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1-20

中国近代没有威廉·透纳(William Turner 1775-1851)那样的画家,这个英国人一生创作了几百幅油画,几千幅水彩画和速写,给世界艺坛带来巨大活力。中国不仅没有这样的画家,也很少有人看懂他的作品。比如说,中国人认为《失事船沉没以后》是他最完美的作品,却又说不出它的高明何在。我以为,威廉?透纳之所以能够推动世界艺术,成为一座巅峰,即在于他作品的神学思考,特别是在大灾难面前的思考。

我们生活的浩瀚世界,半个世纪以来,灾难不断,比如,1960年5月,智利中南部海底发生强烈地震,引发巨大海啸,导致数万人死亡和失踪,沿岸的码头全部瘫痪,200万人无家可归,堪称世间最严重的海啸灾难。1976年7月,中国河北省唐山市发生7.8级地震,顷刻间,百万人口的城市化为瓦砾,地震破坏范围超过3万平方公里,共造成24.2万人死亡,16.4万人重伤,经济损失高达到54亿元。2008年5月,中国四川省汶川、北川等地发生8.0级地震,造成6.9万人遇难,37万多人受伤,1.79万人失踪,堪称中国最近30年来来,所遭受的破坏性最强、波及范围最广、总伤亡人数最多的地震之一。2011年3月,日本宫城县以东太平洋海域发生9.0级地震,海啸接踵而来,共造成4882人遇难,20405人失踪。

面对天神震怒,降罚人间,我们恐惧、茫然,手足无措,无以应对。人类那点可笑的财富、荣誉、自尊和高傲,在天打雷轰面前,顷刻间荡然无存。有人说,上天之所以发难人类,乃是对具体人群,或者具体民族所犯罪孽的惩罚。此话听上去既有道理,也不尽然,有道理的是,《圣经》里确有多处章节描述上帝震怒和发威。俗话说,种瓜得瓜。而我们对这个世界所犯下的罪孽,例如破坏环境等,桩桩件件,违背上苍意志,不啻我们为自己种下的一颗颗苦果。此话也不尽然,是因为我们无论信与不信,都是上帝的子民,惩罚才不管什么国家和民族,容我后叙。

再说,人的属性,非孤立存在,它与世间万物息息相关。教会典籍说,人,乃被造之巅,万物之中心,故,人的精神世界所发生的一切均影响环境。读《圣经》便知,亚当之罪,玷污大地,世间果实繁茂之势便呈衰颓,万物哀哀,痛苦不堪。近观当下,世界正饱受生态危机的煎熬,此乃百年科技发展失控的恶果。

俄国诗人茨维塔耶娃(МаринаЦветаева),在她的《长诗》结尾满含忧郁地质问:“鲜活世界去无路!人人奉献有何物?”我可以明确地回答这位文学大师,人类恶事做绝,孽债深重,任何心灵之物皆无奉献。我们毫无畏惧地与天斗,与地斗,毁灭自然,伐木砍林,滥捕滥杀,导致野生动物绝种或濒临灭亡;我们过度开发,毒烟毒水,污染江河湖海和高空大气,我们让世界失去了清洁饮水和可供呼吸的空气。这就意味着,科技时代,人类整体道德崩溃,远大于科技文明给我们带来的福祉。我以为,现实发生的臭氧空洞,淡水匮乏,全球变暖,都是上帝对我们人类的惩罚,惩罚我们的恶念,如追名逐利、贪得无厌、挥霍无度……正如《圣经》所说:“上帝见人在地上罪恶很大,终日所思想的尽都是恶。(创世纪,6,5.)”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生活的地球,随时面临爆发重大自然灾难的可能,这不值得大惊小怪。

虽说人的生死与否,取决于道德高下,此乃宗教律法,但是,上天并不想置人于死地而后快。公元四世纪东正教先师圣马克曾说,上帝不会将怒火付诸于行动,亦不会想方设法和处心积虑地惩处我们的罪孽,他要依照他为我们所制定的律法来发落罪人。亚当和夏娃在偷食禁果之后,上帝并未宣称,你们偷食禁果,我要处死你们。而是用上帝的律法警告他们,说:“只是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创世纪,2,17.)就是说,无论善者还是恶人,无论信或者不信,上帝只想告诉人,世间律法已定,因果形影相随。

因此,无论是智利或者日本大海啸,还是唐山、汶川大地震,都是人类亵渎和毁坏大自然所得到的报应。换句话说,原本纯净的大自然已经被人类作践得百孔千疮,它忍无可忍,便用大灾难的方式警告我们。由于我们蔑视与大自然的精神关系,不屑于与它和谐相伴,天尊便用自己的方式警告人类。我甚至在想,这个世界所发生的灾难,难道不是诺亚方舟的缩影吗?难道上天的警告还不够明晰和严肃么?

通过思考自然、灾难与人的关系,我明白,毁灭自然就是毁灭人的属性,人的奢求超越被上帝赋予的属性,嘲笑造物主赋予其中的思想,即人之大罪。明白了人何罪之有,便理解灾难的发生之因果。先哲们告诉我们,我们的世界不是抽象的和孤立的,而是一个整体,某一部分遭到破坏,其他部分必定会有相应的反应,此乃牵一发而牵动全身,这就是当代生态学的核心思想。对于信者来说,地球自然灾难发生的条件,与人类龌龊的思想、罪恶的语言和邪恶的作为息息相关,这对信者,已不需要证明;对不信者而言,也许还要等待所谓科学的证据吧。

曾经有人问,智利或者日本大海啸以及唐山、汶川大地震,是上天对所在国罪孽的惩处吗?我以为,这是一个相当复杂的神学问题,因为每一次发威的意义和目的,只有上帝自己知道,灾难承受国,是否因为自己国家或者民族的罪孽而受到惩罚,也不一定,因为世界是一个整体,地球是一个村落,人类都是上帝的子民,所以,大灾难的最终酿成,我们人人有份,上帝无论惩罚哪个国家,哪个民族,都是对地球上所有国家和民族的惩罚。这些也如《圣经》所言,耶稣基督为了人而蒙难,并非他自己罪孽深重,他是为了作恶多端的我们而赴死的。我们所熟知的俄罗斯作家陀思妥耶夫斯基,就在其著名小说《卡拉马佐夫兄弟》中,借佐西马长老之口说出了的那句肺腑之言:“每个人对每件事都负有责任。”因此,指责灾难发生地的受害者罪有应得,甚至幸灾乐祸,是一件非常不能容忍的事情,遗憾的是,我在日本大海啸发生后,见到过这样可耻的人——请别忘记,日本遭受大灾难,也有你的份,因为你罪孽深重。

最后我想说,大灾难面前,人很渺小,轻如一粒沙尘。记得上帝曾经这样警告我们:“从前西罗亚楼倒塌了,压死十八个人,你们以为那些人比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更有罪吗?我告诉你们,不是的。你们若不悔改,都要如此灭亡。”(路加福音,13,3-5)因此,让我们在每一次灾难面前,都为受难者祈祷和忏悔吧,与他们一起流泪吧,因为我们祈祷、忏悔和哭泣,,不仅仅是为受难者,也为我们自己。

敬请关注俄罗斯艺术沙龙,http://blog.sina.com.cn/u/3672385054 俄罗斯、乌克兰以及其它独联体国家当代经典艺术家作品展示:传统现实主义油画作品、摄影作品、传统民间手工艺品。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