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再谈民族自治问题

Share on Google+

新疆事件的发生,证明中共民族政策的失败。那么,中共的民族政策到底错在哪里呢?眼下有两种截然相反的观点:一种观点认为,中共错就错在没有真正地实行民族自治(我本人持这种观点);另一种观点则认为,错在民族自治本身,民族自治制度本身就是民族冲突的根源。他们主张,要解决中国的民族问题,就必须取消民族自治。我在今年4月的一次题为《关于民族自治问题》的文章中,已经对后一种观点有所批评,这里再略加补充。

主张取消民族自治的人认为,民族自治这一套是列宁、斯大林发明的,由于苏联实行了民族自治这一套,最后导致了苏联的解体。我以为这种观点是缺乏根据的。查一查中外学者专家对苏联解体原因的分析可以发现,大部份人的结论刚好是反过来的,大部份人都认为,苏联的民族自治本来就是徒有虚名。名义上,苏联是联邦制,但实际上却是高度中央集权的单一制,各加盟共和国并没有真正的自治权,所以才引起各少数民族的不满,以至于最后走向独立。

主张取消民族自治的人每每以美国为例证,美国也是多民族国家,但是人家美国就没有搞什么民族自治。这些人忘记了,美国是移民国家。譬如一个中国人移民美国,那就表示你自愿选择在一个以白种人为主体的、英语文化的国家里生活。如果你什么时候觉得不自在了,你随时还可以回中国。可是,把新疆汉化,把西藏汉化,却意味着不顾维族人或藏族人自己的意愿,硬是让他们在自己的家园沦为少数民族,沦为文化上的边缘人。这两者岂能同日而语?另外我们也要知道,在美国,原住民族也是高度自治的。新疆的维族人和西藏的藏族人当然是原住民族,因此就是学美国,也应该让人家自治。

主张取消民族自治的人希望用中华民族这个概念来凝聚人心。这种主张的依据是相当贫乏、相当单薄的。毕竟,美国也不是靠讲什么美利坚民族而凝聚人心的。美国是靠讲人权民主这一套普适价值而凝聚人心的。在今日中国,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已经破产。为了对抗人权民主理念,中共找不出别的理由,只好说人权民主理念只是西方价值,没有普适性,否认世上有任何普适价值,竭力强调特殊性,强调国情,大肆鼓吹民族主义。殊不知这种做法也是双刃剑。你讲你的民族主义,那就必然反过来刺激别人的民族主义。你大讲特讲炎黄子孙、龙的传人,把儒家学说称作国学,可是,像维族人藏族人,人家不是炎黄子孙龙的传人,也不属于儒家传统。你这样讲,不是刺激别人的疏离感,刺激别人的分离意识吗?换句话,既然中共拒绝人权民主等普适价值,它还有什么东西去凝聚人心呢?

有趣的是,主张取消民族自治的人自己也承认,中共并没有真正实行民族自治,所谓民族自治早就是名存实亡。既然如此,你提出取消民族自治还有什么意义呢?你怎么能取消一个本来就不存在的东西呢?所以这种主张落到实处,无非是要求加大力度,进一步对少数民族实行强制性同化政策而已。我要强调的是,民族问题切忌一概而论,因为不同的民族差别非常大。

谈到民族融合,有的民族和有的民族是水和乳,很容易水乳交融;有的民族和有的民族是水和油,一辈子也融合不了。同样是把少数民族汉化,有的就不难做到,有的就几乎注定做不到。中国第一大少数民族是壮族,但壮族人就不难接受汉化。满族人将近一千万,现在还会满语的不到一百,可是没听满人控诉他们遭受文化灭绝。回族人虽然信伊斯兰教,但外貌上和汉人没什么区别,所以接受汉化也不大困难。内蒙古旁边就挨着外蒙古,照说是最受所谓境外势力影响的了,可是蒙古族人和汉族的关系也不算那么紧张,因为蒙古人曾经统治过中国,和满族人类似,蒙古人的汉化有很大的主动成分。维族人藏族人不但在外貌上和汉人区别很明显,而且在文化上,特别是在宗教上,以及生活习俗上,都和汉人差别很大。要强迫他们汉化势必会伴随着大量的暴力和高压,造成彼此间很大的冲突,而且这种强制汉化的做法必定不能长期持续,必定会半途而废,到头来很可能引起更大的反弹。

反对新疆西藏民族自治的人最主要的担心是,一旦让新疆西藏实行真正的自治,那他们就会走向独立。如果你有这样的担心,那就表明,你从骨子里就认为维族人藏族人是不愿意留在中国的。他们不是自愿加入我们的,他们是被我们占领的,被我们征服的。虽然他们和我们共同生活了很长一段历史时期,但是我们并没有赢得过他们的心。既然如此,如果我们真的希望他们能继续留在中国,我们就应该努力去赢得他们的心。这就需要我们真正地尊重他们。如果你坚持以征服者的姿态对待他们,从骨子里不把他们当自己的同胞,那不是适得其反吗?

Radio Free Asia (RFA)《自由亚洲电台》2009年8月3日

《胡平文库》时政·观察

阅读次数:1,08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