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永忠悼李锐:毛泽东身边的铮铮风骨

Share on Google+

中共老党员、已故领导人毛泽东前秘书李锐于二月十六日在北京去世,享年101岁。李锐一生历经坎坷,屡遭迫害、晚年大力呼吁宪政改革。作为中共党内自由派代表人物之一,李锐敢言的作风使其成为中国执政党内的一位敢言者。尤其在晚年,他的硬朗风骨不减当年,尤为令人钦佩。李锐的去世引发全球关注中国政局的人士及媒体的关注。独立中文笔会副秘书长潘永忠先生也有感而发,以“毛泽东身边的铮铮风骨”为题,写下了悼念李锐的文章。潘永忠先生接受了本台的采访。

法广:首先,请谈谈您对李锐先生去世的感触?

潘永忠:李锐先生活在世上,是一种符号、象征与压力,因为他曾经在中共体制内的显赫地位与经历,以及他长久以来对中共建政以来反思,那句「共产党完全错了」,一位体制内老者给社会的答案与结论,太震撼了。

他老人家的去世,对中国的政治变革前景来说是一大损失,我们这样的人非常痛心与悲伤,当然世人不会忘怀这位了不起的智慧长者。

不过从人的生理现象来说,李老享年101岁,已经颠覆了「好人不长寿,坏人活千年」的说法,这又是值得庆幸的。

法广:按照这位耿直老人的生前意愿,似乎并不愿意在死后被“开追悼会”、“进八宝山”、或被“覆盖党旗”。作为一名资深的中共党员,他为什么会拒绝一名党内成员最终可享有的“最高荣耀”?

潘永忠:这很好理解,对李老来说,他对中共的历史与现行政策有了基本认识与判定,他在生前一而再,再而三对中共高层,及习近平提出批评,但没有得到整个体制的认可。

道理很简单,清者自清,李老生前不愿意同流合污,离开了人世更不愿意为中共体制背书,他把那些所谓的「最高荣誉」视为粪土。

法广:2012年10月,李锐曾为海外举行的「大时代、大动荡、大变革-第五屆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大会」亲笔题词。作为大会的主办方之一,请谈谈您当时的感受。

潘永忠:当姚监复先生把国内中共体制内自由民主派前辈的亲笔题词交到我手上,他们是可敬可佩的李锐、胡绩伟、鲍彤、杜导正等五位智者,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走过了这么多年,2007年的布鲁塞尔民主论坛会议曾经收到曾任中宣部长朱厚泽的来信与文章(我们编入了当年的会议文件),这次再次得到一批前辈亲笔鞭策与鼓励题词,说明我们海外的活动受到他们的关注与鞭策,我的内心是一种复杂的感受,有激动,有责任,有压力,有感慨,更有使命感。我非常感谢姚老为我们所做的联络与工作,更感谢这批导师级老人支持与关怀!

法广:李锐一生历经坎坷,屡遭迫害,却不忘初衷,为理想而直言不讳,坚贞不屈。是怎样的信念支撑他始终保持刚直不阿的正气?

潘永忠:李老一生不平凡,他是著名的中共党史专家,也是中共党内著名的自由民主派人士。他曾任中共中央委员,中央组织部常务副部长,水电部副部长,陈云的秘书,毛泽东的兼职秘书。尽管李老的人生显赫,但在中共体制内照样数度遭遇迫害,延安整风运动时期,他被当作特务嫌疑隔离审查,邓力群乘人之危,「抢走」了他的妻子。在1959年庐山会议,他被毛泽东定为「彭德怀反党集团成员」,戴上了「右倾机会主义分子」的帽子,被撤销一切职务,开除党籍,与右派们一起被下放到北大荒劳动。「文革」期间,他又被送入秦城监狱。「文革」后的1979年,李老才获得平反,出任水利电力部副部长,后经中共元老陈云的推荐出任中共中央组织部常务副部长,中共十二届中央委员,中共十三届顾问委员会委员。离职后李老主管《中国共产党组织史资料》的编纂工作,他指出毛泽东晚年所犯的错误,为 国家和人民带来了深重灾难,他还批评习近平搞独裁,推倒邓小平提出的废除干部领导职务终身制,大搞个人崇拜。李老长年呼吁民主宪政,是中共党内自由民主派的杰出代表。

李老给「民主论坛」的题词是:「中国传统文化所缺乏的是民主与科学,『五四运动』高举这两面大旗,问题在一百年来,中共执政六十三年也没有走好民主与科学的道路,这需要全民的努力,开展新的启蒙运动。 李锐,2012.9.7.」

从言词内容就很能说明问题了,他加入中共是为了实现中国的「民主与科学」,然而世人皆知,中国的现代民主在哪里?中共现行的专制与独裁不仅在持续,而且变本加厉,这自然与李老一生的追求背道而驰,违背了他的索求的初衷,不能苟同,不能同流合污, 是他的态度与人格。

法广:李锐的追悼会于3月20日【编者注】在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举行,但是,他的一些生前好友出席告别仪式的打算却遇阻。当局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

潘永忠:当局还是惧怕民心民情,出于维稳考虑,我听高瑜说,她当时被禁在家,24小时不能出门,有几个人看着她。担心她通过媒体被人采访,然后现场报道。但是高瑜告诉我,聚集在八宝山东大厅聚参加悼念人们超过1500人。这是中共层层把关,惧怕一石激起千层浪,动摇了中共的执政统治。实际上中共非常担心社会动荡的可能性发生。所以在每一个事件还没发生之前,他们就处处防备、处处制约。我的感觉就是,他们还是从维稳(的角度)考虑。

法广:当局为什么不顾李锐的遗愿,坚持给他开追悼会?

潘永忠:实际上这里边的背景非常复杂。因为李锐现在的太太(是在他平反以后和他结婚的),她也是一个老红军的遗孀,是一位还在体制内的老干部。李锐的女儿是反对他的父亲进八宝山、反对开追悼会、反对盖红旗的,尽管她做出这样的表示,但是李锐的太太不愿这么做。这位太太还有原来第一任丈夫的子女。这些情况非常复杂。作为一位老干部,(他的太太)是配合的。当初中共中央派来参加追悼仪式的时候,只派了一个秘书长,他太太很生气。既然按照正部级的规格来举行追悼会,为什么只来这么低(级别)的(人)?因此后来在送花圈的时候,把规格提得很高,把习近平、李克强的花篮也放进去了。当然我估计这是经过他们的同意的,这里边的背景就是家属。当然我们对李锐的女儿的表态是非常的支持的。她完全按照李锐的遗愿在办事。这是没错的。我只能说到这里。

法广:最后请您谈谈,您认为,李锐身后留下的最大财富是什么?

潘永忠:简单地说,因为李锐对整个社会、对共产党体制的看法,是很说明问题的。这不仅是社会知识界原来对中共体制的反省与检讨,李老等一批中共党内自由民主派,深入与扩大了这个社会组群对中共现行体制的认识与反叛,将起到整个社会思考与探索,实际上他们起到对社会的一种呼吁、唤醒的作用,两句话:中国的前途在哪里?中国将向何处去?

作者 法广 播放日期 21-02-2019

【编者注】原文有误,应为2月20日。

阅读次数:2,85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