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14日(二)

中国反腐是个失官心而得民心的事。对于这个结论,最近我因故参加了两次亲友们的宴会,从中有了更深切的体会。

十月初,我参加一次农村亲友的宴会,席上基本都是身处乡下或外出打工的底层民众,他们谈及反腐时,那个畅快舒心的样,真如他们自己中了个头彩。他们将从坊间听到与新闻上看到的各种有关反腐材料,经过自己想像的加工,变成了一道道下酒的佐料。只见他们一个个喝着酒,眉飞色舞地互相交流着各种反腐事件的故事,大大烘托着席间的热烈气氛。

与农村酒宴上村民热议反腐相对应的是县城小吏宴会的沉闷。我日前参加了一个在县城的同学与朋友的小公务员们的聚会,席上均为基层小吏。整个宴会期间,那种沉闷让人有窒息之感。由于入席者都是同学朋友,大家言谈虽不热烈但也还算坦诚。这些小吏在喝酒时自然谈及近来的反腐,一个个忧怨之情似乎难于遮掩。从所谈来看,他们最大的不满是各种收入减少了,吃喝玩乐不能那么随意了。虽然他们自身未必就能贪腐到多少东西,因为他们是基层小吏,权力不大,但以往体制性腐败所带来的分利,在现今重拳反腐下也受到了影响,这让他们产生渔池之殃的感伤。也因此,他们非常怀念过往二十来年官场生活,他们尤其怀念上世纪九十年代与本世纪初期,他们为官的扬眉吐气,乃至飞扬跋扈,以致他们对9月29日中央一个音乐会上一批退而不休的老人出场而感到激动。可见,他们对重回那个时代心向往之。当时,酒席间虽也有个别小吏对此不以为然,甚至也表示对过往岁月的官风的厌恶,但那显然是酒桌上的另类。看到一桌小吏喝酒言谈的情形,真让我对官心与民心之天壤悬隔而生感慨。

从近日参加农村与县城的两次宴会的不同情形,我感到中国反腐其实走在一条得民心与失官心的非常危险的路上。具体危险表现于反腐者所主导的反腐之路的可持续性的危险,反腐者在官僚体制内权力稳固性的危险,反腐者自身及其家人人身安全的危险。

一种得民心而失官心的反腐为什么会带来如此的危险?原因就是反腐触动了既得利益集团,危及了中国业已坐大的权贵集团的延续。试想,如此县级小吏,尚且思念上世纪九十年代的官威与官利,可以想见那些身居高位在九十年代以来呼风唤雨之徒,会何极留念那种岁月。所以,至今在官僚集团中,九十年代成长起来的权贵势力仍顽固地推崇“三呆表”,甚至公然以此来反抗现时的反腐与新政。由于有这种顽固反动的权贵势力阻扰,决定了反腐必然难得官心。从历史来看,无论是秦国商鞅变法,还是秦朝李斯革新,还是宋朝王安石变法,还是明朝张居正变法,以及近代的戊戌变法,再到当代的胡(耀邦)赵(紫阳)革新,可以说没有一个能够善终的。这些主导变法革新者最后要么是黯然下台,要么是身陷牢狱,要么是身首异处。虽然,他们的变法与革新对历史起着推动作用,但他们自身的结局的确是让人伤感的,其中原委正是遭到了顽固反动的既得利益集团的阻止与镇压。

从反腐得民心失官心的事实可以看出,中国今日社会存在着民心与官心的矛盾对立。所谓民心就是指普遍民众的愿望、信心与认同度,而官心当然就是官僚们普遍的所思所愿所求。官心与民心在对待反腐上截然相反的一种态度,反映出民心对反腐的认同、欢呼与支持,而官心对反腐的消极、抵触与反抗。出现这种相反态度,揭示着中国官僚与民众存在利益上的对立。从历史来说,中国传统文化一直强调官心与民心的统一,强调官心要反映民心,官心要以民心为心,即所谓“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正是说明官心唯民心自从。从现代政治学来说,权力是公民部分权利的让渡,官僚是公民聘任的公仆,按理是不允许出现与民众对立的利益的,而应该遵守“权为民赋”,“权为民用,利为民谋,情为民系”,使官心体现民心,实现现代意义上的官心与民心的统一。然而,现实上却出现对反腐问题如此泾渭不同的态度,可见中国官僚与民众对立到了何种程度。

中国在反腐问题上官心与民心的对立,深刻地反映了中国社会的撕裂状况,说明中国官僚集团已经背离了公权的服务职责,将公权异化成谋取利益的工具,并且已经结成了强大的官僚利益集团,出现与民间截然对立的权贵阶层。面对这种对立,显然反腐不能指望官僚自身来进行。虽然反腐是由官僚中少数理想主义者发起,但要想持续下去,并取得最后的成功,动力显然不会在官僚内部,而只能在民众中。

那么,如何才能将民心转化为推进保障反腐成功的现实动力?从世界各国反腐的成功经验来看,民心得以变成强大的社会变革力量,首先要畅通言路,即能够让民心得到充分表达,使民心得到真切的反映;其次、要保障公民集会、游行与结社的基本权利,让民心能够聚集起来。只有聚集成群的民众,才能形成现实的社会变革的力量,否则民众就是一盘散沙,民心就不成其为一种力量;再次、要给民众以选票,使他们能选举出代表自己利益、愿望的公职人员,清除那些背离民心的官僚,使官心真正成为民心的反映,与民心达成统一。

当此中国反腐日益陷入困局之际,我们应真切认识在反腐问题上官心与民心的对峙,了解中国时局的险境,努力通过顺应民心的方式,凝聚社会反腐力量,攻克官心对反腐的阻扰,使中国最终化解危险,突破困境。

文章来源:东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