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三中全会饮鸠止渴

11月14日闭幕的中共三中全会,一再延期,以为会出现什么新花样,从公布的“若干问题的决定”来看,并无什么新的东西,“决定”共有五十条之多,大多是肯定了已在进行的大大小小的政策和现状,有一些是说得好听,其实办不到,如“国营经济改作股份制,转换所有制”,国营企业是个吃大锅饭的烂摊子,且不说改为股份制无人问津,而国营企业的人浮于事也不能解决,如允许职工大量失业就做不到。而“决定”的总纲里仍然写着“必须坚持公有制为主体,多种经济共同发展的方针”,恰跟“转换国营经济的所有制”直接冲突的。而这个社会主义的毒瘤,俄国和东德至今还没有找到妥善的途径,东西德合并后,有西德的强势经济支撑,至今已历三个寒署,仍然有五十万从上的失业大军。“转换所有制”岂是一句空话便可解决?再如:建立现代化企业制度,这也是口头上说说吧了,只要大小企业里的太上皇(党委)不撤走,所谓“现代化企业管理”就建立不起来,永远是外行领导内行;所谓“政企分开”也就不能落实。

要说五十条决定有什么新东西,观察下来只有两条:

一,是加强了中央集权制,江的地位有所提升,地方上的分棹被中共收回一部分,“决定”中多处强调“运用宏观调控机制”,这里的“宏观调控”的内涵就是听任国务院和党中央的指令性命令和指示,它的含义与当初朱镕基所行使的“宏观调控”已大为扩张了。所以说,三中全会已否决了朱原来的“调控”的许多做法。(仅仅在金融系统里采取紧缩政策等)最大的收权表现在地方财政包干制的废除,建立中央直属的税收系统,又增加了中央派到地方的一大批蝗虫,同时又增加了上千个吸血衙门,如此而已。

二,中央,地方分税制,并增设了个人所得税、饮食税和零售商品税等等。这项新措施必然加剧地方与中央的矛盾,过去是政治上的“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从今后就转化为经济上争夺财源的矛盾,在拜金潮占优势的大陆,这种矛盾简直是你死我活的冲突,与上述矛盾平行发展的,和个体工商业者的额外赋税增加了,肯定会激化公众抵制北京的反抗情绪。

党中央为什么采取上述的饮鸠止渴的政策呢?这个弱中央已走到人财两空的地步,被迫地争着与地方坐地分赃的道路。三中全会后能不能改变中央为强中央呢?可以断言,江李体制永远做不到这一点,今后将变得更弱,直至寿终。

(二)和平宪章的历史价值

与中共三中全会同一日揭幕,在北京一间小屋里召开的“和平宪章”发起人会议,它的历史意义不会比执政党的三中全会的价值小。因为它是从地平线上升起的新事物,新的组织,新的思潮。

从八九民运失败以来,在海外崛起的民运组织,大有一蹶不振之势,而“和平宪章”的出现,它给走入低谷的民主运动提升一个更高的新台阶,应该看到:有如下四点突破了原有的水平:

第一,民运人士从被动的逃亡,被军警搜索追捕,转化为主动出击,并提出挑战的行动纲领。没有大无畏的自我牺牲精神,就不可能选择北京,选择与执政党三中全会平行的日子。

第二,它是半公开的,合乎宪法的和平行动,这使北京当局手足无措,发起人做好了被捕的准备,一旦被抓,中共的法西斯暴行将公诸于世,在国内更失人心。

第三,它初步公布的和平宪章,召开圆桌会议的创意是极妙周到的口号,能争取海内外、港、台和中共党内开明派的响应,它既吸收了捷克五.五宪章运动的经验,又吸收了波兰团结工会与雅鲁泽斯基对话的经验。

第四,它赋予和平宪章的弹性、伸缩性,它将吸引大陆各界人士共同来完善它,丰富它,这一方式本身就体现了对民主的尊重,同时扩大了这个运动群众性,不是闭门造车式的纲领,而是体现了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的集体智慧的结晶!

即使九位起草人全部被捕,和平宪章的开拓意义将成为燎原之势的星星之火。附带要说明者,这九位大智大勇之士作出如此理性的高水平的斗争纲领,是受了刚出狱一个月的魏京生的人格力量的鼓舞,这里体现了长江后浪推前波的因果关系。

我身为全球民运团体总召集人,适值中国民主团结联盟(民联)与民主中国阵线(民阵)将于本月底分别在澳大利亚召开代表大会,我向两会发出上述的评价,提示他们把赞助和平宪章运动作为海外民运团体的首要任务,与大陆民运领袖携手,为争取和平宪章遍地开花而奋斗!不过,在《世界日报》本月22日二版广告中刊出的“西雅图宣言”中,没有提及和平宪章运动,这是不能忽视的错误。

(三)为劫机犯请命

从报上看到台湾行政院跨部会反制劫机小组的报道,初步确定劫机犯将予以遣返原则。我认为劫机者频频飞向台湾,正是凸显了北京中共政权人心丧尽,人民向往台湾是一片民主自由的乐土。想当初蒋总统在世之日,不惜用重金奖励此举,当今北京当局独裁本质,欺压台湾的霸权主义并未有丝毫改变,为何如此反蒋总统之道而行,做出自毁令誉、首尾两端的措施呢?

台湾当局的大陆政策,只要掌握一条原则:即如何争取大陆的民心,如何显示台湾民主政治和法治的优越性,以便有朝一日将台湾的成功经验移植至大陆。这才是所有台湾同胞应有的雄心壮志,李登辉总统的讲话里常常以这样的远大目标激励台湾同胞,同时也便于解开台独情结。不循此途者势必保持岛国的台独情绪,借用陈云的话来说,就是满足于鸟笼经济是也。

一年七次劫机赴台湾的特大新闻,形成鲜明对比,表明中共的没落和台湾的兴旺发达,在国际上容易说服第三世界各国认同台湾,而贬抑北京,这就叫做事实胜于雄辩,假如,明年劫机赴台的增加至十次以上,台湾人更觉得光彩,中共更丢脸,这是极有利的造势,为何要拒大陆同胞于国门之外呢呢?本月发生古巴有十三人劫持一架飞机抵佛罗里达,他们一到了美国,马上能解决移民绿卡,以人数为单位,便相当于十三次劫机犯闯入美国,美国对乘船而来的福建难民百般刁难;而对古巴从空中来的逃亡者如此宽容,美国用的是双重标准,这且不去说他,古巴劫机者与大陆劫机者同样飞向自由民主的乐土,美国对古巴人如此优待,而台湾因北京的抗议却变得软化了,或许将同意遣返劫机犯作为回应,相比之下,这不是用的双重标准厶?如此事果真作了决定,大陆同胞给对台湾感到寒心,失望,岂不是最严重的失策?台湾当局完全可以理直气壮地责难北京当局,是大陆飞机乘的大陆劫机者,台湾接纳与否系主权国家的内政。借此机会凸出台湾并非大陆的一个省,北京的威吓对一个主权国家是无效的。

已经判了刑的最早几名劫机者,我认为台湾司法部的处理未可厚非,不过判刑未免太重,是否考虑关一个时期,可以给予减刑。至于尚未判刑的不妨以三、五年为期。

(四)大陆多党制,是争取中国统一的钥匙

有朝一日,海峡两岸对等的以圆桌会议形式,商谈国民党与共产党可以在对方地区合法存在,自由活动,自由的发行党报等,这就是大踏步跨上了中国统一的直通车,如今台湾在国际上处处受制于中共,联合国也进不去;台独的高涨,也是因为中共不肯放弃武力侵台;香港人的不安和不得不亲共,与台湾人是同样的恐惧心理,不同之处:台湾有海峡为屏障,不愁中共的一国两制,而香港的回归已迫在眉睫。中共独裁制成为亚太地区反民主反人权的最大障碍,如果邓小平之死,中共的专制制度跟着死亡,这就在亚太地区一劳永逸地解决了最大的祸害,一了百了,解开一个结,其它的结全会迎刃而解。而和平宪章运动和西雅图宣言就是抓住了这个总钥匙,总矛盾,向中共展开和平攻势的重要步骤。

台湾不可满足于岛国的笱安心理,不要以为地盘小,人口少,不能与大陆抗衡;就自暴自弃,胸无大志。许多台湾财东纷纷向大陆投资或开拓市场,这是应予鼓励的,但由此滋长一种与虎谋皮,歌颂中共的“德政”的思潮,这是极危险的自投罗网,香港有些报刊的“自律”是一种准备屈膝称臣之举,台湾的报系绝不可跟进,要知道中共的固守一党专政和特权阶级的利益是寸步不让的,但他的致命的弱点是大失人心,失人心者势必失天下,一部“资治通鉴”贯穿着一根红线就是这一条历史法则。中共地大人众的强势是暂时的虚假优势,一旦出现变乱或宫廷政变,貌似铁老虎的中共便会转化为纸老虎、死老虎,台湾政治家具有这样的眼光才能指挥若定地加速这个过程,促进这种转化,这正是前后两位蒋总统生前梦寐以求的美妙远景。

外界舆论指责海外民运陷于打内战,这种指责是善意的,中肯的,目前正尝试着提出合力结束中共的一党专政,实行多党制,发动大陆人民共同为政治改革而斗争,才能消弭内部的纷争。

而环顾台湾,同样在内斗中消耗许多精力,恐怕也只有在一致对外的政治运动中求得各党派之间的协同,方能引导内耗为抗衡北京当局的总目标。“西雅图宣言”就是贯彻这一意图的的文件。

1993年11月25日

文章来源:王若望纪念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