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力雄:雪域漫谈——天助西藏

Share on Google+

2013-02-25

西藏布达拉宫(AFP/Getty Images)

汉族是世界人口第一的民族。即使在三、四百年前的明朝也有一亿五千万之多。那时汉人的扩散态势已经很强,闯关东、走西口、下南洋,为什么却唯独绕过紧挨身边的二百四十万平方公里的西藏呢?

西藏高原在北纬二十七到三十七度之间,正处于亚热带和温带,北边缘与济南、太原、德黑兰、阿尔及尔或洛杉矶差不多。南边缘与长沙、南昌、新德里或佛罗里达相当。如果西藏高原没那么高,可想而知一定是遍布森林草地、气候温和,适于农作物生长的。那样汉人一定会不可阻挡地挤占进去,如同挤占了广西、贵州、云南、内蒙古和中国东北一样。也许今天藏民族早就与汉民族融合一体,或是在汉人挤压下收缩到很小地区。

不过,西藏高原也有类似藏南谷地那样的地方,那里海拔较低,北有冈底斯山脉和念青唐古拉山挡住西北寒风,南面的印度洋暖风可以从雅鲁藏布江河谷及较低的山隙吹进,温和多雨,与云贵高原的气候近似。雅鲁藏布江冲积出的河谷平原提供了丰富和肥沃的可耕地,使藏南谷地成为藏文明发源地。为什么一直到二十世纪中,几乎没有看到汉人向那里迁移呢?

我们从高处俯瞰一下。西藏高原北部边缘的昆仑山脉,南部边缘的喜马拉雅山脉,还有沿东西走向横贯高原的的冈底斯、唐古拉等山脉,在西藏高原的西北聚拢在一起,那形状像是一个口袋被扎上了口一样,地质学把那里称为“帕米尔山结”。这些山脉以散开的走向延伸到西藏高原东部,又被一系列由南向北的江河拦腰截住──岷江、大渡河、雅砻江、金沙江、澜沧江、怒江,通称“六江流域”。这六条江河在峰峦叠嶂的群山中横劈而过。江河年积月累的切割力,在那里造成高差巨大的高山深谷,形成基本上是两山夹一江或两江夹一山的地貌,因此被形象地命名为横断山脉,地质学称为“山束”。

数条贯穿的大山脉,加上西端的“山结”和东部的“山束”,把西藏高原圈成了一个椭圆状的封闭区域。藏南谷地深藏在这个封闭区域的腹心。横断山脉的大河与大山横断了东西方向的交通。

一次我坐飞机从拉萨到成都,先是飞过万里无云的高原,丛山峻岭如凝固的海浪伸展到天边。当四川盆地在前方出现,清楚地看到那里盛满了云。西藏高原到有云处戛然而止,弧形的边缘像高耸起的盆边,而“盆”里的云海平坦雪白,如同盆中盛着满满的牛奶。飞机降落时沉入云中,走出飞机,阴雨潮湿的气候与西藏高原完全不同,氧气扑面而来,气温也一下升高许多。

太能够理解,如果我是古代汉人,不会有任何动力去翻越刚在机翼下飞过的丛山峻岭。那年代没有飞机,没有汽车,清朝的驻藏大臣进藏,肯定具备当时的最好条件。他们从成都到拉萨,一般都要走三个月以上,只能靠两只脚和背在肩上那点儿干粮的普通百姓怎么走呢?

之所以西藏没有被汉人占满,藏文明保存至今,肯定不是出于汉人的“仁慈”,也不是由于藏人的抵抗,而是西藏高原的地理提供的保护。那是一种“天助”。

RFA

阅读次数:386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