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分子待遇并不高

以色列白手起家,如今成为世界上经济最发达的国家之一,人们常说“五个犹太人凑在一起,便能应付国际股票市场”。以色列也是全世界知识水平仅次于美国的国家,那么他们的知识分子生活水平究竟如何呢?外子有两个表兄,两位均已八十多岁,早已退休,他们自1948年起便在以色列生活,一个是小儿科医生,一个是在政府机构工作的高级统计师,我们分别被邀请到他们各自的公寓作客。

我在文前已经提过,以色列人口、占地面积及气温,都与香港类似,当然社会制度也相似,假如以两位表兄的职业在香港的话,那早就是住豪宅、开豪车一族了,但眼前这两位的生活水平显然比不上香港做这两种职业的专业人士,他们的公寓都是一千两百多平方尺,没有住家佣人煮饭及清洁,当然他们并非穷困,只是跟香港同等职业相比,水平低了好几级。其中一位表兄,太太去世,三个孩子都成家立业,并均受过良好教育,但他们各自贷款买楼,还是要父亲襄助,这堂兄说他的退休金比孩子们的工资都高,所以不得不每月相助。

这真是出我意料之外,想不到以色列知识分子的待遇竟然如此,外子解释说,以色列自建国以来,虽然经济发达,但为应付周边敌对国家的边境冲突,不断要加强自身的防御设施,因此以色列投在军事防御及备战的金钱数额极大,以色列国民都很清楚此一国策,为了保家卫国,维持基本生活水平,不求豪华。当然以色列做生意的商人则不同,国家只是要求为政府工作的国民同甘共苦。而香港则没有这方面的忧患,比起来幸福指数高很多呵。可见以色列国民为了国家安全、抵御外敌,做出不可估量的贡献。

以色列的“人民公社”

对于以色列,吉布斯一直是我特别好奇的,那是因为吉布斯的形式跟我们当年的人民公社有着十分类似的模式,网上索性就称其为“社会主义新农村”,其实也不尽然,最关键的不同之处是:以色列的吉布斯从不强迫任何人参加,而中国1958和59年推行的大锅饭制度,则是强行每家每户每人必须参与,结果很快便弊病百出,不得不停止。而吉布斯则是一百多年前德国犹太移民,因应当时战后的萧条景况,而自发组成的一种集体生活方式。

吉布斯成员的免费公寓

@吉布斯成员的免费公寓。

吉布斯的原则是一切财物归公家,所谓财物也就是大家的生产所得。吉布斯所在之地大部分都是城市边缘的郊区或稍远的农村,从事农业生产,因此大家辛苦劳作,每年收穫所得,都要交给管理组织,由这个组织再根据每家人口平分。吉布斯的住房是免费给大家住的,家里有小孩子的,吉布斯有幼稚园,免费为年轻夫妇照看,甚至吃饭也有专人烹调,结束一天工作的人们可以免费到那里用餐,然后将孩子带回家,以尽天伦之乐(据说也可以将孩子再送回幼稚园睡觉的)。如果吉布斯成员中有人在城里找到工作,那么,他的工资拿回吉布斯也是要交公的,当然,吉布斯绝不会强迫成员留下,来去自由,是吉布斯的原则之一。

吉布斯的现代化酒店

@吉布斯的现代化酒店

以色列建国初期,百废待兴,吉布斯曾担任很重要的角色,外子的表兄就曾在那里过度了一段时间,他至今都非常感激吉布斯,也因此应我的要求,在我们离开的前一天,亲自带我们去了耶路撒冷郊区的一处吉布斯。一下车,我就诧异地发觉,这哪里像传统的农业乡村啊,先是一座虽不豪华却很现代的体育馆,再走进去,是一座五层楼高的酒店,旁边绿草如茵,原来,吉布斯随着时代发展,经过几十年的变化,所积累的积金已经可以投入到这样的建筑上了,而且体育馆和酒店的租金回报,仍会注入吉布斯的公共财产中。至于税收,假如公民是在吉布斯生活,他是无需缴税的,一旦脱离吉布斯,与外面的人一样要缴税。

如今,吉布斯的社会功用已经不如建国之初的“困难时期”了,但很多年轻人,特别是新移民,对于吉布斯还是有所需求的,所以,以色列的吉布斯并未消亡,而是以另种方式出现在人们的视野,甚至成为游客的新猎奇点。

见面称Shalom

以色列地处三大洲之交汇点,毗邻五个国家——埃及、约旦、沙乌地阿拉伯、叙利亚和黎巴嫩,除埃及和约旦与以色列保持较友好关系外,其他国家之边界都经常处于剑拔弩张的状态,尽管如此,以色列仍珍惜和崇尚和平。

在以色列,人们打招呼、打电话呼叫对方的hello,都是用“Shalom”(希伯来语和平之意),甚至临别要讲再见时,也是互道“Shalom”,可见以色列人对于和平是多么的渴望,然而这个苦难的民族,在千年的漂泊和迁移中,在忍受饥饿和苦难中,在灭绝与杀缪的命运中,和平对于他们是怎样遥远的梦想,而实现梦想的路却是如此之长。

在此衷心祝福以色列,更祝福以色列的国民,Shalom!

文学城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