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运表决受挫

胜败乃兵家常事,9月23日蒙地卡罗奥委会上的挫败本无关大局,只因中共以政治目的作为主题,投下了全民动员的赌注,一旦赌输了,它使中共特别难堪和丢人,就变成巨大的反作用了。

奥委会上的表决,是民主制与独裁制的一次较量,他符合优胜劣汰的选择。另一个结果是:让人民认识到中国人权记录欠佳是提不高国际地位的症结所在。

中共在受挫后会有什么动作呢?估计中共领导人会在宣传教育方面把人民中对官倒以及对奥运受挫的不满情绪转移到美、英西方国家身上,煽起新一波的爱国主义,民族主义情绪。例如:由“青年报”和中央电视台出面,对英美表示“义愤”,骂英美毫无理由地打击中国等,再如9月24日所有党报在公布北京申办受挫消息的同一版面上,刊登了十一年前邓小平对撒切尔夫人的强硬谈话,明显带有报复味道。找英美出气的这股小动作,估计不会太久,徒然叫西方人看笑话而已。

侯晓天女士在香港言道:一旦奥运北京成了输家,中共在人权问题上还会蛮干下去。这一看法我有同感,不过我们看到九月初中共为了换取奥运的入场卷。所费资源很吝啬,很廉价,只放了两三个人,其中一名魏京生,离刑满日期极短,由此导致北京由办奥运的过程是中共人权出丑的过程,也是西方国家竭力挖中共烂苍疤过程,中共在如此重要关头,他跨的步子太小,下的决心不大,如果入场卷一旦到手,中共会表现出更为宽松么?我们要认识:他在处理政治犯思想犯问题上,是吾道一以贯之的,虽然在具体执行中表现出时松时紧,北松南紧,但回顾近十五年来,中共对民主人士的政治迫害从未休闲过,(因为这一点关系到中共的生死存亡)亚洲观察在本月底就预告:十月份中共将起诉刘京生、胡石根、康玉春等十六名民主人士,此案如果照判不误,更加证明了假释魏京生是假仁假义,是玩弄国际奥委会,玩弄国际舆论,北京当局将面临更强烈的舆论评击!

人们普遍耽心,国际奥委会上北京的落败,一定会激起民众的骚动,(特别是北京人)事实并非如此,报载只有三百余人集合在天安门,一般分析,这是军警事先作下预防措施。如果北京人都象张百发那样头脑发热,便会成千上万人涌向广场,有多少警察也难以化解。这一事实也反映了中国人对申辩奥运会并不热心,其中有相当的人数是不关心,甚至希望北京出局的。

总的说来:北京当局的失分,它的威望大幅度下跌,戳破了中共志必得的肥皂泡,是有利于民主运动的。

我们的战略,就是要善于抓住申办奥运的落败,把公众(广大党员干部)的不满辐射到中共的违反人权上去,对中共形成新的压力,促使他从根本上改善人权记录。同时指明国际奥委会的表决结果是公正的,正确的,因为它是尊重每个委员的民主选择,不是听信大家长的一言堂的意旨,萨马兰奇虽然站在中共一边,他也无可奈何。

抓住申办奥运失败的事例,在人民中说明这并不是中国人的耻辱,而是中共一党专政的失败;爱国主义是值得倡导的,但中共有意借用爱国主义来为一党私利服务,在思想上制造混乱。我们不要上当!中共在人权问题,政治民主化和整肃贪污腐败等重要问题上继续胡作非为,或只说不做,我们就不能爱这个党,今后中国走向世界的国际事务中,还将出现北京当局接二连三的挫败,中国人民倒要一致指责,这样的政府是给中国丢丑,是给中国人民脸上抹黑。这样的党和政府并不代表人民,至少不代表我。这是公民的民主意识的最基本的出发点。

魏京生释出的意义

魏京生的释放,最大意义是什么?是给民主事业提供了一位久经考验、众望所归的不可多得的领袖人物!

他的苦难的传奇式的经历无人可以企及,他出狱后第一次有系统的向记者发表谈话(9月23日《中央日报》表现出从容不迫,思路清晰,掌握分寸适当,经过近十五年黑牢的折磨,尚能如此坦荡而无怨无悔,令人感佩,我们不能不赞美:这是人们盼望已久的政治上成熟的英雄。而英雄崇拜正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特色。八九民运的失败,其中最大的遗憾,就是缺乏一位知名度有号召力,政治上又是成熟老练的领导者。

其次,这位英雄的不同寻常之处还在于他当年所挑战的人物,正是众说纷纭,继续操纵政坛的第一名首脑。对这位老人的评价、赞颂者捧若明君,诟病者则以黑社会大老称之。从魏京生入狱十五年这条线,从头至尾都是邓小平拿的主意,也就是邓小平残忍的本性的充分暴露,他的女儿介绍她父亲曾讲过:“只要我活着,就不想看到魏逍遥法外。”这句证词发人深省,可以说一句顶一千句。从某种意义上说:重判魏京生是邓小平个人独裁的牛刀小试。八三年全国严打运动对所谓流氓犯的大逮捕,被枪杀的有九十六万人,以及八九年六四惨案则是同一统治者的大屠杀。魏京生的悲剧折射出专制王朝的凶狠和无法无天,这一条无疑是给捧若神明的亲共论者一帖清醒剂。

三,魏在个人道德人格上接近完美的典型,他出狱之次日接待记者,有位记者问:“七九年被抓后,你有一位朋友在法庭上告发你,你怎么看这件事?”魏答:“这件事是我们事先商量好的,让大家把责任都推到我一个人身上,一个人蹲监狱总比大家一块儿蹲好。我从来也不认为他出卖我。”这情节与古代的“赵氏孤儿”有点类同,二十世纪的公孙杵臼就是魏京生,而置魏于死地者则是当代的屠岸贾。

我们仍然要为魏京生的彻底解放而进行抗争。中共三年之内对他的行动还有种种限制,我们并不指望他直接插手民运事业,只要他可以可以对记者讲话,他的存在就是民主运动的旗帜和靠山,他的勇敢和顽强便成了所有民主派的榜样,对垂死的中共执政党无形中是一种威胁!

鉴于中国人有崇拜英雄的传统,与它平行的,还存在鲁迅所说的“捧杀与打杀”的走极端,既然魏是活人。今后还会走上历史舞台,活人总有疏漏、差失,我们切不可发现其某些缺点错误,便大惊小怪,且不说从小道新闻的无中生有或夸大其词了)在人背后从捧杀转变为打杀,中国历史上不乏这样的先例,象对待韩信那样:“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联想起民运圈子里有一位新疆少数民族的学生领袖几乎在众口砾金之下被打杀的教训,本人在此预设伏笔,相当于打预防针也。

地方分离主义的定位

据法新社消息,该社取得86页的中共内部文件,中心思想是大陆的各省地方诸侯经济的竞争,正将中共推向分列或重大的漩涡之中。(见9月22日《中央日报》)

我不怀疑法新社报道的真实性,但从该文件后半部分提出的北京当局放太多的权利给各省,由于各省地方税收采取与中央包干制,北京每年短收税金一百七十余亿元。我们虽无机会看到全文,但从中看出:这个文件罗列的数据是为了说明“枝强干弱”,即“强地方、弱中央”的格局,更加助长了地方分离主义倾向。不过它讲到将步南斯拉夫的后尘之语,这是站在江泽民立场为了加强中央集权而创造的舆论。

这个内部文件还是有价值的,它向人们透露了中共内部的上下矛盾将演变成无法驾驭的危机,以前我们用纸老虎形容江李政权,现在又让我们相信这个巨人的一双脚原是泥巴做的,堪称泥足巨人。

现在的局面,地方实力派与中央的矛盾暂时限制在经济上闹独立的倾向,第二,能够产生分离主义倾向的首先是沿海几个省和南方几个省,地方主义的发展是不平衡的,这里用得着“财大气粗”的成语,因为经济富地区,也就是中产阶级众多的地区,他们就有本钱跟中央集权分庭抗礼。第三,中央和地方的矛盾,江李政权是无法解决的,即使照86页内部文件后半部建议改革法,这个矛盾不会根本解决,而且会愈演愈烈。强地方弱中央的前途是:弱的一方更弱,强的地方更强。以上三条就是给地方主义的“定位”。只要弱中央仍在发号施令,上述的“定位”不会有多大的改变。

地方主义发展到打内战的可能性很小,指望地方主义像武昌起义那样首先打出反判的旗帜,大概要在如下三种大气候中才会出现。一是首都已有一股势力夺权成功;二是中央那儿的地方实力派作好上下呼应的协约和准备;三,在某个地方因某个事件引起了大的震荡,党中央显得手忙脚乱的时侯。这三种大气候归结到一点:地方主义的实力派不是打头阵的角色,“不为天下先”是他们信守的处世哲学。何以见得?因为地方主义者,大多数都是跟党走了许多年的中上层党干部。他们不大容易抛却“第二种忠诚”也。

当然,但愿我的评估是不正确的。

戈巴契夫何处寻?

戈巴契夫在独立国协以成过气人物,年内他或许访台。这儿指的中国戈巴契夫,这个名字在中国还不算过气,而且尚有吸引力,只因中国领导人之中尚没有一人以和平演变方式宣告共产党政权的解体。

西方媒体已将这个桂冠赠给朱镕基,朱坚辞不就,赞之适足害之,如他接受了,他第二天就会被逐出中南海。

那么,在某种大气候转换期中,朱会不会成为中国的戈巴契夫呢?据我的理解,他不会走戈巴契夫的路。首先,他的座次不象任总书记的戈巴契夫,他只会充当大观园里三姑娘探春的角色,小修小补,给大观园的空地上的副产品划归丫头们承包之类,当初,他在上海主政时期颇得市民好感,因为他在上海是掌握独当一面的权力,到了北京,做京官就不能自作主张了,更不能自由化,连讲话都要写好发言稿,经几重关口审查过(许家屯回忆录中描述了中共官场现形记,可见一斑),加之避不开的权力斗争,在你上下左右都有包打听或政敌窥视着专找你的毛病,在这种气氛里生活了三年五载,所有的锐气和进取心消磨光光,连孙悟空再世也被驯服得只会打哈哈和精通权术了。朱镕基学习的榜样不是林彪或洋人戈巴契夫,而是周恩来,大家知道,周是委曲求全的能手。

检查他去了北京以后,在许多重要和次要的问题上,他发表过属于自己的有开创性的发言乎?没有。

《开放》九月号上有一篇介绍上海新民晚报三记者夜访三家卡拉OK黄色场所的报导,发现有一家娱乐厅的老板的后台是公安局特警总队高层领导人,报道出来,人心大悦;这事公安局来个反调查,把这三个记者当作有问题人物隔离审查,市委宣传部将三个争议人物夜闯黑店的情况报告中央,江泽民批示曰:“我完全信任我们的公安队伍”。(此人高唱肃贪和反腐化,就此一句批语就把他的高调一笔勾销了。)朱镕基批示曰:“我十分关心上海市的公安队伍。”(他比江泽民态度暧昧,与江有差距,不过比起戈巴契夫来,就不可同日而语了。

去年底朱镕基去伦敦访问,谈及彭督政改方案,与党中央的口径完全一致,记者问道:香港的民意测验是倒向彭定康的。朱答曰:“民意测验算什么?你们的首相,在不久前的一次民意测验中,不是明显的下降吗?”录此备考。

朱镕基不会是戈巴契夫,那么,李瑞环有没有可能性呢,根据同一原理,李现在的位置,权力变低了,他在上一届的六大常委中曾与文选部门的极左派起过冲突,但形格势禁,不在其位,他很少有这种锋芒毕露的机会了。今年的5月21日新华社报道李在政协会上的讲话,其中言道:“民主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是社会进步的重要标志……。目前我国尚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我们的最终目标是发展社会主义民主,但匆匆忙忙地搞,脱离国情地搞,就会破坏社会的稳定,只能带来破坏,而不是建设,只能是民苦,而不是民主。(这哪里有一点儿民主气息呢?)

还有一段是李瑞环剑拔弩张讲到台湾问题,由李登辉总统引了联合报所载李瑞环的讲话,引起了一场退报风波,这是台湾人记忆犹新的故事,此处从略。可见,李瑞环的性格不是城府深而不露的人,此人不具备大开大阖的打开新局面的素质。

香港刊物对乔石寄予厚望,这不是没有道理的,不过论者往往拿他与江泽民作比,结论是乔石的潜势力皆在要害部门,而江是四脚悬空的虚架子,这一比江自然跌下大半截。乔石任人大委员长后,只有一次讲到今后人大要在立法和制度化方面多做建设性工作,提高人大的权力等引起世人注目,除此以外,他上任以来,建树不多。让人有不识庐山真面目之叹。考虑到六四后他是指挥捕捉民运人士,判刑坐牢的最高执法官,他又是大陆K.G.B.的总头目。极左派大唱反和平演变高调时,乔也紧跟的,这是真还是假动作呢?正由于这一点,我不能确定一旦老佛爷归天以后,他会不会挺身而出,揭开历史新的一页呢?

倒不如留个悬念,且拭目以待吧。

历史的变数大多是出其不意的,我对这个问题的答案:不要在熟门熟路的几个熟面孔里兜圈子,未来的中国戈巴契夫不会在众人猜谜的人选中,偏偏是在不可思议的冷壁角里杀出一位英雄来,也未可知。

王若望口述
羊子整理
1993.9.29 纽约

文章来源:王若望纪念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