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牧:感悟台湾精神——台北诗歌节随笔

Share on Google+

举办人鸿鸿(左1)和本次台北诗歌节获奖的青年诗人合影。图/田牧

诗歌是人类文学的起源,那些远古的诗句,「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人而无仪,不死何为。」即便是今天来吟诵,仍然有如青溪流淌,泉水叮咚的感悟。走过了数千年的传承丶演化与发展,诗歌被眼下的世界渐渐冷落了,缓缓疏远了。在华文世界的台湾,还有「诗歌节」,依然在一年年的坚持,一年年的举办,真是难能可贵,令世人耳目一新。

这个「新」字,还在於今年「诗歌节」的主题是「墙与啄木鸟」,把村上春树的「高墙」与「鸡蛋」之说,延伸出去,拓展开来,成了战斗冲击力的「高墙」与「啄木鸟」,我似乎领悟到了一种啄木鸟精神,一种台湾精神。

沃尔夫·比尔曼与柏林墙

说「高墙」,令人记起了柏林墙倒塌了30周年,意味着「二战」後德国的分裂丶东西欧的铁幕,及东西方的冷战,彻底的终结。

我想起了一位历史性人物,他就是台湾「诗歌节」邀请来的重量级德国诗人与歌手——沃尔夫·比尔曼先生,我读了他的自传丶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翻译的《唱跨柏林墙的传奇诗人》。比尔曼是前东德非常着名的异议音乐人丶诗人与歌手,他在东德共产党统治时期,写下了无数的诗歌,主题大都是追求自由与民主,他的作品公开批评东德政府,虽然无法公开举办音乐会,在冷战时期的东丶西德的民间和文化界,具有非常大的影响力,很快就扬名欧陆与世界,他被西方媒体誉为「是插入柏林墙第一道裂痕的诗人」。在柏林墙倒塌前後,比尔曼始终与东德的民主人士站在运动的第一线,他见证了柏林墙的兴与衰,建与毁。我在想,比尔曼就是一位令这个世界不能忘怀的传奇诗人,是当代诗人敬慕的一代啄木鸟。

台北诗歌节举办人鸿鸿(左1)丶杨家娴(左2)和美国诗人丶散文家丶记者克里斯多弗·梅若尔(Christopher Merrill)(右2)丶日本诗人小佐野弹(右4)及所有嘉宾合影。图/作者提供

鸵鸟与啄木鸟

看到台湾年青一代诗人的朝气蓬勃,感受到了他们敢於针砭时弊丶激扬文字的激情,并得到了这次「诗歌节」的认可,荣获了今年的诗歌奖,说明了台湾的一代啄木鸟在成长。

说起了啄木鸟,便想起了鸵鸟。提及了铁幕围墙,便似乎看到围绕台湾林立着一道道无形的高墙。长年以来,台湾被国际社会完全遮罩在外,诸如:世界卫生大会(WHA)丶国际刑警组织(Interpol)丶联合国组织(United Nations)等,台湾几乎失去了地球的球籍,被遗弃於高墙之外。

谁都知道一个事实,台湾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它的政治丶经济丶外交丶司法丶军队等,它的国家体制丶民主制度,及价值观等都不受制於任何政府与政权。问题就在这里,台湾似乎有太多的鸵鸟,不愿意承认与尊重这个事实。

我不是台湾人,但我的感觉是,台湾的「蓝营」与「绿营」两大政党对海峡两岸的现实关系,没有本质的区别,不接受「一国两制」,不接受大陆的「统一」,反对「武力威胁」等,而区别仅在於表述上。马英九说「不独」,其本质是继续维持独立的现状。小英总统是代表民意,实话实说的「维持现状」,即是独立的现状。

尽管「蓝营」大佬们咀嚼着文字,宁可将自己的脑袋往沙漠堆里埋,甘做鸵鸟,不言真相。难道老共看不明白你的装腔作势,硬把中共当「二愣子」哄?

现实与真实是整个台湾都不愿意「统一」。想想也是,造成海峡两岸如今的对峙格局,是70年前国共两党内战酿成的祸,而让当今的台湾人来背这个黑锅,于情於理都说不过去。直话直说,总有一天,海峡两岸会面对这个跨越不过的现实现状,最终将尊重各自的政治体制丶价值观,及社会的民声民情民意,协商与谈判出最後的结果——友好和睦为邻。

坚持台湾精神

尽管一些台湾自己人还在装腔作势,而天下人把海峡两岸关系看得是真真切切。新近,德国联邦议会的「德台友好协会」把「两个中国」的问题放到了议事日程上来,说得很明确,很直白。德国议会拟决议预案,呼吁联邦政府与中华民国(台湾)建立完整的外交关系。

理由简要归纳为:

1丶自1949年以来,就存在着第二个中国——中华民国,或者称台湾,它是毛泽东与蒋介石之间国内战争的产物。将台湾排除出联合国,这是不符合国际法的基本原则。

2丶「二战」以来,联合国始终承认两个德国的存在,迄今为止,两个朝鲜也一直得到公平的对待。

3丶1987年以来,台湾展开了民主运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相反,如今的台湾是一个民主的国家,按照德国的标准,是一个人民自决的国家。德国却仍然不承认这个国家,鉴於上述中华人民共和国严重违反国际法与人权的事实,对於我们来说实在是无法理解的。

4丶今年也是天安门广场大屠杀30周年。当年数千名和平的示威者被残杀,其中的许多人被坦克碾压致死,他们的遗物被冲入下水道。而那个应该对此事负责的集权政府-中华人民共和国-却在世界范围内得到外交上的承认,是联合国的成员国。这个超级大国的领导蔑视人权,将维吾尔族群封锁在「再教育营」内,在世界范围内建立起一个独特的监控与审核系统。所有这一切,没有阻挡德国政府承认与这个国家的外交关系,并与之贸易往来。

所以联邦议会「德台友好协会」呼吁:承认与台湾的外交关系。

至今年的10月9日,德国公民连署超过5万,此决议案将正式提交联邦议会讨论与表决。

从这决议预案的背後可以看到几个问题:

一是深切体会到了维护与坚持台湾的精神,不是停留在口号上,而是落实在台湾外交的行动上,展现了台湾外交官的智慧与能力,展现了他们的啄木鸟精神,敢於碰硬,敢於突破高墙,敢於守护台湾主权精神。

二是没有被所罗门群岛与台湾的断交风波吓倒,没有被中国政府透过金钱外交手段,打压台湾的国际空间而压垮。

三是德国的「与台湾建交」途径与方案,为所有的民主国家开创和提供一种法理途径与模式。也证明了一个真理,得道多助,失道寡助。

古希腊人说:诗人就是创造者。一个国家没有了诗人,就意味着国家没有了!从台北市的「诗歌节」,联想到了啄木鸟精神,洞察到了台湾周边森严的壁垒高墙,感悟到了当下的台湾精神,也亲眼目睹了未来的台湾一代希望……

2019年台北诗歌节会场。图/作者提供

来源:民报

阅读次数:1,00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