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文:小石洞阴阳录(2)

Share on Google+

2、

大概由于茶水茶叶溢出杯外弄脏了地面,徐娘挪了挪位置,一张足有15公斤重的厚木靠椅,她一只手便搬离了一公尺远,仿佛在移动一只绒布制成的熊猫。我惊讶不已,怀疑她是神仙级的人物,说不定是何仙姑,否则腿肚子如此疲软,如何能一只手搬动这件重物?

徐娘搅乱了我的心态,《黑猫》看不下去了,不过我仍装作在看电子书的样子,心里揣摩她是何方神圣。这时,一阵寒气在我身上弥散开来,我的皮肤一阵鸡皮疙瘩,而我的心也彻骨般的寒冷。

徐娘看了一阵曲谱,起身打太极拳,旁若无人,打得蛮认真。说实在的,她那抑扬顿挫舒展自如的样子,显得练功多年,掌握了意气形神之关节。马步,箭步,出手,推掌,挪步,抬腿,扭腰,起伏,均呈自由状态,而且视线跟着手势,我不懂太极拳,不敢滥用出神入化炉火纯青的字眼,但看起来,她的姿势,动作,真的蛮舒服。

突然,嘭的一声,她跳离地面一公尺,又重重的跌落到地板上,木板都震动了,青藤架也似乎摇晃了一下。三四只蚊子在我眼前惊慌飞过,茶杯又倒了,连同我的背包掉在地上。耳朵嗡嗡嗡的,似有声波在剧烈回荡。我呼吸急促,似有重拳击中我的胸口,又像高血压勒紧我的喉咙,小便也差一点失禁,屁更不要提了,我忙不迭的逃离青藤架,逃到外面的人工池塘旁,才喘了口气。唉,呵呵,徐娘,我蹉跎一个甲子,还不知道世上有此太极!这种滥使蛮力,似白娘子跟法海较劲,跟以柔克刚的太极何缘?

池塘有几头水牛石雕,半裸池中,水呈浅绿色,一无波纹,这时太阳躲在云层里,天空阴沉沉的,让人觉得心躁闷热。风也静止,叶子也不动,唯听见远处近处的知了没命的叫唤。

徐娘仍在打拳,可能变换了拳种,她可以腾空三尺,做出手脚并行的龙抱柱的姿势,还可以探囊取物,仙人指路,似一剑刺中某个仇人,还可以腾空转身360度,并击掌拍腿……动作剧烈了三分钟才趋缓和,或者说流于平庸。你看,她表情严肃,挺腰立正,右手放在胸口,似对老公或朝某个群众组织表忠心,又手肘朝外,一个箭步,作出跃跃欲试状,似乎欲四渡赤水风雨长征路。

突然又飞身踢腿,右脚的夹拖似飞镖飞出青藤架,差一点击中我的眼镜,幸好强弩之末,最终落到我的脚下。我弯腰捡拾,夹拖深蓝色,软软的,有粗细不等的裂纹,鞋底磨损也厉害,也不知啥地方生产的,估计至少穿了三五个年头了。此时,我十分不安,不是因为她出格的武艺,而是因为茶杯无端滚落,且一直滚到她的脚下。

掉了一只夹拖,徐娘索性脱掉了另一只,赤着脚依然操练武艺,不过精神不似刚才集中,她不时朝我张望,也不知关注自己的失物,还是重视唯一的看客。我静观其变,反正手中有对话和交往的筹码(夹拖),我可不急。当然,我不敢贸然重进青藤架了,因为那儿有强大的气场,或者说电波,似乎足于致人于死地。

江苏/陆文
[email protected]
2017、7、5

《陆文文集》

阅读次数:28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