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镜头下的西藏文革:全藏最神圣的佛殿——大昭寺是怎么被砸的?(四)

Share on Google+

2019-08-07

大昭寺的讲经场“松却绕瓦”。(摄影:泽仁多吉)

(续上)2002年期间我采访了一位年约五十的女子,她曾经当过八角街居委会主任,是那种常见的随着时代的风向摇摆不定的积极分子。她看到我父亲拍摄的西藏文革照片的反应耐人寻味,尤其是砸大昭寺的照片和批斗贵族、仁波切的照片,令她很不自在。

她先是承认说,是的,大昭寺被砸了;但又赶紧说,那都是学校里的孩子们干的,是拉萨中学的学生们,不过他们都是小孩子。

我问她,没有居民吗?听说有很多居民参加了。她飞快地眨眨眼说,可能有吧,我不知道,我没有进去,但我知道是学校里的红卫兵去砸大昭寺的,后来可能有居民也去砸了一点,可当时只有学生敢这么做,其他人哪里敢啊。

那么,你当时在场吗?我问。我当时,她说,我们当时听说砸大昭寺了,都跑去看,但没进去,不知道里面砸成什么样了,后来我们又跑到大昭寺讲经场“松却饶瓦”那儿去看,当时跑来看红卫兵砸寺庙的人很多,从哪里来的都有,本来有的在转街,有的在转经,听说有这样的事情都围过来看。

那时还有人转经吗?我问。有,她说,红卫兵是突然来的嘛,红卫兵什么时候要来谁也不知道,所以还有转经的、磕头的,这些都有。不过像这些举小红旗的,喊口号的,这就是组织起来的,是居委会组织起来的。她指点着照片。

那你们看见这种场面时,心里是什么想法呢?我问。

她迟疑了一下说,怎么说呢?心想就这样把这些都砸了吗?可是,想说什么的话也不敢说,对吧?不然就会扣帽子,对吧?谁也没有这个胆量啊。可是,她有些激动地说,如果不是毛主席“炮打司令部”的大字报,然后这样动员那样动员的话,那些学生怎么会去干这种事情呢?因为在这之前,他们一次都没去砸过寺院(有意思的是,在这段话里,像这几个词:“组织”、“事实”、“扣帽子”、“炮打司令部”,她都是用很标准的汉语说的)。

其实这位积极分子的言论是有代表性的。2003年我还采访过一位曾当过河坝林居委会组长的女子。她说:“文化大革命实在是太坏了,砸的砸,扔的扔,什么都破坏了,如今又要重新恢复,但是能跟以前一样吗?那时候说宗教是不能信的,必须要砸烂宗教,很多藏人就这样去把自己的宗教破坏了,当然这里面有害怕,也有的真的不信了。再加上从共产党到西藏以后,已经十多年了,宗教的影响一天天小了,很多年轻的藏人不懂得宗教,只有年纪大的藏人坚持信,这又有什么用呢?文化大革命一开始,年轻的藏人冲在最前面,让他们砸哪个他们就砸哪个,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好的。当然后来随着年纪大了,经历的事情多了,又反过来觉得还是宗教讲得对,所以转经的有,磕头的有,朝佛的有,这里面好些人当年就是那些不信的人,现在信了,非常后悔。”

从小出家为僧、一九五九年至文革时期当过居委会民政委员、红卫兵、民兵和造反派、文革后复又皈依佛教的强巴仁青也算得上是积极分子,但他当时确实是把宣传“为人民服务”的共产主义当作另一种宗教去接受、去听从、去行动的,所以在他的回忆里有许多矛盾和困惑,反倒凸现出一个普通人真实的思想和经历。2003年初,在一位长辈的介绍下,我采访了75岁的强巴仁青老人,听他讲述了他的故事。他是这么讲述1966年8月的“破四旧”革命行动的:

“……先是在合作社开大会,那是一个动员大会。冲赛康居委会的头头都来了,说无产阶级司令部要向资产阶级司令部开炮,所以我们要成立一个组织,要‘破四旧’、‘立四新’。不久我们又参加了一个会议,会上胜利办事处(下辖八角街、冲赛康等四个居委会)的张书记说,要把刘少奇和达赖喇嘛的照片取下来,要砸烂‘苏西’(拉萨老城四个方向的角,以矗立的经幡旗杆为标志)和‘厥西’(四个护法:布达拉宫、大昭寺、丹杰林寺的护法,还有一个护法,强巴仁青说忘记了)。说这些都是‘四旧’,是四个旧东西;还说,‘苏西’和‘厥西’在哪个居委会的地盘上,就归哪个居委会去砸。

“我们冲赛康的任务是砸‘嘎林古西’。嘎林古西是在帕廓北街郎孜厦和嘛尼拉康旁边的一座白塔,有四个门。历史很长,差不多有五百多年了。很多人都说是一个大商诺布桑波修建的,所以在这塔里供着他的遗体。

“当时我是民兵里面的小干部,相当于班长。我们的头头是岗珠,他现在还在,是冲赛康居委会的书记。他带着我们到了嘎林古西跟前,让我和一个叫索朗的小伙子(他现在已经死了)爬到佛塔上去了。反正当官的让我们做什么,我们就得做什么,所以我们就爬到塔上面了。塔的顶是那种有月亮和太阳的装饰。我和索朗用十字镐挖,挖不动,因为钉得很结实。又用绳子套在上面使劲拉,这下拉倒了,露出里面的很多宝贝,有九眼石、绿松石、珊瑚、翡翠等等,还有金子和银子。我就用哈达包起来,还告诫同伴说,不要拿啊,然后就把哈达交给了居委会的一个头头罗罗拉。其实我心里并不是滋味,不管怎么说,我过去是僧人,现在做这种事情,这是有罪孽的,可是不革命又不行,所以我就默默地许了一个愿:但愿我的来世投生在一个很富有的家庭,修一座跟这一模一样的塔。这时候,拉萨中学的学生来了,敲锣打鼓的,还喊了很多口号,说是要大破‘四旧’。”

“不过我们没有砸完这个塔,因为城关区建筑队的头头来了,说这个塔不是属于冲赛康的,所以砸塔的任务就由他们接管了。他们还把诺布桑波缩得很小的遗体拿出来游街示众,然后不知扔到哪里去了。塔里面的所有宝贝也被他们拿走了,不知道是上交了还是私吞了,总之再也找不到了。就在这天,大昭寺被砸了,主要是八角街居委会干的,因为大昭寺是属于八角街居委会的。”

RFA

阅读次数:41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