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明:记忆与历史同行

Share on Google+

——夏道平翻译《人的行为》

夏道平,台湾奥派经济学家,1907年生于湖北大冶,1935年武汉大学毕业即留校担任教职,本想学好外语出国留学,无奈抗日战争爆发,遂毅然弃笔从戎,投身抗战前线。抗日胜利后,夏道平出任南京政府经济部参事,并经雷震介绍与胡适相识。胡适和雷震是台湾著名刊物《自由中国》的灵魂和骨干,夏道平与《自由中国》11年自始至终的关系,也就是在这种不经意中结下了不解之缘。

《自由中国》总共出刊249期,社论共有429篇,其中116篇是出自夏道平之手。由于在重庆和南京,夏道平每天的工作就是审阅民间陈情申诉的文件,因而对当时经济管制的流弊有不同于书斋里的认知,而在《自由中国》11年的生命期中,夏道平为了不断的充实自己的论证知识,愈来愈自觉的钻研自由理论,进而对经济管制本身之必然为害又有了更深一层的理解。于是,他的文章首先把矛头指向各种管制经济的措施,那篇著名的《政府不可诱民入罪》的社论,就是揭发金融管制的执行机关所犯的一桩严重罪行而加以严厉申斥。但是,如何更深刻的认识并摆脱管制经济的危害,当时的夏道平还处在迷茫困顿之中。恰在此时,其校友同乡詹绍启寄来了一本《美国新闻和世界报导》的英文杂志,那一期正好有介绍米塞斯《反资本主义心境》一书的摘要,夏道平如饮甘霖,不分昼夜的迅速将这本小册子分四期连续译介于《自由中国》,更为重要的是,这次翻译不仅开启了夏道平引介奥地利经济学派大师们的著作,而且通过涵泳奥派经典名著,夏道平清晰的明白了经济管制的最大弊端就是限制人的自由,而经济自由恰是自由主义立足的根基所在。在汉语系统中,夏道平是较早立足于经济自由来阐释、高扬自由主义的学者,而这又与他过早浸淫于米塞斯、哈耶克“理知”的自由主义观念有关。经过奥地利经济学派的思想洗礼,夏道平针对当时台湾物价管制、金融管制、累进税及工会等问题大加批评,并从个人自由的原则出发,积极宣导奥国学派的财经政策,切实推进台湾的经济自由。

在夏道平翻译的5本奥派名著中,用心最甚、耗时最长要数米塞斯的《人的行为》。为什么坚持要将书名译为《人的行为》而不是《人类行为》或《人的行动》,夏道平在译者序中竟作了近千字的解释。“人类”是个集团名词,在奥国学派的思想体系中,是不轻易使用集体名词的,古今中外各形各色的人物滥用集体名词、或故弄玄虚的运用集体名词,以及一般大众盲目接受集体名词的歪义而酿成严重后果的案例比比皆是。这当然不是集体名词本身的罪过,但本书译名不轻易使用“人类”一词,为的是避免不应有而可能有的误导。这段话,自明智的读者看来或许是多余的,但在奥国学派的思想体系中,这段话所表达的观念是最主要的成分之一,尤其是对于初步接近这个思想体系的读者而言,把这段话作为敲门砖一点都不为过。在夏道平全部的翻译生涯中,始终把翻译和研究结合在一起,其严谨程度认真到了字斟句酌,譬如,对《国富论》,他提醒经济学者应注意原文书名最后的一个小小“s”,指出“s”之有无,关系到国际主义和国家主义的观念之争,因此他更愿意采用严复的中文译名《原富》;再譬如,在同周德伟先生讨论“indvidualism”的翻译时,他坚持将其译成

个人主义而非个体主义,他认为那个“人”字太重要、太重要了,我们不必为避免别人的误解或慑于众口的污蔑而轻易的把它换掉。在当今中国大陆翻译界,特别是对理论性著作的翻译,夏道平这种严谨认真的精神是值得推崇的。

随着台海两岸文化交流的解冻和频繁,夏道平渐渐为国人所了解。2007年,夏道平百年冥诞之际,台海两岸分别在武汉和台北举办了纪念活动,并由此开启了“大陆赴台知识分子研究”的新课题,其同名纪念会论文合集,于2011年由九州出版社出版发行;2013年,由台海两岸多位经济学家联袂推荐,历经8年之久的《夏道平文集》终于由长春出版社出版发行;2015年,夏道平翻译的80万字的米塞斯《人的行为》简体版,历经艰辛由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出版发行,同名音频也由郑旭光先生制作中。《夏道平传记》、《夏道平译著》、《夏道平全集》等也在筹划之中。正如台湾学者黄春兴教授所言:“夏道平的文字,让中国社会对市场经济的理解,从理想和信念的层次,大大的提升到完整与严谨的学术体系”。具体来说,有三点意义。

夏道平是1949年后大陆赴台知识分子的一个缩影。整理并研究夏道平诸多言论和行为,依稀可以窥见和夏道平联系紧密的一大批宗法各种血脉的大陆赴台学人的家国情怀,如胡适、雷震、王云五、周德伟、蒋硕杰、殷海光、聂华苓、傅正等。发生在20世纪中叶的历史大变局,既刻画了华夏文明未有之奇变的戏剧性情节,又临摹了炎黄子孙常有之离合的悲悯性场景。在此背景下,这些大陆读书人身不由己的来到了偏安一隅的孤岛台湾,一方面借助于不同既往的时空环境,对历史的轮回反复追问;另一方面又压抑着对亲人故土的思念之情,泼墨挥毫励精图治,展现着求新变革的书生精神。对他们这批人人生和思想的完整把握,对于接续中华文明的时代血脉,是有其现实意义的。

夏道平见证并推动了台湾经济的市场化进程。从早期《自由中国》时期反对经济管制,批评国有企业效率低下腐败严重,到鼓励私人资本壮大,殷切盼望私营企业家发扬“企业家精神”,以科学管理的业绩来推动政府机关的改革;从宣导“经济回归市场”,着重从市场机能的运作、消费者主权、自发秩序等层面强调市场是一个由无数分散的个人在分工合作条件下相互博弈的行为结果,到呼吁“政治回归宪法”,既保证政府在市场中依法行政并公平服务的基本权利,又要依据法律的强制力严格禁止政府随意对市场进行越界干涉。尤其在台湾那场青史留名的所谓“蒋(硕杰)王(作荣)论战”,又称“李斯特”(政府干预)与“史密斯(自由市场)”的论战中,夏道平坚定的支持蒋硕杰维护市场自由。也正是在蒋硕杰、邢慕寰、夏道平等提出许多政策建言,加之尹仲荣采纳并主导台湾市场化行动,引发并创造了台湾自1960年代以来的经济腾飞。物斗星移,今天台海两岸都走上了市场经济的道路,两岸如何在这条道路上走得更好更远,夏道平的言论具有参考价值。

夏道平是奥派经济学的践行者和传播者。《自由中国》停刊后,夏道平困守校园,忍受孤独,埋首翻译奥派经典名著。正像他所言:浸润于这些不时髦冷门书的译者,好像是寻芳于幽谷的人,虽也常享有独乐之乐,终不免有点寂寞之感。但通过翻译,夏道平更深切周延的理解了奥派经济学的精髓,从而笃定了其毕生的信念。一方面通过撰写大量的时评文章,在实际生活中践行奥派的观念原理;一方面结识年轻一辈学者,在互动交流中传播奥派的思想要义。1976年,“四人帮”垮台后,大陆许多学者通过台银研究所编译出版的现代经济学译丛了解了奥派经济学,进而也看到了夏道平这个名字。2005年,由台海两岸一批热衷奥派经济学的同仁,按照“自发秩序”原理自发组成了“奥派经济学学会”,每年举办一次年会,迄今已有12年。今年年会在北京人民大学举行,刚刚就“产业政策”与林毅夫论战的张维迎教授和著名的许小年教授都参加了会议。本届年会既从奥派经济学的视角透视了中国经济的现状和未来,又对如何传播和发展奥派经济学提出了许多重要议题。就世界范围来看,奥派经济学在中国大陆的发展是最迅猛的,作为逝去的奥派前辈夏道平一定会含笑九泉。

最后用夏道平的一句话结束本文:面对世界“滚雪球似的公共政策,个人主义的知识分子应负起知识的责任,拿出道德的勇气,针对那些只求增加个人选票的政客和只求提高个人知名度的舆论界人士,予以无情的痛击,并就持有的知识,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这是个长期的教育性问题,这要靠那些正在钻研哈耶克纯正的、主观的个人主义的年轻一辈不停的努力了”!

夏明(湖北经济学院教授)

本文原发表于2016年12月31日《新京报》

阅读次数:2,545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