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小戎:华盛顿的粉丝

Share on Google+

原创:小戎在望 修戈待袍泽 2018-12-30

纪念华盛顿的方尖碑矗立在因这位伟大人物而得名的特区,内部陈列了一百多块来自各国赠送的纪念石,在第十层,其中一块刻了中文尤为引人注目:

华盛顿,异人也。起事勇于胜广,割据雄于曹刘,既已提三尺剑,开疆万里,乃不僭位号,不传子孙,而创为推举之法,几于天下为公。其治国崇让善俗,不尚武功,亦迥与诸国异。

余见其画像,气貌雄毅绝伦,呜呼,可不谓人杰矣哉!米利坚合众国之为国,幅员万里,不设王侯之号,不循世袭之规,公器付之公论,创古今未有之局,一何奇也!泰西古今人物,能不以华盛顿为称首哉!

大清国浙江宁波府镌,咸丰三年六月七日

(原文无标点)

文字出自徐继畲《瀛寰志略》,这本小册子对整个东亚影响之巨无法估量,一代一代的中国爱国者们以美国开国先贤们的民主共和理想为理想,为之不懈奋斗凡百余年。自中国开放以来,美国的文明成就是中国有识之士们永恒的参照和目标,巨浪在辛亥革命中达到高潮,而后几经波折,终难免随着意识形态的禁棝而遭尘封。但暗流潜藏于人心深处,哪怕最黑暗和荒诞的年代,亦从未凉歇,并随着中国的再度开放而重新浮出水面。这一切以其说是拜蒙昧时代的先觉者徐谜畲所鼓舞,更不如说是凡夫俗子们基于常识和真相的基本判断之必然。

专制政体之下的官僚,大抵可以概为"贪官"与"清官"两类(虽然中国人对后者已经很陌生了)。贪官依附于皇权中饱私囊,他们精明灵活,长于变通,忠于自己的私利远胜于"国体",由于更少受到意识形态桎梏而眼界相对开阔;而清官则忠于意识形态,常常死心塌地与民为敌,刚愎自用,古板狭隘,残酷无知。

奸滑贪婪与狭隘酷恶渐渐不再界限清晰,两种罪恶向一起揉合,整个官场充斥着既贪婪又愚蠢狭隘之徒,人民没有选派代议士的资格,时间只会加剧这种现象走向普遍化。到了清末,世道的黑暗似乎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境地,即梁启超所谓:"专制亦进化完满。"如伟大小说《红楼梦》中所描绘的景象:有灵性和正义感的男女病弱而迷惘,混吃等死地逃避着俗世的一切却无力亦无处可逃;精力旺盛的男女则在荒淫、贪婪、凶霸和勾心斗角中透支着自己的生命力。

在中华文明已衰落到极颓唐病态的年代,仍有徐继畲这样的优秀人物出现,足见人这一物种本身所固有的天赋灵性,并不会因世道的衰颓而泯灭。伟大的心理学家容格说:"光明复兴的力量孕育在黑暗最深沉的年代。"徐继畲几乎符合人们对理想政治人物品性的所有期许:正直、善良、历练、眼界、好学、操守、清廉……用《中国丛刊》主编禆治文的话说:"他身兼中国和西方都认可的美德。"

1843年,中英战争结束了,按《南京条约》,英国商人可以进入到通商口岸去经商,但顽固的皇帝仍要求地方官阻止夷人进城,通商是皇帝对纳贡国"孝心向化"的恩赐,如今逆夷凭籍坚船利炮犯上无礼,皇上十分不悦,虽然兵败立约仍死命拖延通商事宜。这一年徐继畬已经48岁,当了很多年地方官后终获升迁,被皇帝派任福建布政使。这位山西人出身于一个贫寒的大家庭,身居官场却一生从未有半文钱的灰色收入,他的俸禄是整个家族最重要的生活来源,从他存世的几封书信看,他们家日子过得入不敷出,就算把俸银全部寄回家中也常不济事。

赴任的路上,《中国丛刊》报导他说:"一个对中国与海上外国关系的看法有重大转变的务实官员。"几年前林则徐禁烟期间,徐继畲是广西梧州道台,他反对林则徐禁烟时大兴牢狱,专拿升斗小民开刀而不敢动权贵(真正的鸦片走私保护伞)的做法,认为禁烟应该"先官后民、先贵后贱、先富后贫"。他的言论戳到了林的痛处,多年以后终遭到林的报复。

到厦门后为了解西洋列国国情,徐继畲前去拜访正在当地的美国传教士雅禆理、文惠廉,雅禆理的日记中记录下了这次中国官员与外国人之间完全出于纯粹友好目的而进行的首次交流:"他是我见过最爱追问到底的中国官员。"雅禆理拿出地图册来"招待"徐继畲,徐于是将地图勾描下来并请雅裨理译成汉文。后来,他多次拜访或接待美国传教士,令他惊叹的不是地理,而是美国的政治模式,于是有了开篇时那段对华盛顿由衷赞叹的文字。

雅禆理将自己与徐继畲会面的日记发表后,激起了美国人对中国改革前景的浮想:中国人并非一概食古不化,作为地球上最年轻的国家和伟大宪制的创建者,美国应当承担起帮助地球上最古老国家实现现代化的责任。此情结连绵近百余年而不绝,1868年签定《蒲安臣条约》,中美两国互相给予"最惠国民待遇"(1949年被红中国废止);1900年拳乱后,美国力主门户开放政策使中国免于被瓜分;1908年发起"庚子退款"帮助中国建立起高等教育体系;20世纪初洛克菲勒基金会投入4000万美元帮助中国建立起现代医疗系统,福特基金会则至力于中国的平民教育及乡村卫生建设;抗战中招募"飞虎队"在中国战场立下赫赫战功,并以"驼峰航线"以千倍成本向中国输入军援;抗战结束后投入3亿美元支持晏阳初博士在华北推广农村改革的系统计划(后来因内战搁浅)。

徐继畲的《瀛寰志略》历经数十次修改,遍访他能接触到的所有外国人,并不辞辛劳,以二品大员之身走访那些出洋去过国外的贩夫走卒们,终于1848年出版。这部书很快传到日本并引起轰动,日本社会精英如饥似渴,几乎人手一册,对明治维新产生了深远影响。这本书获得了那个时代最伟大汉学家卫三畏的极力称赞,他用了25个版面持续报导:"徐继畲已经充当了中国现代世界观的开创者和宗师性的角色。"

因为开放通商,厦门、宁波的外贸繁荣起来,朝廷财源滚滚,徐继畲的仕途随之一路高升,先后升到了福建巡抚、署理浙闽总督,但他的好运没几年便到头了。林则徐流放新疆时攀附上皇族奕山(后来亲手割让北满上百万平方公里土地与俄国者),在奕山提携下终获得机会去镇压陕甘和云南的穆斯林叛乱,重回官场。1850年,林则徐以平叛功臣告老,荣归故乡福州。这一年两名英国传教士来到福州,与禅光寺的僧人签定了一份租房协定,在此建起一所医院。林则徐闻讯联合士绅上书,要求驱逐英国人,并煽动城内城内舆论不惜与英国人开战也要把他们赶走。一时间谣言四起:说英国人正在往城里运枪炮,林一边四处募捐扬言要办民团与英国人开战,一边煽动福州市民袭击英国人。徐继畲试图采取温和方式解决,并派兵在神光寺巡防保护两名英国人的安全。但事态超出他控制之外,流氓们袭击那些找英国看病的中国人,以及英国人找来修屋漏的工匠,终于无人敢再接近两名英国医生。

林则徐并未就此放过徐继畲,他联合在京福建籍官员上书皇帝弹劾徐继畲。徐的著作成了口诛笔伐的对象,一时间官场上公私场合到处都是对他的攻讦,说他"称颂夷人,献媚夷酋",更有甚者将他书中评价日尔曼诸邦"西方王气,方兴未艾"中的"西方"二年去掉,欲置他于死地。甚至连老实人曾国藩都称他的著作"张目英夷"。

此时正值道光、咸丰之交,新登基的咸丰皇帝一道诏书革了徐继畲官职,要他回京觐陛。这时徐老妻乍丧,只好丢下亡妻灵柩北上进京,前途凶多吉少。咸丰皇帝对徐的印象似乎不错,称他"质朴",但因"言官势大",贬为"太仆寺少卿",即御马房的副主管,"弼马温"的副手。本当从此不问官场事,闷声大发财的徐继畲仍按耐不住,1852年他给皇帝上书,大意是劝皇帝检点私生活,克制声色欲望,节俭用度勿劳民伤财。皇帝十分难堪又不好直接降罪,一面称要将其置诸座右时时谨记,几个月后却找了徐在福建期间没按时捕盗的茬,彻底革了官发回原籍去了。

"余虽外任十余年,然未置田产"。年近花甲的徐继畲仍需靠教书度日,他成了平遥书院的"山长"(首席教师),主讲孟子的"民为贵"思想,著有《政在养民论》,认为政府是人民生活的一个辅助角色而非管理者,其职责在于"养民"而非"治民"。

(京师同文馆总教习丁韪良)

1853年,美国政府为建设中的华盛顿纪念碑向全世界征集的纪念石,宁波秀才张斯桂是传教士丁韪良的中文教师和编译《万国公法》的助手,得知消息后,便以宁波基督教会名义将《瀛寰志略》中徐继畲对华盛顿的评价之于刻于石上送诸美国。这块石头使徐继畲在美国赢得如潮美誉,尤其得知他因著作而遭罢黜后,《纽约时报》更是称他:"正直勇敢,不惧踏上伽利略的足迹。"

徐谜畲于1865年又被恭亲王重新叙用,在总理衙门襄助通商事务,不久兼京师同文馆总管,丁韪良任总教习。徐谜畬和丁韪良先生想把这所学校办成一所现代大学,但各种冥顽势力攻击之下,它仅能限于教授外语和翻译一些官样文章。

1867年,美国公使浦安臣代表美国总统约翰逊及国务卿西沃德向徐继畲赠送一幅斯图尔特名画《华盛顿肖像》的复制品(亦是名家普拉特手笔),赠送仪式上浦安臣道:"吾国人民所敬仰且深慕者,唯足下一人耳。"

卫三畏致词道:"华盛顿与中国人民一样,坚信世界上每一个人都能呼吸自由的空气;与中国人民一样,坚持孔夫子2300年前定下的原则‘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对密尔‘自由以他人的自由为边界’的中国式转译)。"

徐谜畲答曰:"贵国中华盛顿首建奇功,创为世法,以承继往开来之功,其必将传世无疑也。"

两年后,这位先驱在故乡病逝。在他逝世后半个世纪,武昌起义枪声响起,各路镇压大军正在沿水陆两路进逼,2000多势孤力薄的革命军危在旦夕。革命军督军黎元洪四处奔走,呼吁各省独立响应。在长江上,他慷慨激昂地对美国记者说:"我们的理想,就是让华盛顿的伟大理想在中国落地生根,一个民主、自由的共和新中国!"

2000多年的皇朝专制,至此谢幕。

阅读次数:30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