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中运动”的势头正在减弱。周一,抗议者包括学生正在撤离几个示威点,政府工作人员可以畅通无阻上班了,一些交通也恢复了。但仍然还有几处示威点的学生和市民继续坚守。

时下局面的形成,笔者认为基于几点:

一是港府答应周五与学联代表对话,商量解决目前对峙的态势。对此,大部分港人予以肯定;二是,中共当局和港府操纵所谓“反占中”力量对占中运动实施黑社会流氓手法,殴打占中人士,企图挑起群众斗群众,引发暴力冲突,进而借口对占中学生和市民进行“清场”和暴力镇压;三是,当局开动控制的所有宣传机器,其中包括所控制的香港媒体,对占中运动进行污蔑和攻击,迷惑更多不明真相的市民;四是,的确由于占中运动,影响了许多香港市民的正常生活和商业活动,从而减少了对占中运动的支持。

●港府突然宣布搁置与学生对话,显然是有图谋

中国有典故故事“图穷匕首见”,以此来形容中共当局和港府恰如其分。在当局看来,占中运动已是强弩之末,撑不了多久;与学生对话由于是公开的(现场直播),港府无法面对香港市民真普选的强烈要求,也无法面对中英联合声明的承诺的质问,相信港府无言以对;也许食言对话可能是背后得到中央指示,或也许由于梁振英因收取巨额资金面临审查,难以招架。

不管怎样,对学联和占中运动的不屑一顾和蔑视是显然的。下面实录几篇相关报道。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10月9日报道:林郑月娥指政府不能偏离人大立场遂取消与学生对话

尽管学生一直希望透过与政府进行理性的对话解决目前香港出现的管治危机,但政务司司长林郑月娥9日晚上以学生提出的对话议题脱离人大常委对政改决定的范围,又指责学生以占领马路作为与政府谈判的筹码不能为政府接受,因此决定暂时不会与学生举行原定在星期五的对话。

林郑月娥同时又对学生和占中三子以及泛民议员决定发起“里应外合”的不合作运动表示不满,声称这已经动摇政府与学生对话的基础。她又强烈要求非法占领马路的学生和市民尽快撤退,谴责这些违法者以牺牲市民的利益作为换取要求政府让步的筹码。

林郑月娥晚上在记者回上再度老调重弹,指任何与学生对话的议题,不能偏离基本法和人大常委在8月30日所作出的决定。

由学运带动的占中行动,已经进入第12天。9日下午学联和学民思潮的代表,以及占中三子和立法会的泛民议员一起站在金钟占领区的司令台上,以示团结一致。学生代表周永康、岑敖晖和黄之锋坚持人大必须撤回8.30的决定以及重新启动政改资讯,否则将不排除号召更多市民和学生上街,以及发动新一轮的罢课。立法会泛民议员“饭盒派”召集人梁家杰则宣布,占中和学生的公民抗命行动,将会与立法会内泛民议员的抗命行动“里应外合”,是香港进入不合作时代的开始。

虽然建制派凭着小圈子议员占了立法会议席的多数,但泛民议员仍能在少数的小组委员会选举中,赢得主席的席位。梁家杰表示,除了若干民生议题之外,泛民议员将会在这些小组会议上采取不合作的行动。

▲英国广播公司(BBC)10月9日报道:香港政府搁置对话学联表示失望

香港政务司长林郑月娥表示,因学联及有关团体公布了新一轮不合作运动,双方对话基础被动摇,明日不可能有建设性的会面,因此决定暂不会面。

林郑月娥特别召开记者会解释有关的决定。她说,由于学联方面宣布展开新一轮不合作运动,动摇了双方对话的基础,并且重新提出要求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撤回之前有关香港政改的决定及争取公民提名特首候选人。

她表示,港府之前决定同学生对话是留意到学联本月2日的公开信中并没有要求撤回8月31日人大常委会对政改的决定,为政府提供了较为理性和务实的空间。

林郑月娥还说,不能接受利用公开对话机会,鼓励更多市民参与占领行动。

学联反应

学联副秘书长岑敖晖对政府单方面宣布搁置对话,表示失望及感到不被尊重。

他表示,过去两星期,市民经历过催泪弹、胡椒喷雾、警棍、盾牌及睡在大街上这么多天,而且还有几位学生曾被拘捕,甚至可能面临监禁,唯一诉求是解决政治问题,为何这么卑微诉求也不尊重。他促请政务司司长林郑月娥向学生及全世界交代。

岑敖晖说,学生及港人相当有诚意解决,但政府一如以往,不愿意正视香港人的诉求,不愿意解决一手创造的政治危机。

不过,这也是有关对话在提出后第二次遭到搁置。之前,学联指政府纵容黑帮人士袭击占中示威者曾经也提出过搁置对话。

新一轮行动

在香港政府宣布推迟对话之前,香港学联、学民思潮及一批泛民立法会议员举行联合记者会,宣布新一轮的不合作运动。

学联秘书长周永康表示将会继续留守金钟政府总部外的据点,如果政府没有回应不会撤离。

学民思潮黄之锋则呼吁市民继续到已经被占据的地点留守,又表示积极筹办第三次中学生罢课。

周永康当时还表示,学联与政府仍未就原定周五的对话地点取得一致意见。

而林郑月娥则回应说,虽然双方就对话的地点和主持人的问题一直未达成共识,但政府方面还是展示了很多诚意。

林郑月娥重申,香港政制发展这一宪制议题必须按照《基本法》及全国人大常委会的相关解释及决定进行。

她强调,政府从来都不认同堵塞马路的非法行为,违法占领行动必须停止。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10月9日报道:港府拒绝与学联对话占中对抗可能骤然升级

香港占中示威者对政府拒绝对话深感失望路透社10月9日照片

香港当局宣布拒绝与占中团体专上学生联会对话后,占中对抗有再次升级危险。占中发起人、学联及学民思潮立即呼吁支持者明晚到金钟占中据点集会,以展现港人对民主的坚持,并向政府施压。占中学联将对话取消的责任完全归咎于香港政府。分析担心香港占中与政府对立升温,已经有所缓解的占中局势,将有可能因为政府立场趋于强硬而再度激化。

香港政府二号人物政务司司长林郑月娥等官员与学联代表原定于10日下午就政改问题进行对话,但林郑月娥9日晚上表示,由于学联方面下午宣布新一轮不合作运动,动摇了对话基础,因此暂停举行对话。

香港学联今晚表示,对港府决定暂不与学联会面失望。并指港府拖延敷衍,根本没有会面诚意,对话不成的责任在港府。

中央社引述分析担心香港占中与政府对立升温,已经有所缓解的占中局势,将有可能因为政府立场趋于强硬而再度激化。政府和学联暂停对话,等同搁置透过对谈来解决占中运动,可能会令双方的对抗行动升级,既不排除学生与民众占中示威抗议升级,香港政府也有可能采取强硬态度强行清场,拆除学生占中设置的路障。

占中学联与香港政府达成初步协议举行对话,但对话内容,会见时间和地点都一直没有协议。学联要求的3点共识包括:双方愿意促成有关会面,原则上同意有多轮对话;有关会面将会是学生与政府平等基础上直接而和互相尊重的对话;若对话有成果,港府会贯彻落实与会者有取得共识的事项。而香港政府公布的对话内容则更多考虑香港政改与法制。香港占中学联今晚表示,对港府决定暂不与学联会面失望。并指港府拖延敷衍,根本没有会面诚意,对话不成的责任在港府。学联还指责港府一直在会面地点的安排上拖延,甚至要求学生提供场地,却又连连敷衍。

林郑月娥说,纵使双方仍未就地点及主持人达成共识,但香港政府展示了很多诚意,并重申政制发展讨论必须在基本法及人大常委基础上进行。林郑强调,香港政府从来都不认同堵塞马路的非法行為,占中踏入第十二日,香港市民的日常生活及生计严重影响,违法占领行为必须停止。

占中团体今天重申占中诉求,要求香港行政长官梁振英下台,以及中国大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收回香港政改决定,为2017年行政长官选举引进公民提名。

▲美国之音(VOA)10月9日报道:港府搁置与学生对话

香港政府宣布搁置原定星期五与学生的对话。据报道,香港政务司长林郑月娥表示,因学联及有关团体公布了新一轮不合作运动,双方对话基础因此被动摇,因此不可能有建设性的会面。

占领中环行动的核心人物,包括学生,活动发起人,以及立法会的泛民主派议员,星期四举行记者会,呼吁学生民众于星期五下午三点半在金钟的政府总部外聚集,如果谈判失败,就要提高占中示威的规模。就算没有谈判,周五也要民众聚集。

报道援引学生领导人,学民思潮召集人黄之锋的话说,“如果我们的要求没有被接受,就会计划展开第三波中学罢课,而且还会每天在街头组织说明活动,让市民了解,短时间的生活不便,目的是换取长期的政治改革,未来能够实施真普选。”

学生表示,在与政府的谈判获得成果之前,不会撤离广场。他们还呼吁将政府总部附近的道路和空地更名为“雨伞广场”。至于占中对市民生活造成的影响,学生表示,这是进步社会必须付出的代价,而行政当局应该对此代价负责,因为政府必须给学生提供撤离的理由。

另外,民主派议员在记者会上表示,计划在立法会上杯葛特首梁振英。

针对港府暂停会面的决定,香港学生领导人当地时间晚上九点表示,政府的决定已成国际笑柄,并称政府无视香港学生和市民的诚挚要求。学联秘书长周永康说,香港是一个国际大都会。特区政府这次的举动、这次的回应,绝对是一个国际笑柄。学联副秘书长岑敖晖则表示,我相信不但学生,而且包括很多香港人,都相当有诚意,相当希望政府能出来解决这次的问题。但是政府一如以往,像8月31日那样,不愿意正视香港市民的诉求。

▲德国之声(DW)10月9日报道:香港政府暂不与学联对话

香港政府原协议周五与抗议学生举行对话,以结束超过数日的示威活动,但学联等团体周四宣布扩大不合作运动,香港政务司司长林郑月娥认为学联此举“动摇双方对话基础”,决定与学联暂不会面。

(德国之声中文网)香港学联、学民思潮、和平占中及泛民立法会议员周四宣布“新一轮不合作运动”,进一步扩大对港府的施压。据香港媒体报道,香港政务司长林郑月娥周四晚间记者会上表示,学联在10月2日的公开信中,并未再要求撤回人大常委对政改的决定,提供了较理性与务实的空间,行政长官因而委派她与学生对话,如今学联等团体公布“新一步不合作运动”,重提撤回人大决定、争取公民提名,已动摇对话基础,周五难有建设性会面,因而决定暂时取消对话。

林郑月娥强调,港府展现出许多诚意,并重申政治发展讨论必须在《基本法》及人大决定下进行。她同时表示,违法占领行为必须停止,呼吁示威者尽快撤离占领的街道。

法新社指出,香港占中抗议活动周四进入第12日,抗议者占领街道,要求实现行政长官普选,并且要求香港特首梁振英辞职下台。梁振英此前被媒体爆料,曾收受一家澳大利亚企业近5000万港元的秘密款项,他因此面临为这笔秘密费用做出解释的庞大压力。香港泛民主派议员更表示可能将弹劾特首梁振英。

美联社报道称,学生领袖周四稍早前誓言不轻言撤离占领现场。而至今未在抗议运动中扮演太多角色的泛民主派立法委员则表示,他们将在立法会中阻挡政府的拨款请求,只允许最迫切的请求通过。

●新民主同盟向廉政公署举报梁振英,可能进行弹劾程序

下面是相关的几篇报道。

▲英国广播公司(BBC)10月9日报道:港政党向廉署举报求查梁振英涉秘密款项

澳洲传媒报道香港特首梁振英当年参选特首、辞任戴德梁行亚太区主席时,收取澳洲公司400万英镑款项。香港有政党已向廉政公署举报,要求调查是否涉嫌触犯《防贿条例》。

BBC中文网向香港特首办查询,发言人表示梁振英已经透过特首办作出了声明,暂不会举行记者会公开回应事件。

举报

新民主同盟一批成员9日中午已向廉政公署举报,指梁振英于2011年11月月24日辞去DTZ 董事,但有关协议在当年的12月签署,怀疑协议是私下达成,用以支持UGL 收购,也有可能当事人隐瞒公司的股东及董事会,收取UGL的款项,要求廉署调查梁振英是否涉嫌触犯防止贿赂条例第9条。

另外,曾经出任廉署调查人员的香港民主党总干事林卓廷向BBC中文网表示,从已经公开的数据显示,梁振英的做法已经可能触犯防贿条例第九条,令债权人及股东利益受损。他正在草拟投诉信给廉政专员举报,要求署方必须不偏不倚调查事件,又要求梁振英尽快公开解释。

林卓廷认为,梁振英上任特首后,理应终止有关合约,因为作为特首不可能继续收取巨款协助推广UGL或DTZ,因此有理由相信,梁振英贪图UGL未付的数百万英磅酬劳,没有中止有关协议。

再者,梁振英既然履行有关协议及收取巨款必须向行政会议申报,此举涉嫌违反公职人员行为失当,如果有证据显示梁振英利用特首权力,收取巨额利益,协助推广UGL或DTZ,有关行为更可能违反《防贿条例》第4条。

除了民主党,香港立法会法律界议员郭荣铿表示,将会尝试在立法会提出运用权力及特权法要调查事件,他指立法会建制派议员必定阻挠,但希望议员不要考虑政治因素,因为特首如果涉嫌触犯防止贿赂条例,将对整个社会带来很大的影响。

UGL回应

涉及这次事件的澳洲上市公司UGL在公司网页回应事件,指有关报道以秘密来形容该款项是没有根据和误导,又指报道中提及的协议是常见的商业保密协议安排,保护公司的商业利益。

声明指当日收购戴德梁行控股公司DTZ 时,DTZ 及主要债权人苏格兰皇家银行都知悉UGL 有意与梁振英达成协议,DTZ 还有份主导及商讨条款,目的是确保梁振英“不竞争、不挖角”的一般秘密商业安排,UGL 按法例没有责任披露。

声明指出,梁振英在达成协议后6个月当选香港行政长官,强调在协议进行时,公司无任何理由在事前能预计梁振英当选,又说UGL不认为事件对戴德梁行的股东造成影响。

声明又指,签署协议后,UGL 没有交付任何工作予梁振英,梁振英亦没有帮助UGL 提供服务。

特首办回应

香港特首办发言人至今的回应是根据当时收购戴德梁行的UGL公司同梁振英之间的协议,梁振英在结束戴德梁行工作离职时,UGL向他支付一笔款,同时为戴德梁行支付已同意但尚未支付的奖金。

梁振英辞去戴德梁行的职务和他同UGL公司签署的协议均发生在梁振英出任特首之前。根据目前制度,梁振英不需要对以上收入作出申报。

▲美国之音(VOA)10月9日报道:香港特首被曝收澳企巨款诚信遭质疑

香港—在香港特首梁振英因处理学生和市民争取真普选的大规模街头抗争手法受到质疑之际,澳大利亚媒体星期三披露,梁振英在2011年竞选特首期间,同澳大利亚一家公司签下秘密合同,收受400万英镑,约5000万港币的报酬,换取梁振英同意在担任董事和亚太区主席的一家香港公司被收购之后,不会挖人或与之竞争,并承诺为澳大利亚公司继续提供服务。报酬款项在梁振英担任特首的两年里分两次支付,而梁振英并未申报。报道引发各界广泛关注。

*无担保债权人分文未得*

据澳大利亚费尔法克斯传媒及港媒报道,澳大利亚工程公司UGL集团,2011 年12月2日与梁振英签约,条款之一是梁振英支持和推动UGL收购梁振英担任董事和亚太区主席的即将破产的戴德梁行公司,并于2012年12月和2013年7月梁振英担任特首期间,两次共支付400万英镑。

此前,梁振英于2011年11月24日宣布辞去在戴德梁行的职位,同年12月4日生效。随后,梁振英11月28日宣布参加2012年特首选举,12月2日与澳大利亚UGL集团签订秘密商业协议。而UGL集团12月4日完成收购交易,所有无担保债权人分文未获,并在第二天宣布以7750万英镑全面收购戴德梁行公司业务。

*特首办;商业安排*

香港特首办星期三证实,该协议是不公开的商业安排,是商界惯例,报酬是源于梁振英辞去戴德梁行的职务,而非日后会提供任何服务。特首发言人强调,协议签订早于梁振英当选特首,因此按照现行制度,尽管报酬是在任内支付,但无须申报。

澳大利亚UGL集团在回复媒体查询时表示,有关协议是希望防止梁振英成为竞争者,或设立公司与被收购后的戴德梁行竞争,是标准的商业运作。

*港媒:特首办与UGL集团之说与事实不符*

不过,港媒报道指出,UGL集团与梁振英的协议条款之一,要求梁振英同意继续为推广UGL集团和被收购后的戴德梁行提供协助,以裁判及顾问角色参与,因此,特首办和UGL集团所说报酬与日后服务无关的说法,与事实不符。

此外,报道还说,执行收购的安永会计师行和戴德梁行前任主席都表示,没有察觉梁振英同UGL集团签订协议,而且戴德梁行2011年的年报显示,梁振英在法定要求以外,没有收取任何款项。

*何俊仁:梁振英须面对利益冲突问题*

香港民主党立法会议员何俊仁律师星期四向美国之音表示,梁振英就任行政长官之后,与UGL集团的秘密协议仍然有效,其中要求梁振英以裁判及顾问角色继续提供协助的条款,是变相让特首“打两份工”。何俊仁质疑梁振英在担任特首以后,为何不终止合同,为何不申报。他说:“他就职的时候这些钱还没有收到,而且他还有一个合同的责任没有完全履行。他没有理由不申报作为他资产的一部分。但是,就是他申报也是不成的,因为他作为特首,不应该还有一些合同的责任要履行的,一定要面对这个利益的冲突。所以,正当的做法是他应该完全终止这个合同。”

此外,港媒报道,香港法律界和商界一些人认为,即便澳大利亚公司和梁振英的合同在法理上没有问题,但是,如果有证据显示,梁振英作为戴德梁行诚信人,在收取收购方个人利益后,协助买方压低收购价格,而卖方其他股东并不知悉此私下协议,则涉及违反诚信,损害其他股东利益的民事责任。

亲北京的民建联立法会议员、港区人大代表叶国谦,星期四对美国之音表示,他掌握的资料不多,但是认为这件事情应该和梁振英作为特首的职位没有关系,因此,梁振英应该是没有问题的。他说:“因为他的情况我没有很多的资料掌握,但是,如果按法律办事,我觉得是最重要的。如果这个和他特首的工作完全没有关系的,或者是绝对没有关系,这方面,在他私人的问题上,这个是没有问题的。”

此外,据港媒报道,亲北京的工联会副会长黄国健议员表示,梁振英的合约在当选前签订,看不到有严重利益冲突,但在政治上,是否需要向公众交代,存在灰色地带,没有交代是梁振英的个人选择。

何俊仁律师则表示,梁振英从就任特首开始,就因山顶豪宅改建等问题存在诚信问题,这次又涉及严重的诚信疑问,以及可能的违法行为,因此民主党已经向廉政公署举报,要求廉政公署秉公调查。他说:“我们已经要求香港的廉政公署进行调查。我们在立法机关里面也可能进行一个调查。如果发现他是没有合理的解释,那我们可能进行弹劾的程序。”

*新民主同盟向廉政公署举报*

另外,新民主同盟的约10位成员,星期四中午前往廉政公署举报特首梁振英怀疑收受澳大利亚UGL公司款项一事,认为梁振英可能涉嫌触犯防止贿赂条例,因梁振英有可能是瞒着公司的股东及董事会,收取UGL的款项。

星期四,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在记者会上被问到对香港特首梁振英与澳大利亚公司协议事件有何评论时表示,这不是外交部发言人的答问范畴。

▲美国之音(VOA)10月9日报道:中国官媒对梁振英负面新闻保持缄默

北京—香港特首梁振英收取秘密款项的消息引发驻京外媒的广泛关注。《华尔街日报》中文网的标题是《梁振英因收取巨额资金面临审查》。FT中文网也报道了梁振英因收取巨额资金面临审查的消息。BBC中文网的标题是《港政党向廉署举报求查梁振英涉秘密款项》。

香港南华早报则聚焦《梁振英被曝曾收澳公司近五千万发言人“无需申报”》。梁振英发言人回应《南华早报》的查询称,梁振英签署的有关协议是在梁振英当选特首之前立定,因此无须申报。不过《南华早报》的报道说,根据相关文件,梁振英2011年11月24日宣布从戴德梁行辞职,27日宣布参选特首,而12月2日,他与澳洲UGL公司签订了合同。梁振英发言人的说法与UGL的相关文件互相矛盾。

中国官方媒体对这条不利于香港特首梁振英的负面新闻全体保持缄默。新浪、搜狐、网易、腾讯等四大中国门户网站,对这条在国际上引发广泛反响的重大新闻没有进行任何报道。截止到截稿的时间为止,搜索结果没有发现一条简讯。北京媒体分析人士认为,这显然是接到主管宣传部门的封口令。

香港特首梁振英在和平占中期间成为焦点人物。占中学生和香港民众提出的主要诉求之一就是要求梁振英辞职。有关梁振英收取巨额资金的新闻在目前这个时刻爆出,显然给占中以来一直对香港特首梁振英撑腰打气的中央政府出了一个难题。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10月9日报道:梁振英私下收澳企业5000万港元未申报或涉5罪

香港局势正处敏感时刻,澳洲传媒Fairfax Media突然爆料,刊登一份协议本文,指特首梁振英2011年竞逐特首期间,与澳洲企业UGL达成协议,在出售戴德梁行控股公司DTZ业务时,收取400万英镑,约5000万港元,换取梁振英支持UGL在亚洲业务发展,及作为顾问,有关款项于2012及2013年分两期支付,当时梁振英已上任特首,但梁没有向港府申报。

梁特首办公室9日发表声明回应指,有关的协议属离职协议,不公开属商业惯例;协议款项源于他辞去DTZ职务,而非日后的服务,又称签订协议后从未向UGL提供服务。特首办又指订立协议早于梁当选特首,当时已辞去行政会议职位,而又在履任特首之前,因此毋须申报。

声明又指协议要求梁振英“不时”需要为UGL和DTZ提供服务,只是在梁振英一旦竞选特首失败才有效的。

公民党党魁梁家杰表示,泛民议员正商议在立法会引用《权力及特权法》调查事件,他指梁振英表面上出现诚信问题,亦违反问责官员的披露守则,若有足够证据,能成为泛民弹劾梁振英的理据。

廉署前调查主任、民主党总干事林卓廷说,事件是很典型的“非法回佣”,质疑梁振英做法损害DTZ股东利益。

梁振英尽管声称无须申报,又指签订协议后未向UGL提供服务,不过根据苹果日报报导,包括“非法回佣”在内,梁已涉嫌犯了5项罪名;

一,在没有通知DTZ主席及管理人安永会计师事务所的情况下,身为DTZ股东之一的梁私自与UGL达成协议并收取巨款,涉嫌犯下非法回佣罪;

二,协议没有向股东披露,梁收取巨款后退出,小股东却因股价跌至零而血本无归,涉嫌出卖股东;

三,梁上任特首后才收取UGL巨款,但从未申报,涉未有申报罪;

四,由于梁必须确保DTZ管理层由2011年12月起两年内不会离任,作为收取UGL报酬条件,换言之梁上任后最少有一年半是同时履行对UGL的服务承诺,性质形同“兼差特首”;

五,UGL与港铁有多个合作项目,也有竞投港铁批出的合约项目,政府作为港铁大股东,但梁从未申报与UGL有私下协议,因此梁涉嫌利益冲突。

UGL是澳洲一间工程公司,在2011年,DTZ业务卖盘,UGL在当年12月以7750万镑收购DTZ的业务,卖盘前,梁振英是DTZ的董事及亚太区主席。梁振英则在当年11月27日宣布参选特首。UGL收购DTZ的交易同年12月4日完成,梁振英亦于同日正式辞任该行职位。

据澳洲传媒报道,协议是在梁振英参选造势大会后5日签署,UGL行政总裁Richard Leupen在协议中承诺,UGL保证DTZ会在正式被收购前,支付梁振英150万镑红利,UGL并承诺给予梁振英400万镑,条件包括梁离职之后24个月内,不会教唆现有管理层投靠其他公司、不会另立公司与UGL竞争等。

但协议还加入特别条款,订明UGL可在合理情况下,要求梁振英不时(from time to time)以转介者和顾问角色,宣传UGL与DTZ.另外,据报章刊出的文件显世,有人在协议上手写文字加上条款,指“有关协助不会造成利益冲突”。

报道指出,UGL会分别在2012年及2013年、亦即梁就任特首后,向梁分两期支付400万镑。但梁振英在行会的利益申报表,受薪工作一栏没有申报该项收入。Fairfax Media昨日有原份披露协议,协议每一页,都有相信是梁振英的签名。

梁振英涉嫌利益冲突,已非首遭。2001年政府举办西九龙填海区概念规划比赛,找来时任行政会议召集人梁振英等10个专业人士组成评审团。当时梁申报指出,他的直系亲属或雇员、有雇佣合约或专业上有连系或伙伴关系的人士中,无任何人参加比赛,他也不是任何公司的董事或主要股东。但有人发现,入围名单有一参赛队伍的成员,疑与梁振英有关连,于是按照比赛守则,政府在2012年2月取消该参赛队伍的资格。梁振英后来去信解释说,参与评审工作前,不知与他有关连的公司有参赛。

政府本来没有向外公布此事,但到了梁振英有意挑战唐英年宣布竞选特首后,有一份亲唐英年的杂志突然将事件抖出,当时的曾荫权政府也罕有地回应传媒的查询,承认确有其事。

▲英国广播公司(BBC)10月9日报道:港媒:“占中”后续影响大梁振英涉收秘款

香港各大报纸星期四(10月9日)的关注点聚焦在“占中”后续和特首梁振英涉嫌收受秘密款项一事。

《明报》以《学联研金钟道撤路障通车》为题报道说,学联已经留意到占领行动影响交通,社会开始有不满声音,正与占领者研究减少路障或按时段开放部分路面。但有示威者表示,在政府未做出任何承诺前不会妥协。

《明报》社评说,学生认为继续占领可以对政府施加压力,但事态显示政府不为所动,学生已经处于政府的对立面。群众运动搞到损害市民利益,愚不可及。但市民除了怪责占领运动,也会归咎政府无能。政府应该思考的策略是让学联取得一定成果,向支持者交代。

《星岛日报》则以《港九大塞车怨声载道》为题,指出占领运动严重影响交通,影响上班上学、商户营运、救援服务。但另一片报道则说“占领旺角”人数渐渐减少,金钟道更出现零示威者。

《星岛日报》社论表示,希望“示威者见好就收保阶段性成果”,并认为占领行动如果只懂进不懂退,运动持续下去只会让民意支持度日益下跌,最后失败收场。

《大公报》头版则关注小商户起诉占中发起人戴耀廷一案,并引述协助商户索偿的香港公民行动主席陈财喜的话说,不同行业的商户已准备就“占中”影响追讨损失。

报道中说,香港中小型律师行协会会长陈曼琪认为成功获偿机会不低,但前律师会会长何君尧认为审裁处没有足够权力处理与“占中”有关的违法行为、政治和法律等复杂观点,难以向“占中三子”等人索偿。

《文汇报》以《激进派骑劫“占旺”》报道说,旺角“占领”现场学生只有寥寥数十人,周围都是“热血公民”、“人民力量”、“驱蝗行动”等激进反对派团体的成员和其它看热闹的市民。并引述消息人士的话说旺角的“占领”活动实际上就是由这些激进反对派组织在幕后操控。

《文汇报》社评则指出,学联的头头们没有诚意对话,不断节外生枝制造矛盾,并认为“无论对话的结果如何,政府都应该在适当的时候果断依法清场,恢复正常的社会秩序”。

《东方日报》社评则表示,“占中”引发后遗症,社会和谐不再、族群撕裂,并沉重打击经济。策划者为达到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令香港到了“和尚打伞,无法无天”的地步,必须要为此负责。

《苹果日报》则以头版报道梁振英2011年收受秘密款项涉及“非法回佣、出卖股东、未有申报、秘捞特首、利益冲突”五宗罪。报道引述廉政公署前调查主任的话说,梁振英违反《防止贿赂条例》及行会申报规定,促他辞职下台。

《明报》也报道,梁振英收澳洲企业半亿报酬,但梁未向港府申报。特首办回应说,其与澳洲企业签署的协议是离职协议,绝不涉及任何延后报酬,协议签订后,梁从未向该企业提供任何服务。

《星岛日报》则引述法律界人士的话说,梁振英有没有违规,要视乎他有没有向其它董事及股东披露协议。律师汤家烨说,虽然特首办回应说梁振英并无向该澳洲企业提供任何服务,但他与澳洲企业的秘密协议规定梁有法律责任提供“推荐人和顾问”服务。

▲德国之声(DW)10月9日报道:梁振英隐瞒收入再陷丑闻

澳大利亚媒体周三爆料称,香港特首梁振英上台前夕曾与该国一家企业签署过秘密协定,并得到5000万港币报酬。问题是,梁振英为什么向港府隐瞒了这笔收入?

(德国之声中文网)香港特首梁振英在最近的占中抗议活动中形象受损,示威学生曾提出请其下台的要求。而现在,这名受困的行政长官又面临新的麻烦:一个事关“诚信的大问题”,至少香港反对派这样认为。事情的原委是这样的:

梁振英于2012年在香港商界精英的支持下当选特区行政长官。澳大利亚Fairfax Media周三报道,在竞选特首开始后,也就是2011年12月,梁振英同澳大利亚UGL工程公司签署了一项合同,从该公司分两次得到总共5000万港币的款项,而两笔款项支付的时间分别在2012年和2013年,是在梁振英上台之后。但这两笔钱梁振英都没有向香港政府申报。2011年,UGL以7750万英镑收购了戴德梁行(DTZ Holdings),为得到梁振英对UGL在亚太发展的支持,与梁签署了秘密协定。当时梁振英担任戴德梁行的亚太区主席。

Fairfax报道称,UGL表示同梁振英签署的合约,旨在使他不再扮演竞争者的角色。条件包括梁振英离开戴德梁行后的24个月内,不会撬走管理层、不另立公司同UGL竞争。报道还称,梁振英答应“时不时地”为UGL公司做咨询工作。《明报》报道,该协议表明,梁振英会从2011年底起提供24个月的服务。

特首办公室:商界通行的做法

消息曝光后,梁振英办公室在一份声明中作了辩护,称那是一份“秘密的商务协定,做法在商界通行”,“梁振英先生在签署该协约后,没有向UGL 公司提供任何服务”。该声明还补充道,“在我们现行的制度下,没有任何规定要求梁振英先生对以上协定进行声明”。特首办公室还说,假如梁振英输掉特首竞选,他才会为UGL担当顾问。

UGL工程公司也发出另一份声明,称那是一份标准的秘密商务合作,旨在“保证遵守非竞争和不挖人才的义务。”

泛民可能弹劾梁振英

周四,香港反对派对梁振英的做法表示震惊,不理解当上特首之后的梁振英为什么没有向公众说明他的这笔收入。泛民议员毛孟静对法新社说,“这里尤其体现出人格正直的大问题。”“你能够想象身为政治领袖的奥巴马会为某家公司搞咨询吗?”另一名议员何秀兰则呼吁立法会就该事件展开调查,并认为梁振英应该对香港民众做公开解释。“仅仅发一份声明不足以打消公众的所有疑问。”

《明报》报道,公民党主席梁家杰说,泛民有可能在立法会使用“权力与特权法”要求对该事件展开调查。他说,梁振英不仅有诚信问题,同时也违反了问责官员的披露守则。如果证据足够的话,能成为泛民弹劾梁振英的理由。

香港廉署前调查主任、民主党总干事林卓廷表示,事件是很典型的“非法回佣”,质疑梁振英的做法损害戴德梁行的股东的利益。

【民主中国首发】时间:10/9/2014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