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潭李白 2019-07-02

一、

诗经有句:心之忧矣,如匪浣衣。

说,那些碎而细的烦恼积在心底,像角落成堆没洗的脏衣服。写这句诗的人,肯定是个中年人。盛夏阴雨天,疲惫归来,满屋子是脏衣服的异味,内心的疲累,像窗外的雾霾,沉闷压抑,劈头盖脸,不明不白。

中年人的烦恼,不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中年人的烦恼,是浑身虱蚤咬,欲罢不能。没法说,亦没法哭。少年烦恼能成诗,中年烦恼,惟有蹲身默默洗。

诗还有后半句:静言思之,不能奋飞。用力搓着难洗的脏衣服,心里还对自己说,要长出翅膀啊,要飞出去。

二、

面对一屋霉乱、心绪沮丧,有人洗衣,有人作曲。

这首曲子叫《木星——欢乐使者》,是英国作曲家HOLST代表作《行星》组曲中的第四乐章。我觉得,这是霍尔斯特的“静言思之,不能奋飞”。

整个乐章,构思宏大,篇幅也长。分三部分:第一部分气势磅礴,铺陈欢乐,也铺陈希望。经常被单独演奏,也被填词改为通俗音乐。第二部分是雄壮的欢乐颂歌,有亲切,有朴实,也有庄严与神圣。是婚礼时,那句“我愿意”。第三部分是第一部分的重复,是天边日出,是晨曦照林,是明天一定会来。

听《行星》组曲,很容易想象自己在行星间漫游。可作曲家说,不,这些曲子和天文学上的行星,没有关系。他写的是占星术意义上的行星。可不管怎么说,这部作品最后都成为了科幻音乐的开端,并影响了后来《星球大战》、《异形》等电影的配乐。

三、

由木星曲子想到木星电影,库布里克导演的《2001太空漫游》。

《2001》诞生于1968年,在它之前,人类第一次进入太空,在它之后,人类第一次登上月球。那是属于太空的时代,也是美国和苏联冷战的时代。这是一部哲学电影,看得人无数次要按快进。没关系,按吧。因为连李安也说,看片时,感觉就像吃了迷幻药。幻觉渗入到每根神经。对了,李安崇拜库布里克。

值得说说的,是电影的配乐,用到《蓝色多瑙河》,也用了《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但没有用到《木星——欢乐使者》。虽然,电影讲的就是飞去木星。不过宏伟庄严的《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跟这部电影也是绝配。《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是尼采最重要的哲学著作,阐述超人学说。尼采认为,人类终将还原成最原始的赤子,以超人的形式存在。理查德施特劳斯根据这一学说,做了这样一部交响曲,算是向尼采致敬。

电影最后,诞生新的人类生命形态——以能量形式存在。突然想到老子。尼采写一部著作,而他老人家说:和光同尘。真牛。

四、

和光同尘,毕竟还远。

面对脏衣服,也可以看看赵孟頫的字帖。这里也有“静言思之,可以奋飞”的东西。

大家都知道赵孟頫的字画好。怎么个好呢?楷书四大家颜欧柳赵,三个唐朝的,只他一个,是元代的。唐楷唐楷,跑进来一个隔代的。能站稳脚,人家是有能耐的。能耐来自勤奋,“日书万字,几无间日”。一天写上万字,几十年如此,在简单的重复中,练就一种高度稳定的能力,在稳定之后,又生出自己的风格与健美。

这是历来书法家中,唯一一个公开表示,把书法当竞技体育来操练的。别人也操练,可不承认,喜欢说情怀。惟老赵说,每个字,都有一个最精确、最合适的存在,他就是要找准这个状态。所以,赵孟頫的字,间架结构堪称完美。后世很多书家曾瞧不上他,却又偷偷学他。这里面,就有明末大家傅山。他学赵孟頫,又说赵孟頫明明宋宗室,却在忽必烈手下当官,气节没有,字也好不到哪去。但到老来,他又写:秉烛起长叹,奇人想断肠。赵厮真足异,管婢亦非常。他说,夜深了,秉烛想一人。那厮,可恨归可恨,却是奇人。我不如他。他娘的,他怎么那么强,啥都好,娶个老婆,也那么好。

但就这么一个异常聪明又异常勤奋的人。他也时不时的“心之忧矣,如匪浣衣”。两朝为官,同时代的人,都排挤他,写诗讽刺他。往日的好友,绝交了大半。最难过的时候,赵先生不是蹲在墙角洗衣服,是闷在屋里,一遍遍写嵇康的《与山巨源绝交书》。

五、

生活让我们每个人都有“心之忧矣,如匪浣衣”的时刻。

有人靠一口烟,有人靠一口茶,也有人靠一首曲,一张字画。我们借着这些小小外力,自我疗愈。长出翅膀,也长出柔软。柔软的,接纳这个世界,也接纳自己正在经历的一切。

谨以此文,献友邻。愿康健。

PS:本想把曲子添加进文章。无奈捣鼓半天也没搞定。如有兴趣,自行前往网易云音乐搜索。大家晚安。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