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四首歌词与五十八年前的今日

Share on Google+

达赖喇嘛

1959年3月17日夜里,尊者达赖喇嘛离开拉萨,踏上流亡之路,今已五十八年。

“……天黑以后,我最后一次来到专门供奉大黑天的佛坛前,他是我的护法。我推开沉重而吱吱作响的门,走进室内,顿了一下,把一切情景印入脑海。许多喇嘛在护法的巨大雕像的基部诵经祷告。室内没有电灯,数十盏供灯排列在金银盘中,放出光明。壁上绘满壁画,一小份糌粑祭品放在祭坛上的盘子里。一名半张面孔藏在阴影里的侍者,正从大瓮里舀出酥油,添加到供灯上。虽然他们知道我进来,却没有人抬头。我右边有位僧人拿起铜钹,另一名则以号角就唇,吹出一个悠长哀伤的音符。钹响,两钹合拢震动不已,它的声音令人心静。我走上前,献一条白丝的哈达。这是西藏传统告别仪式的一部分,代表忏悔以及回来的意愿……”——尊者达赖喇嘛自传《流亡中的自在》,关于1959年3月17日的叙述。

【誓言】[1]

那个晚上
月光迷朦
穿过家乡的月光
他去远方流浪
月光下的神明啊
请你作证
我要在今生和他重逢

只为我的心中
有他留下的念珠
啊,一百零八颗念珠
是一百零八个等待的心愿

那个晚上
河水冰凉
走过家乡的河水
他去远方流浪
河水里的神灵啊
请你作证
我要在今生和他重逢

只为我的心中
有他留下的念珠
啊,一百零八颗念珠
是一百零八个等待的心愿

2000-3-10,拉萨

【回家】

在一个寒冷冬天
风暴卷走了经幡
我的神鹰啊
它被魔鬼所伤
它惊飞的样子
我想起来就会流泪

许多年已经过去
大地弥漫着香火
我的神鹰啊
它在哪里养伤
它疼痛的样子
我想起来就会流泪

嗡嘛呢叭咪吽[2]
嗡嘛呢叭咪吽
回家吧
让我的神鹰回家吧
回家吧
让我们的神鹰回家吧

2000-3-10,拉萨

【在路上】[3]

在路上
啊,在路上
我热泪盈眶
怀抱人世间最美的花朵
赶在凋零之前
快快奔走
献给一位绛红色的老人

他是我们的益西洛布
我们的衮顿
我们的贡萨确
我们的嘉瓦仁波切
在路上
啊,在路上
我热泪盈眶
怀抱一束最美的花朵
献给他,献给他
一缕微笑
将生生世世系得很紧

2008-7-6,北京

【拉萨越来越远】[4]

我的喇嘛
今夜很冷
想起三月的那夜
像今夜的冷
走到吉曲河边[5]
倾听流水声音
是不是像那夜的流水
其实在哭泣
随波逐流啊
我们随波逐流
拉萨越来越远
拉萨越来越远

我的喇嘛
今生真短
想起多少人的一生
比今生更短
伫立喜德废墟[6]
目睹盛景幻灭
是不是如生命的盛景
其实在消逝
随波逐流啊
我们随波逐流
拉萨越来越远
拉萨越来越远

2016-2-17,北京

注释:
[1]这首歌词由友人Rdo Rje Lha译成藏文,并由境内藏人歌手才让东珠谱曲、演唱。
[2]嗡嘛呢叭咪吽:佛教观世音菩萨心咒,又称六字大明咒。尊者达赖喇嘛被佛教徒认为是观世音菩萨的化身。
[3]这首歌词依据1995年写的同名诗改成。由友人Rdo Rje Lha和卓嘎译成藏文,并由旅居美国的流亡藏人音乐人Techung(札穹)谱曲,歌名Lam La Che (On the Road),于2012年7月6日尊者达赖喇嘛77华诞之日,以歌唱的方式敬献。
[4]这首歌词由中国独立音乐人白丁谱曲,音乐作品即将完成。
[5]吉曲河边:吉曲是藏语,幸福河,指拉萨河。

[6]喜德废墟:位于拉萨老城,原为喜德寺(经学院),毁于1959年、文化大革命及之后,成了废墟。目前被中国当局改建为重写历史的博物馆。

(本文为自由亚洲博客,转载请注明。)

《看不见的西藏~唯色》2017年3月18日

阅读次数:1,18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