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如果中国偷袭珍珠港——彼得·格奥格、斯·柯尔《幽灵舰队》(三)

Share on Google+

2019-03-07

没有共产党的中国仍然是危险的霸权?

在中国国内及海外,有一批“反共专业户”,号称反共不反中、反共不反华。意思是说,共产党是坏的,中国或中华是好的,只要推翻共产党统治,则民主、自由、共和、法治皆可从天而降。我并不如此乐观,在我看来,没有共产党的中国未必能顺利成为民主国家阵营之一员,未必能容忍台湾、香港、西藏和新疆等地以公投的方式走向独立,更未必会像二战之后的日本那样成为美国在亚洲的忠实盟友。

《幽灵舰队》中的中国,不再是共产党统治的中国,而是由“执政委员会”统治的中国。在二零二六年之前的那场世界经济危机中,中国共产党领导班子跟不上时代变化脚步。他们犯了召军队进城、镇压城市工人暴动的大错,认为可以像一九八九年那次一样,让军队替他们干那些肮脏事。没有想到的是,比过去专业的一代军人与商界菁英,对这个问题的看法与共产党不一样。在少壮派军人与商界菁英眼中,那些靠继承党权的“太子党”贪污腐败,只会搞裙带关系,对中国安定的威胁尤甚于那些暴民。因此,少壮派军人发动了一次政变,将共产党赶下台,取而代之的是少壮派军人与商界菁英共同组成的「执政委员会」。商界大亨与军方划分规则与角色,资本主义与民族主义携手共进。新政权更得人心,能力更强,但走的是技术官僚和民族主义的路线。

“执政委员会”派遣一支能源考察队,在马里亚纳海沟附近发现了世界上储藏量最大的石油天然气。谁控制能源,谁就掌握未来,这一发现促使“执政委员会”对美开战。熟读孙子兵法的海军将领王先谦宣称,「再深的水我们也得淌,因为别无选择」。于是,一场旨在征服夏威夷,将美国赶回美洲,然后由中国独占太平洋的能源的战争爆发了。

长期纸醉金迷的美国,失去了夏威夷,失去了太平洋,失去了对天空、太空和网络世界的控制,只能吞下夏威夷被中国占领的痛楚,根本不敢发动下一波的攻势,“如果船舰一出海就会被击沉,他们会让船舰出海吗?如果飞机一升空就会被击落,他们会让飞机升空吗?”

大获全胜的海军上将王先谦,因为替中国打下前所未有的“生存空间”,被视为民族英雄。“执政委员会”也获得足够的民意支持——就像当年德国人对希特勒和纳粹党的支持,不是因为“国家社会主义工人党”的意识形态内涵,而是因为德国占领的土地超过了罗马帝国和拿破仑帝国。

这个小说中的细节揭示了当前中国政权的本质——马列主义和毛泽东思想早已褪色为一块千疮百孔的遮羞布,民族主义及霸权扩张才是大部分中国人真正相信的意识形态。这一点跟当年的苏联一模一样。美国战略家、外交官乔治·肯南曾一针见血地指出:必须记住,统治俄国的狂徒“继承了沙皇时期的许多传统”,他们掌权之后“对整个资本主义世界充满痛恨、憎恶与难以消弭的敌意”。莫斯科真正的威胁不是马克思主义的意识形态,克里姆林宫所追求的不是更多的共产主义,而是更多苏联的控制,建立“会顺从他们本身的影响力与威权的政府”。史达林们“无意”看到各国往社会主义体制移动,“除非在承认莫斯科权威的那些人的指导之下”。肯南指出,即使在美国发生共产主义革命,“克里姆林宫那批人惟一的反应也会是将它归为一种法西斯主义,除非那场革命是由他们所控制的人领导的”。

此分析也符合中共以及其他类型的中国专制政权的特质——不要说共产主义,甚至年民族主义都只是一套自欺欺人的说法,他们其实是“庸俗的实用主义和狡诈的机会主义”的混合体。

RFA

阅读次数:1,57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