更会估算,不如一位工程师擅长设计,不如推销经理知道如何针对客户,他/她的责任是正确确定公司的方向和策略。举个最近的发展方向的例子。十几年前波音和空中客车都面临将来生产方向的挑战。波音认为应该发展省油高效率的大型客机,结果研制出梦幻客机。空中客车认为应该发展特大型客机,结果研制出A380系列。现在梦幻客机供不应求,A380可能要停止建造。波音选对了战略。

真正的创业的企业家首先要有战略眼光(Vision)。Steve Jobs 曾说:“人们常常不知道他们要什么直到你给他们显示(A lot of times, people don’t know what they want until you show it to them.)” 苹果研制iPod,iPhone时别人不是没有基本技术而是Jobs有这样的战略眼光知道这样的东西可以造出来且有市场。Oracle的Larry Ellison也是一个创业的例子。Larry Ellison放弃上学是因为大学学习不吸引他。当IBM研制成关系数据库(System R)在学术会议上发表以后,Larry Ellison知道这有很大的商业用途。他从风险资金筹到一笔资金建立了Oracle。一些开发System R的专家被他挖到Oracle去。结果Oracle 先建成并商业推广关系数据库。IBM错掉一次很好的商业机会虽然主要技术难题是IBM解决的。

注意无法通过常规考试或者官员选拔来找到优秀企业家,特别是真正创新的那种。他们常常连学位都没有,例如Steve Jobs,Bill Gates, Larry Ellison,Mark Zuckerberg 。他们的考试成绩不一定突出。选拔也不一定有效。Steve Jobs曾被他自己创办的公司解雇。美国上市公司是董事会决定任免CEO。当时苹果公司的董事们都是有成功经验的高层人员,有些董事还与Jobs有很深的朋友关系。他们仍然不能很好鉴定Jobs的才能。后来苹果运行遇到很大困难以后,董事会才又把Jobs请回来,才有了研发 iPod,iPhone的后来故事。

从这里我们看到比较好的利于创新的办法是提供一种公平的环境(Level Playing Field),让有创业才能的自己闯。在1980年左右,欧洲学术上计算机研究水平与美国不相上下。为什么主要信息技术公司都在美国不在欧洲?一个原因是美国限制企业的条例规章比欧洲少,创业相对比较容易。另一个原因是美国创业精神向来比较强,这种传统也有帮助。有一本书《They Made America》介绍美国自建国以来企业家们创业的事迹[12]。

◎ 知识产权的重要 ◎

十几年前新闻报道在与AIDS战争的国际会议上许多非洲和南亚国家要求制AIDS药的药厂大大降低相关药品的价格。最后这些药厂基本按生产价出售这些药物(参考[13])。从治病救人角度来看,这当然应该。这些病人没有钱,如果不以极低价格供应药物他们的生命就有危险。但是从经济学来看,研发新药物非常昂贵,常常需要几千万到几亿而且成功率还不高。如果药物公司无法回收研发费用,药物公司和投资者就不愿意冒风险投资开发新产品。从道德上考虑像治疗AIDS这种救命药应该降低费用,但大多数药物的专利权还是应该尊重,否则药物和医疗技术开发将陷于停滞。我举这个例子是说明知识产权的重要。医药专利权是美国医疗费用昂贵的一个因素不是全部原因。美国的医疗制度应该可以通过改革提高效率降低费用。

回头来看中国的经济发展。中国对影响现代生活的发明创造几乎没有贡献[14]。我想多数人不会认为中国人愚笨。参考上面引用的 Acemoglu, Robinson[9],主要原因是中国在政治和经济机制(Institutions)上落后。另外中国古代对发明创造没有奖励(incentive)和普遍缺乏个人自由。很明显中国的经济增长到现在用的知识主要是西方发明的,[2,3]指出许多是非法获得或者被迫转让的。这实际上压低了世界经济的增长率。如果所有国家都在新技术等知识产权上有同等的贡献,假设增加2%,那整个世界经济将因创新增加2%(不考虑人口增加等其它因素)。如果某个大国在知识产权上没有贡献,却无偿得到其它知识产权,那么世界经济的增长率必然降低。假设这个大国占世界一半人口,增加率将减少一半。所有国家都应该保护知识产权,这是鼓励创新使经济增长的一个重要措施。

◎ 结论 ◎

要经济长期增长,最重要最根本需要创新。中国在追赶经济发达国家的时期,可以不太考虑创新。但是一千多年的历史和宏观经济理论告诉我们这样的经济发展是无法持续的。要造成中美经济双赢的局面,最好的办法是进行政治和经济改革。这种改革不是没有阻力和短期痛苦的,有些人的利益会受损失。无论政治体系还是经济体系中国大陆过去基本上是中央集权式,没有分布式(decentralized,distributed)体系的经验。但只有进行彻底改革,才可能释放人们的创造力,使经济走上长期持续发展的道路。

注释:

(1)韩家亮:中美贸易冲突分析与展望

http://chinainperspective.com/ArtShow.aspx?AID=190502

(2)Fareed Zakaria: Trump is right: China’s a trade cheat,April 5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opinions/global-opinions/trump-is-right-chinas-a-trade-cheat/2018/04/05/6cd69054-390f-11e8-8fd2-49fe3c675a89_story.html?wpisrc=nl_opinions&wpmm=1

(3)蔡慎坤: 中国对美国究竟承诺了什么? http://chinainperspective.com/ArtShow.aspx?AID=190197

(4)Niall Ferguson, “Civilization: The West and the Rest,” Penguin Books, 2012.

(5)张宏杰:为什么说乾隆盛世是可耻的?! http://hx.cnd.org/?p=151275

(6)韩家亮:中国古代经济与同期欧洲经济比较:机制(Institutions) http://hx.cnd.org/?p=99254

(7)A. Maddison, “Growth and interaction in the world economy” http://www.ggdc.net/maddison/other_books/Growth_and_Interaction_in_the_World_Economy.pdf

(8)Paul A. Samuelson and William D. Nordhaus, “Economics”, McGraw-Hill, Irwin, c2005 18th ed.

(9)Daron Acemoglu, James Robinson, “Why Nations Fail: The Origins of Power, Prosperity, and Poverty,” Crown Business, 2012.

(9a)韩家亮:南北美洲政治经济发展轨迹 http://my.cnd.org/modules/wfsection/article.php?articleid=33841

(9b)韩家亮:《Why Nations Fail》对中国经济增长的分析与前瞻 http://my.cnd.org/modules/wfsection/article.php?articleid=35161

(9b)韩家亮:比较不同殖民地发展巨大差别的institutions根源 http://my.cnd.org/modules/wfsection/article.php?articleid=35436

(10)Robert J. Samuelson: Are we getting Sputnik Syndrome all over again?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opinions/are-we-getting-sputnik-syndrome-all-over-again/2018/04/11/1f3f1cf4-3d96-11e8-8d53-eba0ed2371cc_story.html?noredirect=on&utm_term=.09a90562e3c0&wpisrc=nl_opinions&wpmm=1

(11)例如: Paul A. Samuelson and William D. Nordhaus, “Economics”, McGraw-Hill; 12th Ed. 1985, pp.771-779.

(12)Harold Evans, Gail Buckland, David Lefer, “They Made America: From the Steam Engine to the Search Engine: Two Centuries of Innovators,” Little, Brown and Company, 2004.

(13)Companies reduce prices for HIV drugs in developing countries.

https://www.ncbi.nlm.nih.gov/pubmed/10916926

(14)洪振快:为什么中国对现代文明没有贡献? http://hx.cnd.org/?p=146005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Saturday, April 21, 2018

阅读次数:870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