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20日(一)

近年在中国各地经常发生了村民与村政府的冲突,市民游行等的公民维权活动。我也在大陆看过这些活动。在中国没有集会自由的情况下,他们展开的这样强烈和韧性的斗争在日本也是少见。我认爲他们的活动是值得敬佩的,日本人应该学习他们的勇敢和挑战精神。

各个维权活动都是表现中国公民维权的正当性,从他们的活动,我能感到中国公民的正当要求和他们顽强不屈的斗志。但虽然他们的活动有很多共同点,但是他们之间能够团结起来的太少。即使村民们展开了强烈的斗争,也只是一个村的斗争,不能形成更大规模的斗争。广东乌坎村的斗争,引起国内外很多人的关注,但结果是乌坎的改革只在乌坎,其他的农村包括乌坎的邻村还是老样子。

同样,大陆的不少民间机构也一样。在大陆从事维权、环保、女权主义等活动的民间机构,他们同一个领域内的同行之间也不容易团结,我常常听到他们之间互相谩骂,很少有人会推荐给我另一个同行。不同领域之间更没有关系。比如说,从事环保的民间机构不认识从事维权的有名的民间机构。我说不认识的意思是他们完全不知道那家民间机构的名字,活动的内容。

互相不认识的主要原因是他们受制于中国的媒体政策,不能宣传他们。不少民间机构,只用他们的网站介绍活动的具体地点和时间,但也会受到警察的介入,所以主要向朋友介绍。这样的话,很难向从事别的领域的人介绍他们的活动。当然在大陆也有一些对别的领域感兴趣的市民活动家。例如,从事艾滋病方面的常坤、在立人乡村图书馆工作的黄宾等不少人士。但他们也常常受到官方的压制,活动没有完全的自由。

不团结是大陆市民活动发展上的很大的瓶颈,有很多负面影响。其一,力量有限。其二,即使他们受到警察的压力,也不能做有效的抗议活动。其三,很多方面的消息局限,很难把他们自己的活动列爲一般的公民社会的意义上,所以很难设定和发表他们的活动目标。其四,他们要扩大活动范围的话,只能利用跟政府的关系,这往往使他们变爲“官方化”等的。

不团结的原因应该有很多方面。这不只是在大陆的事情,例如在海外从事民主化等活动的中国人的民间机构也存在同样的问题。但在大陆的话,不团结的最大原因还是政府的阻碍。这次香港的游行,我没看过人数规模那么大的市民活动,如果在大陆的市民游行有那么大人数规模的话,对中国政府的压力肯定很大。中国政府从来特别警戒公民之间团结起来,形成规模大的势力。这样有利于中国政府,但不利于中国公民社会的健康发展。我看了雨伞革命,感到目前中国公民社会最必要的是要团结起来。就是以思想的一致爲团结的前提是跟目前的情况不合适,而是要以团结爲思想。

文章来源:东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