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6年毕业于中南政法学院。北京宪政学者、网路作家。2002年前福建执业律师,2003至北京先后任《中法网》内容总监、《新京报》评论员、《法制早报》评论编辑等职务。2002年开始主持《宪政论衡》、《关天茶舍》等著名思想网站论坛。

对于美台关系升温,美国应该激进一些,步子大一些,节奏快一些。美国谴责萨尔瓦多与台湾断交,萨尔瓦多猪八戒倒打一耙,说美国你自己都可以断交凭什么谴责我。美国要恢复美国民国共同体,恢复与民国政府的外交,才能腰杆硬。

台湾人对美台关系升温的恐惧,对台湾成为美国台湾牌的担心,除了看不清共党的“虚胖”外,更在于美国对美国民国共同体的重建,是小脚女人走路。其木桶短板首先在于被“赤化嫌疑”的美国国务院,其次在于川普总统。以基辛格为教主的国务院行政外交体系的马基雅维利主义,现实主义致使美国的核心利益遭受迫害,因为中共政治经济文化体制病毒已经严重侵蚀美国,造成美国的衰落。四十年的基辛格主义,残酷地压迫了美国共和党友台空间,需要杀毒清洗以麦卡锡主义。这种杀毒清洗的必要性,就像二战后美国“失去中国”引起美国国家自我认同的挫败感,造成对国务院系统大清洗大大杀毒一样。

川普、彭斯只有把二战后支持中共和78年后支持中共当做美国自己的疾病,责任在于美国自己时,自己“刮骨疗毒”才是靠谱的。把责任归于中共时,就是不准备对中共怎么样,是不靠谱的,还会苟且,磨磨蹭蹭地给出窗口期。又浪费一段子时间再来一次恼羞成怒。

国际关系大学者摩索根在他的名著序言中论述了1949年中共占据中国,美国“失去中国”造成美国自己国家认同的危机。丢失了中华民国,就像丢了弟弟,搞得哥哥自己懊恼地没法把自己当哥哥。所以50年代对美国国务院系统进行大清洗。美国只能就像这样进行壁虎断腕式求生,与中共的“中美国”脱钩,把自己内部的已经被中共收买或者“蓝金黄”的部分,清扫出去。要想脱钩,要想拯救美国,就要从美国内部大扫除。

在美国内部就因为美国国家利益搞动作,就足以给嵌入美国,把美国当宿主的独裁政权给予致命一击。值得担心的是这条路线不彻底,还在原来全球化促进中共改革的路线上磨磨唧唧。

以中共大部分官员子女在美为例,就知道美国是病毒的宿主。在美国内部为国家利益杀毒清洗,才是致命的招数。一旦跳出美国内部,不讲美国国家利益,讲美国的全球民主责任伦理,就完蛋了,又成为病毒的宿主了。

从目前来看,至少美国发动中美贸易战是没有以毁灭中共政权的安全为目的。唯一表明美国真正地促进中国自由的行动,能力和决心的,是美台关系升温。

有人估计,中共共要搞以战促谈,搞摩擦强迫美国屈服或者降低要求,二者相逢勇者胜。就像赢遍全世界著名赌场的赌徒山本五十六发动珍珠港袭击以摧毁美国海军主力,迫使美国屈服一样。

南宋派使者到大元找忽必烈和谈。忽必烈让护卫从后院抬出一个箱子,说你找找,要是你们履行了其中一条承诺,我就和你谈。川普自以为自己迥然有异于欧巴马,然而过去与中共苟合出卖台湾的“鸡派”,哪一个不是鹰派演变而成的?雷根、卡特、老布希、小布希都是反共友台开始,与共党卿卿我我结束。痛骂共党作为选战策略以获得选票,得了选票上台之后勾勾搭搭。

在共党改革的土地上,鹰的翅膀渐渐沉重,老鹰变成了老鸡。欧巴马离任前说,当川普进来白宫之后,会和我一样。

不能在中国改革开放之格局之外,还是延续,那么就是给出新的时间差,给出新的喘息空间。借助于恐惧中共改革开放崛起而带来的美国选票上台的川普,在用饮鸩止渴的方式。不管更糟糕的长期结果,短期利益盖过长期利益。

民报2018-10-30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