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贝:逾越节晚宴上的中国客

Share on Google+

外子虽属犹太人,但他并非犹太教的忠诚追随者,平时生活与我们一样,为了让我了解犹太人的文化习俗,他特地应朋友一家的邀请,带我去参加他们的犹太逾越节晚宴,对我来讲,这是难得的机会一窥犹太人这一重要节日。

逾越节(PASSOVER)是犹太人三大重要节日之一,据圣经旧约记载:上帝要以色列人用羊羔的血涂在门楣上,当上帝去迎击埃及人的时候,就会越过涂了羊羔血的门,这也就是逾越的意思了,而逾越节的本意就是为了纪念古代以色列人离开埃及这一历史事件。

女主人瑞娜在以色列出生长大,每年逾越节都会在家中设置晚宴,今年也不例外,全家祖孙三代加上我们夫妇共八人,齐齐围坐在餐桌旁。看啊,餐桌上已经摆好了餐盘和刀叉,一个两支烛台的蜡烛架放在一侧,两瓶红酒立在另一侧,奇怪的是:一个大银盘子上摆了块羊骨头,几只鸡蛋和芹菜。那块蓝色桌布也很有特色,上面绘着三名以色列人牵着马离开埃及的情景,是瑞娜从以色列带回来的,应该是特别为逾越节晚餐而用。

晚宴终于开始,瑞娜先发给每人一本小册子,那是这个家庭自己印制的,上面用希伯来文和英文写着逾越节晚宴的程序,有意思的是这本小册子也是从左掀页的,与中国传统书籍相同,而希伯来文也是从右向左读的。小册子封面上,有5766字样,那就是说犹太民族自有文字记载以来,已有5766年的历史了。如今世界上大部分国家沿用的是基督历,今年是2011年,亦即犹太民族的历法和历史早于三千七百年已经开始了。这许多年以来,不管犹太人走到世界哪一个角落,都会纪念逾越节,并告诉下一代古代以色列人在摩西的带领下,如何离开埃及,出走西奈半岛。

不是一般的晚宴

虽说晚宴开始,但在正式进餐前,所有人要先将这本小册子通读一遍,女主人率先朗读,然后在座的主人家和客人轮流朗读,我也读了其中一小段。

原来这前后包括十四道程序,每一道程序都有详细说明,最重要的就是叙述当年以色列人出埃及的故事,及逾越节的来源。多少年来,分散世界各地的犹太人都要在这个节日重覆叙述这个故事,以图年轻一代牢记这一民族之源。除了朗读,间中还有祈祷和唱诗,那都是用希伯来文吟诵的。

瑞娜的孩子们都出生在加拿大,但自幼跟母亲学习希伯来文,如今二十多岁了,他们的希伯来语依然能读能写,这与中国移民让自己的孩子学中文类似,都是为了民族文化的传承。

与一般的晚宴不同的是,桌上摆设了一些象征逾越节的物品:前文提到的银盘子里的羊骨头,就是意味着以色列人向上帝祭献的羊羔;鸡蛋则象征犹太人的新生;芹菜要蘸着盐水吃,说是味道既苦又鹹,象征犹太人在埃及作奴隶时的眼泪,我尝了尝,心想以色列可能不产苦瓜,不然苦瓜倒是恰当的角色。

那十四道程序中还有两次洗手,这也跟当年以色列发生过的几次致命的大瘟疫有关,从那时起,犹太人对洁净的要求简直到了吹毛求疵的地步,一直到现在,极度虔诚的犹太人甚至遵守苛刻的教规,只吃犹太店里售卖的食物(包括肉食和面包等),如果从食品工厂出产的食物,上面必须有kosher(犹太认证)字样,他们才能放心食用,否则不买不食。

逾越节前后共七天,极度虔诚的犹太家庭甚至要置换所有厨房里的厨具,以及杯盘碗碟,其原因也是源于当年的大瘟疫,也因此犹太人不食猪肉,他们认为猪是肮脏的,而且当年的瘟疫是由猪传染而来。犹太人还有一种饮食习惯,那就是牛奶(及其制品)绝不能与肉同时在餐桌上出现,意思就是吃肉的时候,不能与牛奶或芝士同食。不过,如今大部分犹太人已经不再奉行这一传统,只有极端虔诚的犹太人才会遵守,我们去的这家犹太人也没有沿袭这苛刻的教规。

好,我们再将话题转到晚宴上,瑞娜认真地带领大家诵读那本小册子,并按照程序指定的去做,这中间除了祈祷和吟诵,还有几次饮酒,其中的一次是由家中最年幼的孩子以提问的方式,再次重复出埃及的故事,讲到当年遇到瘟疫时,大家将小手指轻轻浸入酒杯中,然后将蘸在指尖上的红酒弹落在面前的盘子上。我猜测这一动作可能是以红酒代替鲜血,纪念当年因瘟疫而夺去性命的前辈。

大啖无酵饼 纪念先辈

传说中以色列人出埃及时,来不及等待面的发酵便将面团直接放在火上烤熟而食。于是逾越节期间,遵守教规的犹太人不能吃发酵的食物,只能吃无酵饼,那味道有点像无盐的苏打饼乾。也因此,逾越节那天晚上面包欠奉,只有无酵饼。听说虔诚的犹太人家里,逾越节的前一天就要把所有的发酵食品清除出门,或送邻居或送朋友,连甜品如蛋糕之类都不能出现。

外子说他从不遵守这些教规,多年前他去以色列旅行,正好碰上逾越节,结果犹太人区域所有面包店不开门,他无可奈何,唯有跑到阿拉伯人居住的地区,找到一间阿拉伯面包店,这才算一了心愿。

瑞娜虽然没有做足教规所规定的一切,但绝大部分依然按规矩去做。十四道程序好不容易完成了,已经一个多小时过去,我已经饿得没有什么胃口了。瑞娜这时开始为大家盛汤,这汤是鸡汤,里面有个大丸子,大小就如上海菜里的狮子头,颜色则是白的,是用无酵粉跟鸡蛋搅在一起做成的,除了这大丸子,汤里面没有其他东西,这也是平时犹太人常吃的,我也曾尝试过。

主餐则是烤牛排,瑞娜说逾越节并没有特别规定要吃什么,除了不能吃发酵的东西。最后,不可或缺的甜品来了,她端着一个盘子,上面是巧克力颜色的环形蛋糕,只是瑞娜抱歉地说明:这个甜品是她花了好多功夫做的,因不能放发酵粉,所以她做的外形并不理想,大家宽容地拍手欢迎。我尝了一块,浓厚的巧克力味道,但绝不同于普通蛋糕的松软,而是质地紧密,有点像我们的甜窝头。

瑞娜这一家每年都会举办哈格达(HAGGADAH),即纪念逾越节的希伯来文叫法,今年比较特殊的是请了我这个唯一的中国人,瑞娜的老公安迪被安排坐在我旁边,每一道程序都会不厌其烦地解释给我听。最后,我们拍照留念。外子说,犹太人对于能够请到异族人来参加他们的逾越节晚宴,会感到十分骄傲。明年这个时候,有我这个老中面孔的照片,便会出现在他们的家庭逾越节纪念册上啦。

对我来讲,这次特别的晚宴只是一次宗教仪式的展示,作为客人,一名旁观者,我只能从人类学的文化现象和角度上体会和思想,中华民族也号称有五千年历史,但是有文字记载的只有近三千年,而且五千年之初的历史连历史学家也不甚了了,更何况一般民众,我们最多了解到西周,周武王之始,那之前呢?这个中华民族的发端究竟是怎样的,我们是否也有像犹太人逾越节那样的历史传承呢?这个问题大概要交给历史学家去研究和解释了。

(2011年)

文学城作者博客

阅读次数:173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