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松:伤心的办公室

Share on Google+

大学毕业,爹妈费了一番周折,将我塞进了那早已人满为患的经济开发区。我荣幸地在主任办公室的一角有了一个座位。我很兴奋,刚一起步,便与领导共居一室,看来我可能前程无量了。

主任50出头,胖胖的脸上毫无笑容。我刚坐定,他便老和尚吩咐小和尚般地给我交待了一大堆“革命工作”:办公室要每日清扫,客人来了要主动送茶,收发文件要——登记,字迹要清楚,接电话要问明对方是谁……

我的心阴沉起来,没想到大学毕业后是“保姆”的干活。然而,面对主任那威风凛凛的“公公”脸,我只得如小媳妇般将头点得如鸡啄米。

一个月后。办公室又坐进来一位年轻人小李,我心中大喜,这下有人分担、甚至接替我的“革命工作”了。果然,此君一入庙门,便洒扫庭院,打水添茶,十分贤惠。此外,他嘴很甜,眼常笑,“主任”前、“主任”后地呼得香脆。办公室开始有了生气,主任那张阴沉沉的圆脸也有了多云转晴的时候。

我从“保姆”岗位上“退居二线”之后,开始把注意力转到隔壁打字室那位腰肢婀娜的小姐身上。这些日子,我总觉得婀娜小姐对我很有点意思。来而不往非礼也,何况。现在我已不是学生,正好在情场上展开手脚,把大学几年失去的“青春’弥补起来。于是,我一有空就溜进打字室,面对婀娜小姐那朝霞般的脸庞,一叙我心中九曲回肠。

小李毫无怨言地干着“保姆”工作,同时,不卑不亢地围着主任鞍前马后地忙碌。一日,我与小李正按主任吩咐,帮他清理一大堆名片,突闻婀娜小姐在门外呼外叫:“你们哪位来帮我扛一下打印纸?”我看了主任一眼,丢下手中的活,同婀娜小姐双双奔下楼去。

我开始感觉到主任对小李热乎乎的暖气,对我凉嗖嗖的冷眼。有什么主要活动,主任都是带上小李,而将我冷在一边。我暗暗有些着急。是不是得先同领导搞好关系,再去同美人联系感情?

终于,有一天主任当众宣布,将小李提为副科长,负责打字室、资料室、阅览室和办公室的日常工作。我酸溜溜地望着小李那谦虚的笑脸,竭力自我安慰地想:仕途失意,情场得意,婀娜小姐已亲自向我说了,她很喜欢我。对此,我坚信不疑,直到半个月后的一个晚上,我无意中在街上看见小李挽着婀娜小姐的婀娜腰肢……

第二天,我黑着脸走进办公室,小李冲我友好地一笑,温和地说:“我想同你商量一下,我现在工作比较忙,今后是不是由你负责办公室的清洁、登记文件、购买茶叶……”

1998年11月21日《华西都市报》

木公的博客2008-01-10

阅读次数:7,59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