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市场经济中,政府的手应该越短越好,如果今天政府的手为了某种“善意”的目的伸了出来,那么明天它同样可以因为另外一种理由伸出那只手。政府永远不是解决问题的良方,因为政府本身就是一种问题,就是一种恶。

在共识网上读了王开石先生的《凯恩斯主义到底是什么?》一文,其中有关本人拙文《凯恩斯主义是补药还是毒品?》中的数据的错误,我在此向广大读者表示歉意并向王开石先生表示由衷的感谢。王开石先生的文章非常中肯、客观。但是我想首先指出,文中有关政府在经济正常运行后退出干预的描述其实是凯恩斯本人对其干预手段的理想假设,但是凯恩斯主义和凯恩斯的设想是不太相同的。

凯恩斯主张政府应运用财政政策与货币政策,以抵销短期景气循环对于人民就业及所得所造成的负面影响。他确实主张在市场回归正常的时候政府就应该把主导权还给市场,但是请注意这是凯恩斯本人的观点,而不是凯恩斯主义的观点。

凯恩斯主义(也称“凯恩斯主义经济学”)是建立在凯恩斯著作《就业、利息和货币通论》的思想基础上的经济理论。主张国家采用扩张性的经济政策,通过增加需求促进经济增长。即扩大政府开支,实行财政赤字,刺激经济,维持繁荣。(来自百度百科)

现实

从百度百科描述的“维持”一词,我们可以断定,凯恩斯主义目标绝非仅仅是使市场运行回到正常轨道,他们的目标是把市场保持在“繁荣”状态,自由市场基本不可能长期在一个状态。为了达到并维持“繁荣”,必须保持货币的流通速度,如此一来,政府必须保持不寻常的信贷规模,不断给各种金融机构泵入资金或“强迫”各种金融机构进行信贷。典型手段就是降低利率,由于利率标准的降低,各种金融机构不得不扩大借贷规模,这样的行为首先削弱了金融机构对于信贷风险的评估,大家都知道市场行为是有风险的,最明显的特征就是银行相比原来有着更高的坏账率。

在不太严重的情况下,政府会向金融机构注入流动性以维持其“正常运转”并维持借以越来越庞大的“非正常”信贷规模。这样虽然暂时“保住”了“繁荣”,但是使真正的市场的低迷变得更难治愈,因为政府的措施把市场往“非正常”状态越拉越远。

此时由于内在的危机不断加深,政府再也不愿意用注入流动性的方式来维持“繁荣”,这是他们使用了更彻底的方式—国有化。以下是最近的事例:

【新华社伦敦10月9日电】(记者 陈文仙)英国政府8日紧急公布了一揽子银行救助计划,政府将向英国各大商业银行提供高达500亿英镑的资金,此举是英国政府应对金融危机不得不采取的空前而特别的计划。英国头号房贷抵押银行——苏格兰哈利法克斯银行就成为最大的受害者,最终在英国政府的直接干预下被英国莱斯银行以120亿英镑的价格收购;另一房贷抵押机构——英国布拉德福德-宾利银行也随后被迫收归国有。( 2008年10月10日 )

这是为什么导致情况越来越糟糕?是政府干预吗?严格来说不是,而是政府的错误干预。政府干预市场时并没有准确预料那些领域需要干预,怎么干预。当干预遇挫时,政府往往认为还有东西需要干预,而干预了新东西后,新问题又出现了,这时政府又多干预了点,如此循环往复,一个存货在干预主义下的市场经济就逐渐成为了计划经济。

道德

凯恩斯主义也有着严重的道德缺陷,首先凯恩斯主义主张低通货膨胀和高就业率这两者更重要的是高就业率。(如图)

shiyelv这时候由于目标是降低失业率,所以政府为了刺激就业也增发了货币,这时候虽然失业率降低了,但是却提高了通胀率,通胀说得直白点就是货币贬值。这样的措施抢夺了了拥有储蓄的人的财产,虽然并没有降低他们的储蓄数额,但是由于货币的超额发行造成了货币贬值,所以拥有储蓄的人的财富缩水了,有工作的人被迫降低了实际工资,虽然货币工资没变(反而可能略有上涨)。政府的救市措施对于这些人是非常部平等的,这实际就是政府强迫社会一部分人去救济另一部分人,是侵犯个人权利的。那些通过合法取得的财富不应该被某个人或是某个组织以任何理由抢夺。

过大的货币流通量减弱了人们手中持有货币的购买力,但是过多的货币却不会平等地由政府发放给市场中的每个主体。比如08年的美国经济危机,奥巴马政府向濒临破产的通用汽车公司注入了大量资金,虽然这拯救了通用汽车,但是这对于其它没有获得救助的企业是不公平的,大家在一个市场、一个规则下进行竞争。这个企业凭什么获得政府的救助?难道就是因为它提供了大量的就业岗位吗?

在市场经济中,政府的手应该越短越好,如果今天政府的手为了某种“善意”的目的伸了出来,那么明天它同样可以因为另外一种理由伸出那只手。政府永远不是解决问题的良方,因为政府本身就是一种问题,就是一种恶。

我们对于国家的结论便是最小化的政府,限制在提供保护以制止暴力的最小功能上,如偷窃、诈欺,并且监督人们互相订定之契约的制行等等,这些都是正当的;但若再进一步的扩张国家,便会侵犯到个人的权利,这便是不正当的;最小化的国家便是以这些作为原则。两件重要的意义为:政府不可以动用强制的手段逼迫某些市民去援助其他市民,或是为了政府自身的利益以及进行保护服务而去禁止人们的行动。—罗伯特·诺齐克

来源:共识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