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戎在望 不知君子于役 8.7

(漕运场景)

俾斯麦云:“真理只存在于大炮的射程之内。”到1839年底,林则徐和义律之间的关系逆转了,现在义律变成了义正词严的一方,而林则徐只能靠无力的天朝式词藻左支右绌。两艘轻型护卫舰就足以使天朝毛骨悚然,虽然仅对前线兵士而言。对于大宪,皇上的心情远比大炮的咆哮更加可怕一一炮弹毕竟不会直接砸到自己头上。皇上的“长远之谋”很快传谕下来,要他伺机断绝茶叶、大黄贸易,治死夷人。他拼命地去捞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上了一道洋洋万言的漕运改革计划,照旧是一贯的浮夸作风,先夸张地说往北京储备一石漕粮要折损南方“数”石粮食(据《剑桥晚清史》估计,因为贪污、制度性、技术性原因,漕粮的折损大约在30%至40%,远没有这么夸张);信誓旦旦保证自己会稳操胜券,每年多赚数百万两银子不说,可以令“漕弊不禁自绝”,解决朝廷的“万年至计”。

可这一次皇上根本不予理彩,奏折上没有任何批示,连“知道了”都没有。不久,皇上以他在湖广总督任内修筑的堤坝决了为由,免了他两江总督一职。他只好封了港,断绝了与英国的贸易,驱逐所有英商离境,义律要求中国政府赔偿中国行商所欠英商的货款“数千万元。”至于中国水师劫杀英国商船诸事,“日后英吉利与天朝自有理论!”

几天后,皇上的又一封上谕来了,既然都已经“六战六捷”,手上还握有茶叶、大黄这对王炸,那还和红毛夷通个铲铲的商,“区区税银,何足计论”,什么交凶、具结,放屁脱裤子!“英咭唎国贸易停止,所有该国船只,尽行驱逐出口……(各夷)倘敢包庇英夷,从重治罪!”

林则徐接旨后“下忱感栗,莫可名言。”然后第一时间把坑爹的关天培一块往火坑里拉:“咨会提臣关天培钦遵办理。”

(想象中的水师船)

官宪们很快进入丧心病狂状态,兵丁们到处抓“通夷汉奸”。究竟抓了多少人已无法统计,这些人一部份被家属或亲朋花钱赎回家(一个叫蒋大彪的水师军官因为干收钱放人的事捞外快,以“卖放烟贩”丢了官);另一部份无人赎问的被关进牢里,从此无人问津;还有一小部份被官宪提审,砍头充军。我们找到这段时间内他亲自审判的一些“汉奸”案例:有一群村民载了七口猪和一百多只鸡鸭,以及白糖等物想去和卖给英国人,在海上不幸遭遇水师,大部份人跳水逃了,两人被捕,林则徐判他俩“杖一百,充二千里”,房屋田地全部抄没;另一个在英国船上打杂,每月挣五块工钱的“汉奸”,攒了钱欢天喜地回家探亲,不幸被告发抓获,也是同样判决。

残酷对待自己治下百姓,连义律都出来抗议了,称值此艰难时刻,英国人非常感谢“幸有内地人民不辞接济”,中国官宪捉拿他们,英国领事决不袖手。也许是这封信刺激了林则徐的神经,水师开始在岸边和洋面上搜捕落单的英国人,但只抓到15个印度人。但是有一位叫记里布的英国商人,受他朋友的邀请去广州,就是向林则徐“投降”具结的那位船主。记里布以为有朋友保,中国官府不至于刁难自己。他搭乘一条共20多人的载客舢板,船上还有几个美国人,半路遇上官军巡船,不分青红皂白威胁要抓番鬼和汉奸并烧船。船家和中国乘客跳水逃跑,剩下几个外国人开枪拒捕,掩护中国人逃远后又缴械投降。水师登船抓走记里布,没有招惹美国人。(后来几个美国人又放着枪去追,想把记里布救回来,但驾船不熟没有追上。)

(真实的水师船)

记里布很快被投进广州大牢,那里关满了因各式各样荒唐原因被抓进来的人,多数已被屈打成招,供认把鸦片卖给了“不知名的客商”;有些精神完全崩溃,胡乱指认了买主和同伙;有些甚至神经错乱,记不得自己姓甚名谁,乡籍何处?何故坐监?记里布几天内便受尽非人酷刑折磨,中国官员一口咬定他用鸦片和船上中国人换食物,并引诱他招供船家和同船的“汉奸”们是买主,让他供出其下落前来“对质”,可减轻罪责。但记里布一直牙关紧咬,为此他受到难友们的普遍同情和看护。

英国商人们连忙写信给中国官宪,作证称记里布来华多次,从来都只做“正经生意”,而且是受已具结的船主之邀,赴省城帮忙料理业务,现被官宪“强留冤枉”,请官宪放回。同时义律也发来公函,要求释放记里布。英国商人显然错误地判断了林则徐的行为方式,他们在信中强调记里布乘坐的是汉人的船只,而捉拿记里布的巡船上都是满人,想用同胞之情打动林则徐。但这样一来反而使林则徐害怕背上排满的罪名,一口咬定记里布卖鸦片,要等他将买主及船主供出对质之后,才能给答复。他释放了先前抓捕的15个“黑奴”(印度人),称这些人是被天朝搭救的“遭风水手”。(落单印度人在中国海岸都这么自称,他们大多来历不明,中国官府一般把他们送到广州十三行交外商处理,他们就此留在广州谋生。可现如今这个节骨眼上,他们来得实在不是时候。)

这一天是1940年的元旦,义律上校也许并不想用战争威胁来开启一个新的年头,在同胞心中,他固执而又感情用事的人,有时过份地迂腐。

可是一个星期过去了,天朝方面仍然没有释放记里布的一丝苗头,义律和史密斯又开着军船到沙角炮台来向关天培投书,这次关天培学乖不敢拒绝了。

(十九世纪澳门模型)

现在,轮到义律来对林则徐进行说教了,信中指责林则徐“难为正经贸易”,后果自然是“鼓励违犯卖者”。针对林则徐放了15个遭风之人就开始充圣人,义律略带嘲讽地说:自己前些天被天朝赶得无处安生时,还救了30个海上遇难华人,并送他们回家。“供领事之职以来,已将洋面遭风难民数百人口,先后送回。且日后不论英国与天朝相和交通与否,亦必时常同行,盖拯救人命,本为正理所当,不可不然,而不能因而取赞耳。”

信中义律要求释放记里布,停止抓拿卖食物给英国人的内地人民,赔偿拖欠英商货款。

另一封信来自司令官史密斯上校,用更生硬的口吻“谨请即将记里布释放,送到远官船上收领。而远官在此湾泊,将安等两日。”

两封信格式仍为“禀帖”,落款处都特地注明:“由英国水师船上禀”。

此时的林则徐想必已经慌了神,连忙将记里布从牢里放出,交给十三行的洋商们。但嘴上还要拼命抵赖,宣称要继续“严拿奸民”,让英国人“饥不得食,系尔自取”,饿死活该!但实情是后来的好几个月里,不仅食品买卖恢复正常,连也“烟犯”也不抓了。至于记里布,他说本计划“即日送回”,然而“尔竟强讨,假使稍迟释放,试问尔欲何为?”

所以记里布我偏不放,“仍令暂为留候”,最后,他大骂史密斯“何物”,也敢给天朝上宪“具禀”?将史密斯的信“掷还”。

次日,义律的信全文抄录如下

领事义律敬字:

倘若明夜之间以先,果能将英国无辜商人、现已十一日拘留者记里布一人安行送回,则义律能保本国师船平安无事。倘不将记里布限内送回,刚义律不能保无事,且以后所有干系,责即在官宪而已。盖无辜拘留无罪之人,既请释放不放,斯实与相战无异矣!

林则徐没有回复这封信,当然他有足够的理由,因为这封信不合“禀帖”的格式。至于记里布,则赶紧打发船送上英国军舰去了。《澳门丛刊》详尽报导了此事,在省、澳华夷两届引起轰动。

正在这时,皇上连续发来上谕,内容大同小异:让他断绝茶叶、大黄出口,“制其于死命”。皇上要求立即驱逐所有英国人,邓廷桢被调任云贵总督,林则徐“简调两广总督,责无旁贷,务当趁此警动之机,为一劳永逸之策。至于区区关税之盈绌,朕所不计也!”

林则徐“跪诵之下,感懔弥深。”当邓廷桢奸笑着和他交接时,估计他想死的心都有了。风传“英夷祖家兵船十二只,孟买兵船十二只不日开来。”他并没有断绝茶叶、大黄的出口,而是向萄澳总督求救,请他兴兵攻打英国人。那一位岂是傻子,无路可走,他该如何听天由命呢?

欧阳小戎-赞赏-打赏-转账 欧阳小戎-公众号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