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松:五角钱很重要

Share on Google+

五角钱对我说来,真的很重要。

两个月前,车票涨了五角,我的心隐隐作痛。但电视上采访的两个市民,都很潇洒很轻松地说,五角钱,没啥关系。看见“榜样”的力量,我马上为自己的猥琐自惭,也为未能体谅公交的难处而自责。不过,紧接着看见涨价后月票车挤得天翻地覆,我又释然长叹:原来有很多人与我一样,“五角钱,真的很重要”!

但是,没有街头的怨声。只有月票车的拥挤,只有一张张五角票子灰飞烟灭,只有一颗颗“吝啬”的心隐隐作痛。

“多么好的老百姓哪”,不知有没有文人和官人这样赞叹。

阳光明媚的五月来了,空调车正式启动,物价局正式发出威严的声音:空调车不管是否开空调,起步价一律一元五角!

又涨了五角!我为生计每天从上清寺到枇杷山要往返几次,一上车就是一元五,几个回合下来心脏阵阵收缩,真有一种被掏了祖坟的感觉。但是,从小就被教育要当“小草”的我,实在没有力量去对“大树”说,可不可以温柔一点,因为五角钱对我真的很重要。我采取的应急措施是:能等非空调车就坚决等,能走这段路就坚决走。好在这段路上商店林立,美女如云,身边阵阵飘逸的暗香,减轻了心中卑微的疼痛。

不幸,我已经努力平衡了的心理,不经意间又被有关部门的有关人士的有关语言打破。他们说,没料到空调车的五角钱引起这么大的反响,他们不理解两个月前的五角老百姓都承受了,这次的五角(而且去年还实行过)为什么反应这么激烈。

闻言我心里开始埋怨,这上下之间也太缺乏沟通了!

当然,这也难怪,有权定价格、有权出台政策的人,大都不会去体验中巴和月票车,即使某一天与民同乐地挤一回,肯定也不会在乎区区五角,更不会没有涵养地为五角钱与售票员吵一架,弄得整天心情不佳。这样,他们就很难体会“小草”们那卑微的心痛。

当然,还有一个看似放之市场而皆准的理由,即公交、中巴的运营成本高,不涨价就要亏损,总不能让另一部分人吃不起饭吧?

说到这儿,又忍不住想提一个本不该我这种小人来提的大事:有关部门为什么不出台一个政策减轻公交、中巴的运营成本?记得几年前车票涨了一次,原因是给公交和中巴的过桥费优惠取消了,老百姓享受的一点福利也随之消失。我想,车流量最大的嘉陵江大桥和长江大桥原本是纳税人的钱修建的,可不可先在这两座桥上放公交和中巴一马?

澳大利亚政府硬性规定,税收的70%必须用于老百姓的各种福利。我们的制度远比资本主义的澳大利亚优越,税收上更有“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的口号温暖人心,因此,税收中用于老百姓福利的比例想必不低,但愿再多一点倾斜给亏损的公交公司,以救小民的五角于水火。

五角钱我真的很心痛,我最爱吃的豆腐是五角一块,老婆最爱吃的小白菜也是五角一把。要是某一天递给汽车售票员的五角多了,递给卖豆腐的五角就少了。

五角钱真的很重要呀,大人!

2001年5月27日《重庆商报》

木公的博客2008-01-09

阅读次数:66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