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松:循环

Share on Google+

张三清晨一上班便觉人不舒服,昨晚楼上的钱二又邀了三朋四友闹到深夜,害得张三满脑子都是“乱劈柴”和“妹妹你坐船头”。早上出门一看,窗下又是一地果皮烟头,张三冲着楼上狠狠骂了几句,上班后坐在办公室里仍觉气闷。

李四急匆匆拿着几张表格前来盖章办证。张三头昏脑胀竟连写错了两次。李四心急,想到上午业务正好,要抓时间多跑两趟,便不满地嘀咕了几声。张三原本气闷,遂将笔一扔:“你急?!我还憋得慌哩!等倒,我先上趟厕所再说。”

待李四重新坐在驾驶台上,已过了个多钟头。李四心中气足,脚下便踩得猛烈,车上乘客叫苦不迭。王五忍不住叫道:“开的啥子车哟!站都站不稳。”李四平时这类话听得多,本不计较,但今日五脏不畅,便也扯起喉咙:“怕挤,怕挤去打的,坐矮爬爬!”王五气得柳眉倒竖,拥挤的车里顿时又添冷言粗语。

赵六想到今天是缴水电费的最后限期,便抽空溜出店门,直奔半里外的缴费处。

“拿零钱!”王五正没好气,见是百元大钞,便一把推出。

赵六上下摸了一番,“对不起,没得。”

“去换!”

“你抽柜里不是有零钱么?”赵六瞥见王五半开的抽柜,又将单子与钱送进去。

王五抓起单子与钱往外一扔:“烦人!”

赵六气鼓鼓回到店内,劈面见座椅上立着一只空油壶。

“是哪个没长眼睛,把脏兮兮的油壶放在我椅子上?!给我拿开!”孙七动作慢了点,赵六一掌将油壶掀在地上。孙七本是想道声歉的,一见赵六的语气和动作便上了火气。一场对骂引来一帮闲汉伸长脖子看热闹……

钱二昨晚凉菜啤酒吃多了点,今天大闹肚子。傍晚时分,实在忍不住,只好去看医生。

孙七板着面孔问了两声,抓起笔便开药。

“医生,可不可以输点液,我一天没吃……”

“用不着,回去吃药!孙七面色一沉,笔尖哗哗哗在处方上龙飞风舞……

钱二抱着100多元的药品回到家中,心中憋气,一支接一支地抽闷烟。

当张三看到第四个烟头拽着红光往他窗下扔时,忍不住又想骂娘。

当夜,张三又没睡好,但他做了个梦,梦见钱二登门致歉,并保证不再吆五喝六闹到深夜,于是张二精神爽朗地走进办公室,笑眯眯地接过顾客的表格……

写于1996年

木公的博客2008-01-09

阅读次数:189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