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略论中国的民族问题(之一)

Share on Google+

今年4月,北京大学教授马戎发表长文“21世纪的中国是否存在国家分裂的风险”,再次提出取消中共对少数民族实行的民族区域自治制度。

按照马戎,中共自49年建政以来,采用苏联斯大林的民族理论以及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和民族政策,这就强化了各民族的民族意识,助长了分离主义倾向。

马戎认为:“我国存在的真正的民族分离主义隐患,并不在于那些实施恐怖袭击和制造街头骚动的极少数暴力分子,而在于部分少数民族干部与知识分子队伍内心中以斯大林民族理论培养出来的现代‘民族’意识,加上现有的‘区域自治’制度和少数民族干部的特殊培养机制,这就使我们对中国出现国家分裂的风险绝对不能掉以轻心。”

为了解除隐患,马戎主张,取消民族区域自治,淡化民族意识,保留“中华民族”的概念,把56个“民族”改称“族群”,以“中华民族”为核心认同建立一个全体中国人的“民族国家”。

国内学术界专门研究民族问题的人不多。相比之下,马戎的观点就算影响很大的了。包括一些自由派知识分子也对马戎的观点表示赞同。在海外,连不少异议人士的观点都和马戎很相似。

他们也认为在处理民族问题上,中国应该学美国——美国就没有什么黑人自治区、西班牙人自治区嘛;要说自治,未来中国民主了,地方都是自治的,不需要再专门搞什么民族区域自治,如此等等。

这就不能不引起我们高度重视了。例如西藏问题,达赖喇嘛主张真正自治,我们也支持达赖喇嘛的主张,批评中共的民族区域自治徒有其名,名不副实。可是按照马戎这派人,问题不在于民族区域自治不落实,而在于民族区域自治本身就不应该。这样,一派人主张实行真正的自治,另一派人却主张连徒有其表的自治都该取消。两派主张南辕北辙,截然相反。

现在印度达兰萨拉流亡藏人社区主编中文网站《西藏之页》的桑杰嘉先生也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特撰文呼吁流亡政府认真应对。前年,我曾经发表两篇短文对反驳马戎的观点;现在看来还不够,还需要对这派主张做进一步的分析与批评。

其实,马戎一派主张的逻辑很简单。他们也承认中国是个多民族的国家,就算不说有中共辨识的56个,照辛亥革命时期说的五族共和,中国至少也有汉满蒙回藏五大民族(顺便一提,这里所说的回族,不单是指例如宁夏回族自治区的回族,而且是泛指所有的穆斯林,包括大量的新疆维吾尔族人)。

这就是说,在中国十几亿人中,确实存在民族差异。按照马戎一派的想法,实行民族区域自治是基于对差异的承认和保存,但同时也是把差异固定化,其结果就会把差异强化;这就会助长分离主义,威胁国家统一。因此他们主张淡化差异,缩小差异。

这里暗含的前提是,一致比差异好,统一比分裂好。问题是,这些前提本身就不一定靠得住。差异固然是冲突的源泉,灾难的源泉,但也是创造的源泉,繁荣的源泉;统一固然是一种价值,但不是最高的价值,人民的自由与福祉高于统一。这就是说,作为目标的一致和统一,都并不是至高无上,无可置疑的。

另外,这里还有个手段的问题。就算我们所追求的一致和统一都是对的,那么还有一个我们用什么手段去追求的问题:是用和平的手段诱导的手段,还是用暴力的手段强制的手段。

不错,你可以说,在历史上,中国就是一个多民族的统一国家。大一统是我们中国人的一个政治文化传统。但问题是,古代的大一统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这个问题很重要,也很有趣。我打算在下一讲谈一谈。

Radio Free Asia (RFA)《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2011年7月6日

《胡平文库》时政·观察

阅读次数:1,30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