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四项基本原则”是中国政治社会发展的紧箍咒——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

Share on Google+

2018-12-19

四十年前,在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前后,邓小平发表了两个相互矛盾的讲话,一个讲话要人民解放思想,另一个讲话又给解放思想套上了紧箍咒。这两个讲话在这四十年中造成了截然相反的效果。一个鼓励了经济大幅增长,使中国成为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经济体,另一个则严重压制了思想自由,阻碍了中国政治和社会发展。

第一个讲话发生在1978年12月13日的中共中央工作会议闭幕会上,题为《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团结一致向前看》,这个讲话后来成为三中全会的主题报告。另一个讲话发生在1979年3月30日的理论工作务虚会总结大会上,题为《坚持四项基本原则》,这个讲话为改革开放设立了不得逾越的政治底线。

在三个多月的时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使邓小平发表了基调如此不同的讲话?张显扬先生曾在共识网发表的一篇长文,《“四项基本原则”的由来——理论工作务虚会的前前后后》,提供了解释。

根据这篇文章,中共在1979年1月18日和3月23日之间召开了两个阶段的理论务虚会。在务虚会开幕时,周扬传达邓小平的指示:“不要设禁区,不要下禁令。”张显扬先生认为,那时,邓小平生怕与会者思想不解放,不敢讲话。现在看,这很可能就是邓小平想要试探一下,与会者的大鸣大放会不会出格。果然,当第二阶段的理论务虚会结束之后,邓小平变脸了。

邓小平说:“看理论务虚会的简报,越看越看不下去。”邓力群认为,这个会的发言有很多离谱的东西,他举例王若水,说王否定毛泽东思想和毛泽东本人,甚至要“连根拔掉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胡乔木说:“这个会越开越不像样,这个也否定,那个也否定。归纳起来就是五个否定,即否定社会主义、无产阶级专政、党的领导、马列主义和毛泽东。”胡乔木的归纳奠定了四项基本原则的基本调子。

邓小平的政治直觉告诉他,真正的思想解放会危及共产党政权,如果不加以限制,改革开放会出大问题,会挑战和威胁共产党的领导。所以他在3月30日特意做了个“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报告,强调改革开放必须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必须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必须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必须坚持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他强调: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内不允许争论这四个原则,为思想解放和改革开放划下了四条不准逾越的硬杠杠。

但是即便像胡乔木这样的中共党内坚定的保守派也认为,这个已经被载入1982年宪法的四项基本原则实际上是站不住脚的。据鲍彤先生披露,1989年初,也就是被广泛认为自由化思潮最泛滥的时候,胡乔木说:“四项基本原则站不住,迟早要从宪法上拿下来。”

就是这个“迟早要从宪法上拿下来”的东西,制约中国改革开放竟然长达四十年之久!它给整个中国套上了四十年的紧箍咒。邓小平用这个紧箍咒整饬改革开放初期的中国思想界、知识界和文化界,用“未能坚持四项基本原则”为由逼迫党内开明派领袖胡耀邦下台,用“反击自由化不力”为由在六四屠城后软禁了中共改革派领袖赵紫阳。

六四以后的中共领导人从江泽民到胡锦涛再到今天的习近平,无一例外地坚守四项基本原则。江泽民用这个紧箍咒整肃知识分子,严控意识形态领域,拒绝对权力的监督,导致共产党全面腐败。胡锦涛用这个紧箍咒,重判刘晓波,并屡次申明中国绝不搞“三权分立”,不搞联邦制,不搞私有化。习近平使用这个紧箍咒更是得心应手。他严整党内和社会上的异己力量,用党的领导占领了“东西南北中”的各个角落。

习近平昨天在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的大会发言显示,他还要继续用这个紧箍咒来约束改革。他说,四项基本原则和改革开放这两个基本点要“长期坚持,决不动摇”!他的讲话传递了非常明确的政治信号:凡是危及共产党政权、挑战共产党领导的,属于“不该改的、不能改的”,所以“坚决不改”!

四项基本原则是中国政治社会正常发展的紧箍咒。不破除这个紧箍咒,中国不可能站立在文明世界的民族之林。

RFA

阅读次数:81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