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1-15

从90年代至今,俄罗斯一直排挤华人移民,压缩华人在俄的市场经营空间。我预言,21世纪,普京俄罗斯华人社区的整治将更加严厉。果不其然,11月19日,俄罗斯警察、特警以及内务部第55师,就对莫斯科柳布林诺市场的华人商贩动手了。从莫斯科电视一台进行的现场直播看,俄罗斯军警披挂上阵,全副武装,连事先押解嫌犯的巴士都准备好了。华人和其他亚裔商贩面对突袭,惊慌失措,或翻墙逃遁,或弃物出走,数万平方米的营业大厅霎时鸡飞狗跳。亲历军警围追堵截的华商事后说,军警在执法过程中洗劫了他们的财务。最终,大约有600多名华裔被捕(另说1000人),警方的理由是,这些华商涉嫌在俄罗斯境内非法滞留,从事走私和偷税漏税等违法活动。

实际上,俄罗斯19日对华人市场的这场围堵和清剿,是上个月莫斯科市长索比亚宁(СергейСобянин)批评中国移民涌入俄罗斯,但不融入俄罗斯文化的续篇。只不过这次,俄方不搞文斗,搞武斗了。

我对莫斯科东南区的柳布林诺市场最熟悉不过,其一,我在那个地区居住过;其二,我对市场的形成和华人的状况有过数年的观察。

2003年前后,柳布林诺市场华商屈指可数,在那里参与经营的,主要都是俄国人和前苏联加盟共和国的商贩。2009年,莫斯科最大的切尔基佐夫市场(Черкизовскийрынок)被俄罗斯政府关闭,大量华商骤然涌入柳布林诺市场(准确的称谓是“莫斯科市场”),使得柳布林诺地区的生活日趋“中国化”:成群结队的华人手拉肩扛地运货,走在柳布林诺通往市场的大街小巷,看得当地人目瞪口呆。还有,市场附近居民的住宅出租价格陡然增高,2009年之后,柳布林诺地区的房屋租赁价格,比此前暴涨3-4倍。就说柳布林诺地铁站旁边,大批华商涌来之后,一套小三居的租金,竟然上涨到每月3750美元(折合约22500元人民币),而2008年的租金不过每月1100美元(折合约6600元人民币)。一套独居的月租金,上涨到1250美元(折合约7500元人民币)。该地区的房源本来就有限,都不能满足俄罗斯本国移民的租赁需求,华人的到来不仅抢占了房屋资源,还抬高了价格,房主受益后,不再租房给本国人,于是招致同胞大量投诉。

在房屋租赁过程中,俄罗斯房主最不能忍受的,就是华人租户为了省钱而群居,一套3居室内,竟然挤着15-20人。俄罗斯房主无奈,便按照人头收钱,以增加收入。据莫斯科市政府有关部门统计,目前在柳布林诺市场附近,共有400-500套民宅已经出租,其中华人租户占主要部分。

随着大批华人的到来,柳布林诺街头巷尾,还出现了汉语书写的标牌广告,市场里开办了中国调料店和专门为华人商贩供餐的食摊,完全没有卫生检疫证明。莫斯科杜马城市消费市场与服务部部长斯莫列夫斯基(ГеоргийСмолеевский)说,柳布林诺地区的交通堵塞,也是中国人造成的,因为市场内部的停车位,自2009年之后又增多了1200个,停泊的都是摊贩们拉货的车辆。俄罗斯移民局局长马德朱杰尔(МухаммадАминМаджумдер)判断,2009年,切尔基佐夫市场被关闭后,致使10万人失去工作,很多人涌入柳布林诺市场,但是这个市场空间狭小,最多只能容纳1万人就业。所以,相当部分的华人商贩,还会分流到莫斯科和周边城市经营。

柳布林诺市场还遭到很多投诉,购物者说,货场很多商品没有商检证书,柜台没有规范的收款机,大多数华商不会讲俄语,只能用计算器与顾客讨价还价,所有这一些切,使得当地居民产生了恐慌感,他们将柳布林诺称为中国“飞地”。而柳布林诺行政长官,莫斯科东南区副区长斯莫利亚科夫(АлександрСморяков),早在2009年就承诺取缔中国商品,这一想法的背后,仍是恐惧柳布林诺变成第二个切尔基佐夫市场,即莫斯科式的“唐人街”。

莫斯科大学亚非学院历史学博士,著名汉学家凯尔布拉斯(ВиляГельбрас)指出,目前,俄罗斯还没有人潜心研究“唐人街”形成的背景与发展现状。而柳布林诺,以及此前远东和莫斯科所出现的华商与市场现象,即“唐人街”的雏形。凯尔布拉斯指出,1998-1999年,俄罗斯政府通过调查后认定,远东和莫斯科的华人社区在俄境内从事走私犯罪。但是,官方所采取的态度是驱赶商人,关闭市场,却难以从根本上分解决问题。他认为,俄罗斯政府虽然2009年关闭切尔基佐夫市场,但对华商走私犯罪打击力度不够,使得犯罪现象又在柳布林诺死灰复燃。

20多年来,俄罗斯国家强力机构,从未停止过对华人社区和商铺的整治与打击,力度也不可谓不重。如,1992年莫斯科特警部队捣毁了莫斯科第一家华人旅馆——爱华旅馆,使店主损失至少10万美元;1993年年底,特警部队查抄了莫斯科东北区另一家华人旅馆,华商损失惨重,欲哭无泪;1994年,特警清洗莫斯科市中心中国四海旅店,据悉,有华人被抢被被打,旅馆被查封;1995年,莫斯科特警以抓凶手为名,突击搜查华人新莫大旅馆,并将旅馆洗劫,钱物掠走;1995年至1996年期间,华人企业河北旅馆,两次受到莫斯科特警突击检查,亦有人财损失;1997年,莫斯科“帝豪”运输公司职员遇害,尸体在莫斯科市北区的中国旅馆附近被发现,随后大批特警赶到,查抄了中国旅馆,掠走了华商的财物,损失巨大;1998年年底,俄罗斯特警和俄罗斯税警荷枪实弹,包围了莫斯科最大的华人皮货集散地“兵营”,将华人价值上千万美金的皮货全部查封,华商的钱财也被俄罗斯警察洗劫。这次警察的查抄行动,使得“兵营”皮货集散地1000-1500多名华商破产,店铺尽数查封。2000-2001年,“兵营”再次开门营业,俄罗斯特警再次突袭,华商又遭重创,“兵营”遂彻底关门。2009年,俄罗斯政府决定关闭数万华人参与经营的莫斯科最大市场——切尔基佐夫市场,警方突击查抄,市场关闭,华人损失巨大。

不过,莫斯科对遏制华人势力的扩张,除了武力强拆市场,驱赶华人之外,似也没有别的灵丹妙药。最近莫斯科市政府,绞尽脑汁动用各种手段实施“去中国化”的行动,前不久,莫斯科一家广告公司医疗做广告,用的是双语,即俄语和汉语。该广告招致很多市民抗议,官司一直打到市政府,结果,最终删除了广告里的汉语。最近,莫斯科柳布林诺市场附近的所有中文广告、产品标识,还有穿梭于市场与地铁站之间的、公交车上的中文站名也将被删除。

写到这,我突然想到,莫斯科地铁有一站,叫“中国城”,是1990年新改的名字,现在想想,它竟成了俄国恐惧“唐人街”,排斥华人移民的悖论,莫非这个站名早晚还得改?

敬请关注俄罗斯艺术沙龙,http://blog.sina.com.cn/u/3672385054 独联体国家和俄罗斯、乌克兰画家作品展示:传统现实主义油画作品、摄影作品、传统民间手工艺品。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