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雁:俄国革命中的经费:问答环节的内容节选

Share on Google+

秦川雁塔 2019-03-19

俄国革命中的经费”讲座文字、音频已上线,其中内容比较系统地呈现金雁教授近年来在这一领域的研究成果。

长按下方二维码,或者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即可以¥29限时促销价购买,永久听音频、看文章。感谢您对金雁教授研究的支持。

以下是问答环节的内容节选

Q:我想了解一下宗教对俄国和欧洲的影响。在欧洲,宗教曾经是高于王权的,但俄国大一统后,宗教是在王权下面的,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A:曾经有一度,俄国的教权很大。但本来东正教的依附性就很强,因为从拜占庭时代开始,教会就比较依附于王权。相对而言,俄国东正教教会比较保守,与王权关系密切。但早年间还有点“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的影子,东正教还不是完全听命于沙皇,不像现在大牧首跟世俗权力之间有扯不清道不白的关系。

东正教曾经还有很高的独立性,因为教会有独立的经济来源,不光有教会地产,而且有教会农民。可是后来经历了几番打压,教会地产基本上都被没收了,教会就只剩下教堂旁边那一点点财产。经济上不独立了,对王权的依附性也就更加强了。甚至在彼得大帝时期,沙皇干脆就用非宗教人士担任宗教管理局的头头。

当然,在这个过程当中,双方一直是互有博弈的,也在暗中较劲,有的时候王权需要教会出来站台,就会给它的自由度大一点,教会的力量就会顺势扩张。二战的时候,STL让大牧首出来讲话,来号召民族团结、共同对敌。因为需要宗教的号召力,那个时候对教会也好一点。

但是总的来说,gcd时期对教会是压制和剥夺的。十月革命以后,俄共没收教会的财产,使得教会的经济独立性进一步萎缩。这时,教会已经基本上没有地产了,俄共甚至还没收了教会的珠宝财产。第三国际支援世界革命的钱,包括支持中国革命的经费,其中的一部分就是用教会的珠宝换取的。

到现在,总的来说教会在政治上不掺和世俗事物。但是宗教的法庭和一些宗教的具体事务,世俗权力是不能干预的,还是给教会保留了一点点空间。像叶利钦和PJ二人,跟牧首的关系都非常好(叶利钦又是东正教徒)。当然,一定要问东正教的独立性是高是低,就看跟谁比了。

Q:您提到,民粹派的组织原则主要是少数服从多数,后来俄共继承了这种原则。具体地讲,俄共的做法是跟类似民意党的一些派别学的,那民意党这样做是借鉴了东正教的管理制度吗?

A:不,民意党的组织原则跟东正教没有关系。因为民意党是一种类似帮会的黑社会组织,它处于非法的地下状态。黑社会单一的组织结构非常强调它的服从性。大家服从老大,底下人都得听老大的指挥,有严格的纪律约束。如果不这样的话,民意党就没有行动能力。

但从第二国际一直到孟什维克,都不强调人身强制,社会党没有高度集中的、铁的纪律,以及限制争论、惩罚背叛者等等那一套规章。你认同社会党的主张,你就可以算社会党的党员,它也没有严格的仪式感,没有很严格的入党手续和宣誓仪式。而且,如果你改变想法了,不帮助党了,你也不会被指责为“叛党”。就好比在美国,人们的政治身份可以在“共和党”与“民主党”之间互换那样,没见有谁会去追究“叛党者”。

其实在俄国传统时代,还没有民意党、民粹派的时候,就有黑社会式的帮会组织,这种帮会组织对反对派的纪律约束就很强。这样做的确有好的一面,就是战斗力强。如果是多头指挥多条线索,难免会内耗掉很多力量,但只听老大一个人的,组织的行动就能够凸显出优势了。用LN的话说,“西欧型的社民党不适合俄国准备夺取政权的任务”,说民粹派的组织原则是布尔什维克主义的先导,这种说法完全成立。

如果要讲东正教,就很复杂了,得单独找时间讲,但是民粹派跟东正教传统没有直接关系。民粹派刚起事走向农村时,它向农民宣传革命道理,但农民把宣传革命的民粹派给检举了,因为当时俄国农民基本上都是“好沙皇主义者”。

农民为什么认为沙皇是好沙皇呢?这是俄国的特殊社会历史原因造成的。前面讲过,军功贵族要打仗,国家没钱,就给他们土地。土地上如果没有生产没有劳动力,那土地就没有价值了。农奴就是国家划拨给贵族的劳动力,他们既是国家的纳税人,又是分给贵族种地的农奴。我把这种状况叫“一肩挑二主”。所以政府总是告诫农奴主:农奴可以给你们用,但是你们别把农奴用得太狠了,农奴要先用来满足国家,后满足你们贵族个人。

这样,似乎看起来沙皇比较公允,似乎是站在富人和穷人之上的一个公正者,甚至有不少贵族因为虐待农奴被流放到西伯利亚。所以俄国农民的心目中,一直就认为沙皇好而贵族坏。我们以前只知道有农奴被流放,不知道贵族也会因为虐待农奴而遭到流放,听起来好像是沙皇会站在农奴的一边。实际上这种状况是和俄国的国情有关,沙皇是从他自己的现实利益出发来考虑的。

沙皇的态度是,农奴只是暂时性地给贵族使用。比如,尼古拉一世因为镇压十二月党人事件,历来被认为是一个反动残酷的沙皇。但是他同时出台了一系列的限制贵族的法令。为什么?尼古拉一世认为,国家好吃好喝地供着贵族,给他们农奴替他们种地,对外战争的征战逐渐地也让哥萨克骑兵来干,不用贵族吃苦了,即便这样,贵族还起来造反反对沙皇,那尼古拉一世当然要限制贵族,不给贵族那么多的优惠了。换句话说,国家用农奴制对军人实行赎买交换以后,就等于要求贵族放弃了政治权利而服从于沙皇专制。

十二月党人起来反对沙皇,因此沙皇不但把十二月党人的骨干成员(120多人)全部流放到西伯利亚,伊尔库斯克以东的地方。而且,尼古拉一世还认为要解放农奴,不给贵族劳动力。我刚开始看到这些材料的时候,就觉得这和我们课本上的说法蛮拧的——沙皇应该是贵族地主政权嘛,地主和沙皇从来都是沆瀣一气的嘛,怎么沙皇竟然会站在农奴的角度上说话呢?

其实沙皇不是站在农奴的立场上,而是站在他自己的立场上。这证明在十二月党人运动以后,政权失去了对贵族的信任。独立贵族的思想倾向与皇权产生离心力,沙皇始终认为贵族在“暗中破坏专制制度”。这帮曾经依靠皇权发达的贵族还是想当“真贵族”,于是和沙皇专制体制之间存在着矛盾。

在俄国,从军功贵族成长起来的贵族,与西欧的领主、等级君主制阶段的反对中央集权化的波雅尔贵族不同。军功贵族是依赖国家的强大而成长起来的,这些贵族身上体现着相互矛盾的两重性:依附性和自由性。他们一方面对国家有一种依赖心理,另一方面又厌倦专制制度国家对个人的控制。

在这种状态下,民粹派宣传要反沙皇,老百姓是不听的。大约有上千民粹派是被农民检举送进监狱的。民粹派的一腔热血很快在农民面前碰了壁。一边是农民愚昧,一边是沙皇专制,那作为传统反对派的民粹派怎么办?无路可走。宣传革命发动起义不成,被沙皇镇压以后,民粹派的后继组织就成立了民意党。


微信ID:qhjy_gzh

阅读次数:4,99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