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引述《Mahoutsukai (魔法使い)》之铭言:
: 香港人虽然勇敢,但到底还是手无寸铁
: 中南海要是一怒之下发狠,下场恐怕是横屍遍野后戒严收场
: 鬼岛的国民革命军就算在烂,也是反共起家
: 依法应该要想办法支援沦陷区民众不是吗?
: 外交部和国防部是不是应该办法偷运武器和补给入港支援港民武装?
: 因为这次民气可用,就算反攻大陆不成,说不定至少有办法收回香港
: 有没有台湾政府是不是有制定实质的军事援港计划的挂阿?

不用,其实这理解相反了。

你想的应该就是像枪炮械弹那种“武器”或者“热兵器”。
但是街头抗争其实是完全相反的,他是冷兵器战争。

大家都知道现代战争中,到处都是破坏力强大的械弹,空军,火炮,战车等极度专门化的兵器。这是我们现在认识的战争。但在街头抗争中,这些东西一概就不能用,不论抗争或镇压的双方,都有以下的限制。

1.避免杀人,因为在传媒发达下,杀人方会在道德和舆论上失利
2.对攻击装备有限制,例如用水炮,警棍,橡胶子弹,催泪弹,胡淑喷雾,压制致命性,而且会抓战俘(拘捕)
3.防禦装备被实用性提升, 头盔, 盾牌(警察用), 护甲, 面罩等面对非致命攻击时都很有效

在这种环境下, 差不多是还原到人类最古代的战争方式, 团体战, 白兵战, 仔细留意的话, 防暴警察所使用的战术, 本身就很有古代战争的味道。防暴警察会结成现代战争不会用的方阵, 然后把盾牌置前, 以盾牌向前压迫, 这其实就是古代希腊罗马时代的重步兵战术。而发射催泪弹的, 就是投掷镖枪的散兵, 同时也会有没有装备盾牌的警察支援, 大家的任务是不一样的, 那些就是轻步兵别动队。

如果有留意外国的街头运动, 会发觉很有趣地, 抗争者慢慢也针对这种方阵发展出对应的战术, 也许是他们当中有读历史的人, 找到其相近性吧? 很多古代会有的战术, 在现代被重新发现。

举个例子就是使用重装备和盾牌的防暴警察, 他们的防禦力坚强, 是源自其队形的密集和纪律, 而弱点就是欠缺机动性。所以会出现像是抗争者对他们进行佯攻, 然后和他们刻意缠斗, 溃散, 诱惑他们追击, 因为一追击阵型就无法维持, 便预备好另一群人从侧冲击, 就有实际上击溃了防暴警察并夺去其装备的例子。

镇压和抗争两方用的装备, 基本上全是冷兵器, 所以针对冷兵器的方法, 突然也变得很流行. 例如针对棍棒的防禦, 针对盾牌的突破方式, 这些智慧和技巧都不可能用於现代战争, 却在现代找到另外的安身位置。

像今次香港的学运, 最有意思的是战术的进化, 抗争者将警方留下的抗马(防禦工事), 倒过来变成自己方的防禦工事。也出现了包围, 反包围, 佯攻引人集中后, 突击另一个据点这些战术. 到底为何这些年轻人能够有这样的变通能力, 我想也许是因为, 这些在电玩中长大的世代, 很早就玩过即时战略游戏, 从中已经让他们一些战术观念深入骨髓也说不定。

上面的例子展示的是, 很讽刺地, 大家认为在现代战场上派不上用场的东西(常说的“空军炸完就打完了陆军有甚么用”), 例如步操, 列阵, 刺枪术, 却会在社运(或镇压社运)产生很巨大的用途。这些东西用在战场上是过时的, 在社运上却是当令的. 故此有义务役的国家, 例如南韩, 社运都会比较激烈, 例如韩农对抗全球化那次, 香港第一次见识到这种形式的抗争, 香港人之前认为, 街头抗争就是无序的“乱民”, 但韩农却表现出, 经历过多次历练后, 抗争者可以进化为一群有纪律和战术的“部队”。

也许台湾人能贡献的, 关於这些经验和智慧, 或者能从军事生活学到的某些东西, 才是最有用途的也说不定。

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