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跨海声援王全璋 李文足视频现身

Share on Google+

2019-04-30

中国“709大抓捕”事件被起诉判刑的北京维权律师王全璋,被羁押至今超过1300天,但从秘密审判到定罪判刑,家人和外界对他的具体情况一无所知。台湾人权组织和立法委员呼吁关注王全璋,珍惜台湾的自由民主。

王全璋最新的状况如何? 外界根本没有人能掌握到。在台湾,多个人权组织,包括台湾声援中国人权律师网络、司改会、台权会、民进党立委尤美女和段宜康,30日在立法院召开联合记者会,声援王全璋。

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现在遭到严密监视,无法连线参与记者会,因此只能透过自拍视频,向台湾社会传达讯息。李文足在影片中说,中国官方秘密开庭、宣判,连家属聘请的律师都完全没有面见过王全璋,她原本以为至少开庭后会看到王全璋的照片,但也没有。

李文足: “我们完全没有王全璋丝毫的消息,所以说王全璋到现在,他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我们是一无所知,完全是没有他的任何消息,对于这种情况我十分担心王全璋,他现在的处境,他是否健康,他是否还活着,这是我每天都很担忧的一个问题,也在此盼望台湾的朋友们以及国际社会,所有的各界人士继续关注王全璋。谢谢大家,谢谢你们。”

中国在2015年发动大规模抓捕、镇压维权律师,王全璋长期遭秘密关押,是“709大抓捕”事件中最后一位被起诉判刑的关押者。天津法院去年12月秘密开庭,并于今年1月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王全璋4年半徒刑。

根据天津二中院起诉书,中国当局指控王全璋向境外机构提供中国人权状况的报告、于2013年在建三江发起示威及代理所谓“邪教”案件、抹黑政府,因此构成颠覆国家政权罪。

民进党立委尤美女表示,王全璋的处境,正好说明台湾人要好好珍惜民主、自由与法治。

尤美女:“当世界各国努力围堵中国在政治上无所不用其极的扩张、渗透时,台湾是不是更应该有所警觉;台湾与中国最大的不同,就是台湾的自由、民主、法治、人权的生活方式,台湾要不要维持这样的生活方式,王全璋的案例,就是非常大的警惕。”

台湾人权促进会秘书长邱伊翎说,应该认清中国侵害人权的事实,不要再对中国提出的任何承诺抱有虚假幻想,包括中国所提出的协议或承诺的和平等,当一个政府每天都在违反自己的法令,还去说这是在落实法治的话,他所签定的任何协议,应该也都是不可能得到执行。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 黄春梅 台北报导 责编胡力汉 网编:郭度

RFA

台湾团体为王全璋发声 休戚与共岂能坐视不理

2019-04-30

中国人权律师王全璋被羁押接近4年,台湾多个人权团体联合举行记者会为他发声,并播放其太太李文足的录制视频,呼吁台湾民众及国际社会继续关注。人权团体也呼吁北京当局,批准家属或律师会见,确保王全璋人身安全。民进党立委认为如果台湾不关注王全璋,以后也没有人会为台湾发声。(锺广政 台北报道)

王全璋遭中国政府长期秘密关押,台湾声援中国人权律师网络等多个团体,与民进党立委尤美女、段宜康举行联合记者会,呼吁北京确保王全璋人身安全。

记者会开始前,主办方先播放王全璋太太李文足特别录制的视频。李文足表示,中国官方秘密开庭、宣判,连家属聘请的律师都完全没有面见过王全璋,她原本以为至少开庭后会看到审判时王全璋的照片,但当局也没发布照片。

李文足说:从王全璋的案件到法院之后已经两年多的时间,办案单位的人连我们面都不敢见,我们连办案单位的人都找不到。王全璋到现在究竟是甚么样的情况,我们一无所知,完全没有任何他的消息。对于这种情况,我十分担心王全璋现在的处境,他是否健康,是否活著,这是我(李文足)很担忧的一个问题。在此盼望台湾的朋友们,以及国际社会和所有人士继续关注王全璋。

民间司法改革基金会主任萧逸民表示,中国扣押王全璋是看到一个世界性的趋势,就是在民主发展和政治改革中,律师担当最重要的角色。

萧逸民说:709事件代表中国对新兴的一群有组织、有理想的公益律师全面性的打击。这样的打击到现在为止,确实已经摧毁瓦解了中国改革开放以后好不容易培养一群年轻、公益、愿意为社会付出的律师。而王全璋在这个案件里面,目前是最后一个代表。他代表的是甚么?他代表是这群律师不愿意向中国的政权妥协,到目前为止,王全璋不愿意认罪。

台湾人权促进会秘书长邱伊翎表示,应该认清中国侵害人权的事实,不要再对中国提出的任何承诺,抱有虚假幻想。

邱伊翎说:王全璋律师只不过是根据中国的法律执业,帮当事人进行辩护,这样的行为也可以叫做「颠覆国家政权」。我们也看到李明哲只是在网路上发表言论讨论公共事务,这样的行为也可以叫做「颠覆国家政权」。这更突显中国法院的判决完全是不严谨的,完全是没有任何的证据跟因果关系。我们也非常钦佩李文足女士、王全璋律师的太太,锲而不舍的去帮先生奔走,争取权益,捍卫人权。

民进党立委尤美女表示,王全璋只是为了维护人类的宗教自由和人权,就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现在看到中国在人权和法治最黑暗的时刻。

尤美女说:很多人会觉得,中国王全璋的事情跟我们台湾有关系吗?当然有关系。我们看到中国不只是对自己国内的人民,对自己国内的维权律师用这样的方式来对待,用这样完全酷刑、违反人道的方式来对待自己的国民。事实上,我们看到前几天台湾的法轮功人民,要到香港参加会议,结果也全被抓捕遣返回来。

民进党立委段宜康表示,上周13万港人上街头反对《逃犯条例》,台湾却仍然没有太大反应,好像只是个小石头掉进池子一样。

段宜康说:如果香港立法局(立法院)在今年暑假通过《逃犯条例》的修正,如果法轮功的成员再到香港去,就不会再遣返台湾,他们就会被抓到中国去受审。他们就要面对跟王全璋一样,暗无天日的中国司法环境。台湾社会知不知道,如果香港通过《逃犯条例》的修正,任何一个台湾人不必因为政治理由,只要过境香港或者入境香港,都有可能因为你在中国的税务问题,其他微不足道,甚至不知道的罪名,就被香港政府逮捕送到中国受审。

段宜康认为,如果台湾不为王全璋发声,以后也没有人关注台湾的处境。

RFA

阅读次数:2,52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