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这个坐落于地中海南岸,位于亚州西部边缘的主权国家,在三千多年的历史中,几十次被侵占,不屈不挠的犹太人即使被驱赶到世界各地,仍如凤凰涅磐一般屹立不倒,终于在1948年立国。就是这样一个上帝应许之地,犹太人的皈依之处,被称作流着牛奶和蜜之地,同时也是一个被沙漠覆盖三分之二土地,却奇迹地成为一个发达农业国家,一直都引起我的好奇,想亲眼看看她的风姿。

于是,趁今年的斯洛伐克之行,顺便一嚐以色列一行的夙愿。斯洛伐克首府毗邻维也纳,由维也纳登机赴以色列的特拉维夫,只需三个小时。那天在维也纳机场飞往特拉维夫的候机室,有如向我预演一般,大约十几名头戴黑色高帽、身穿黑色长外套的极端犹太教徒,面向窗外(向西),手持小本圣经,身体前后摇晃,不停地诵读,可能是在祷告飞行平安吧。

很快班机职员开始宣布可以登机了,只见几乎所有候机乘客都站起来,拥在那个仅供一人通过的验票台前,毫无排队的意向和迹象,那些穿黑衣的犹太教徒也在其中,对于早就习惯于排队轮候的我们,见此状不禁有些意外,不过还好,虽无排队秩序,却没有出现争抢推挤的状况,外子向我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

特拉维夫毗邻地中海

地中海海岸

飞机降落在以色列特拉维夫,但这里并不是首都,首都在耶路撒冷,虽然以色列政府1980年通过法案,宣布耶路撒冷是以色列“不可分割的首都”,可是一直未得到国际公认,1988年巴勒斯坦立国,也将首都定在耶路撒冷,从此,耶路撒冷的归属至今都是国际上颇有争议的话题。只是很多政府机构依然设在特拉维夫,同时也是以色列的金融和科技中心。

刚下机的第一感觉,便是热,摄氏34度,比较我们在维也纳登机时13度的温差,令我感觉如同进入桑拿浴室,时为九月中,据知这种酷热会维持到十一月。特拉维夫毗邻地中海,整个城市傍海而建,有着很长的海岸线,换好衣服,我们便急不可待地奔向沙滩,沙滩之沙极幼细,而且烫脚,但海边风大浪大,骄阳似火,那种热就像是要把人烤化了的感觉,其实此地是沙漠地带,气候如此也不为奇;地中海气势磅礴,一望无际,海天一线,即使接近沙滩,汹涌澎湃的海浪也能卷起一人多高,所以玩风帆的多,戏水游泳的反而少。

接受非犹太裔种族移民

海岸边矗立着一座船型雕塑,船身上的文字记录着远自十九世纪初的以色列移民史,也就是说从那时开始,就不断有流落在外的犹太人移民来此。自1948年以色列建国后,有五次大的移民潮,绝大部分来自俄罗斯及东欧国家,一小部分来自阿拉伯甚至非洲国家的犹太裔。如今以色列人口八百万,来自俄罗斯的犹太人就有一百万之多。因此,说以色列是由移民建立的,并不夸张。

船型雕塑

@船型雕塑记录着以色列的移民史。

有天在街上看到一家小小的中餐馆,于是进去帮衬,老板娘是典型的中国人面孔,便跟她闲聊起来,原来她是当年的越南难民,四十多年前坐船跟父母家人逃难,本来想去北美(或美国或加拿大),却在海上漂流了三个多月,得不到任何消息,船上的食物和水几乎用罄,这时以色列向他们伸出双手,欢迎他们到以色列定居,虽然他们并非犹太裔,但出于人道理由,以色列成了他们逃出战乱的一块福地。老板娘来到以色列后,接受免费教育,学习希伯来文,如今成家立业,三个孩子都在以色列出生长大,有他们专业工作,老板娘说她不会回越南了,这里——以色列,已成了她的家。

可见,以色列招募的移民并非犹太人,只要有需要,出于人道理由,任何地方的难民以色列政府都会接收。说到这里,想起以色列多年以来默默施行的移民政策,那就是不论什么种族,只要你愿意遵守法律,以色列政府都会允许你在此生活,因此,很多信奉伊斯兰教的穆斯林,也来到以色列生活,并建有多座穆斯林的清真寺。然而,如果犹太人想在某个穆斯林国家定居,那却是不被允许的,更不必提建立犹太会堂了。

有天下午外子表亲带我们去附近的Jaffo游览,这是世界最古老的城市,五千年了,保留至今,虽然都是石头垒起来的房屋,且街巷极窄,任何车都不能通过,但依然被保留下来,不仅保留还继续沿用,表亲说这里的房产很贵,买下来后还要花一大笔钱作现代化装修,想像这非富则贵的住客,天天穿越历史的时空,其满足感真不是金钱能买来的吧。

就在我们要离开的时候,大约傍晚六点钟,突然听到从大喇叭里传来嗡嗡声,这种被放大了的单一声调,听在耳中感觉很不舒服,表亲把我带到一处向海的地方,用手一指,啊,前面一座如烟囱般的清真寺高耸在海边,仔细看,最高处设置了一个高音喇叭,那声音就是来自穆斯林教徒的诵经,据说每天五次播放,人们已见怪不怪。如果在另个国家发生这种事,民众恐怕会因扰人清静而群起投诉,但在以色列,海纳百川,有容乃大,给予高度信仰自由。

地中海旁清真寺

@地中海旁设置高音喇叭的清真寺。

走在特拉维夫的街上,见到两边的建筑虽不高,却跟香港一样,都建有骑楼,感到十分亲切,只不过香港(或广东一带)的骑楼多是用来避雨的,南国多雨水嘛,但以色列的骑楼大概就是避暑的了,因这里雨水甚少,而阳光猛烈,骑楼多少有遮荫的功能,一些咖啡店、啤酒屋,还将桌椅搬出店外,简直跟香港如出一辙。唯一跟香港气候不同的是,香港热起来汗流浃背,而特拉维夫地处沙漠地带,热而无汗。

文学城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