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14 磨铁读诗会

春天 | 杜思尚

当我把常将小手
伸向花盆泥土中的儿子
放到家乡的麦地里时
他竟怔怔地站在原地
不知该迈哪只脚了
一只爬行的蚯蚓
让他咧开嘴哭了起来
我抱起他
一望无际的绿色
正向我们涌来

幸福的年 | 释然

1983年
父亲用攒了大半年的钱
买来台黑色外壳彩电
摆在了堂屋中间
一张桌子上
母亲把缝纫机也从里屋搬了出来
那个年假
几乎是这样度过的
我与父亲围着火炉
在母亲脚踏缝纫机的
哒哒声中
看了一部又一部的热播剧
有次因为激动
差点踢翻了
父亲放在火炉旁
做臭豆腐的
玻璃瓶

春雨 | 黑瞳

春天连着阴雨
树叶抽出了一整排新芽
再也抽不出芽的人
开始莫名烦躁
已经死掉的枯木背着阴
长了一身蘑菇
蘑菇膨胀
低头走路的人分开双腿

结局 | 张心馨

陪一个小女孩看童话
最后一页画着花和彩带
一行小字:
王子和公主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
她问
怎么完了
我说
后面就是成人世界了

茶叶 | 吴雨伦

中学时
学校每月都发月刊
网罗学生优秀散文

为了进月刊
优秀同学争相描写喝茶体验
凡写茶叶
宣扬中华文化博大精深者皆可入选
每次月刊上皆有类似文章
出自诸多优秀同学之手

直到现在
当我看见茶杯时
仍能闻到一种恐怖的酸臭味

左秦 | 李柳杨

编选年鉴时
我告诉编辑
得给他加个框
编辑问我
他怎么去世的?
我说可能是煤气中毒
他立马叹了一口气
我以为他会感慨
这么年轻的诗人
死了太可惜之类的话
谁料他说
“那也是有房的人
才能煤气中毒
像我们这样的北漂
连饭都没地方做!”

弯道 | 沙凯歌

再怎样妥协
都要直面
真实的内心:
“更喜欢男人还是女人”
第一个
有这种疑惑的祖先
一定孤独极了
类似于
面对星空时的
无知、敬畏与沉默
仿佛体内
总有一颗
不知何时会被引爆的
定时炸弹
即使最终
成为了一枚哑弹
也还是会
把个大活人
恐吓一辈子

足球贴 | 祁国

第一
先把房价降下来
这样更多的爸爸
就不需要周末还要加班工作还贷
而是可以陪孩子玩了
第二
把房价降下来
这样开发商们
就不会没完没了地圈地盖房
我们就可以有地方建球场了
哪怕没有球场
只要给我们一块空地
土包石头树木杂草都无所谓
只要有空地
孩子们就有地方玩
第三
把房价降下来
这样孩子们
在选择专业的时候
才能真正选择自己喜欢的
而不是钱多的
我是一个教体育的数学老师
我的学生90%以上
每天都会跟我一起踢球
每一批学生里
都会有几个踢得相当不错的
但是从初中开始
繁重的作业彻底摧毁了他们
所以
先把房价降下来
其他的自然而然就有了

有哪一个春天不是绝处逢生 | 潘洗尘

酝酿了几个季节的雪
终于下了
雪 覆盖了我的母亲
以及整个
广大的北方

此刻 即便是置身另一个
看似阳光明媚的国度
远隔50度的温差
我也能感受到
来势汹汹的
彻骨寒意

只有懒惰的人
这时才会说
冬天已经到了
春天还会远吗

但寒冬是自己离开的吗?

谁能告诉我
有哪一个春天
没经历过生与死的搏斗
有哪一个春天
不是绝处逢生!

传教与赶集 | 王有尾

腊月二十八
五舅妈从城里
来给卧床许久的
丈母娘传教
她用的是方言
说是太阳教
还是太阳神教
我也没太听明白
老丈人把她轰了出去
嘱咐我跟在后面
不行就开车把她送回去
我一路尾随她
来到村里年前的大集上
她正在买冻带鱼
看见我便问我
要不要买几斤
还说村里的带鱼
果然比城里的便宜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