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有理由不信任“尊孔”的中国人

让人觉得可以“信任”的最关键的“理由”是什么?是真诚、是诚实,说得简单一点,是“真”,说话真,做事真,思考真。实际上,真是要让“上帝”去判定所有的人们,或许可以说,没有任何人是值得信任的。因为什么?因为任何人的一生,完全不说假话,不做假事,不思对他人不利的假想,几乎是不可能的。这是因为,所有的人们都不可能不自私,要求人们完全在自己与他人之间把水端平,除非是自己的亲人,几乎是没有可能。

但是问题的关键在于,人们在社会之中真实的生活“习惯”是什么?好的“习惯”和不好的“习惯”(在这里,“习惯”与“传统”同义)往往是判定人们是否值得信任的重要的根据。群体的“习惯”(“传统”)实际上就是人们经常说到的“潜规则”、“潜制度”、“潜道德”,因为正是在这些“潜在”的东西里头反映了一个人、一个民族的内在共同的“价值观”。一个人,一个民族,有没有“道德”(在很大的程度上,是“真诚”、“诚实”的代名词),完全要看他们所遵守的“潜道德”、“潜制度”、“潜规则”是否与真道德、真制度、真规则相近,也即他们的“价值观”之中即本应包含有“真诚”、“诚实”等内涵,这才是非常重要的。我可以预先告诉大家,我们中国人的“潜道德”、“潜制度”、“潜规则”恰恰是最没有“道德”,最没有“制度”,最没有“规则”,也即根本就不包含“真诚”、“诚实”等内涵的东西。造成这种最没有“真”(“道德”、“制度”、“规则”)的根源,即在中国人普遍地“尊孔”,普遍地把孔丘及其儒家的“潜道德”、“潜制度”、“潜规则”,也即其价值观,当作了中国人自己永远潜在的“道德”、“制度”、“规则”。孔儒的“潜道德”、“潜制度”、“潜规则”是什么?其实就是中国人普遍习惯的孔儒的价值观,即“亲亲尊尊长长”的“习惯”(“传统”)。从根本上解释,即中国人永远都是只习惯于在自己的“亲尊长”者的面前才可能(其实也不是必然)表现出“真诚”、“诚实”的人,而对于除此之外的其他一切人,则几乎是绝对地不“真诚”、不“诚实”。事实上我也是在告诉大家,中国人普遍习惯的价值观“亲亲尊尊长长”,即是中国人习惯的“潜道德”、“潜制度”和“潜规则”。

如果一个社会的“潜道德”、“潜制度”和“潜规则”包含了“做人必须对人真诚、诚实”的价值取向,例如在具有“真真善善美美”的价值观的人类社会,那么在这个社会中的人们,将显然会是值得信任的。也就是说,如果人们从小就习惯于说真话,习惯于做真事,习惯于做真的思考,也即从小就具有对于“真其所真”的价值的习惯性的追求,那么,这样的人们,将自然会是值得信任的。按照西方人的说法,凡是从小即习惯于信仰“宗教”中的“上帝”、习惯于接受并拥有“哲学”的“真理”信念的人们,都将是比较值得信任的人们。而相反,凡是不信神,心中没有“上帝”,而且做事随心所欲,心中完全没有任何“真理”(“原则”)信念的人们,就将是很难让人信任的。很显然,所有“尊孔”的中国人,不说全部,应该说大部分都是如此。这是因为,他们的“习惯”早就已经被他们的“祖宗”孔丘从小便教导坏了。世界上恐怕也就只有中国人的“圣人”孔丘会那么“理直气壮地”教导中国人必须养成说谎的习惯,必须学会隐瞒事情真相的习惯,必须学会故意把坏事说成是好事,即所谓(为君、贤、亲们的)“讳言”的习惯。

我为孔丘给予中国人的“教导”所总结的两个“六论”之一,即“一天,二隐,三讳,四非,五常,六无”的中国人的传统习惯,其中就已经明确地指出了这一点。这里不妨再重复解释一遍:“一天”即孔丘教导中国人要有永远信“天命”的习惯,“天命”给予任何人的“命运”,都必须默默地承受:“天命”让你当天子,你就永远当天子,“天命”让你当乞丐,你就永远当乞丐,不要企图改变它,想要改变也是做不到的,这就是人的永远的“命”,而且“天命”不可认知,只可占卜,最终就是只能认“命”,尤其是认自己家庭出身的“命”。“二隐”即“子为父隐,臣为君隐”,即是说,中国人必须养成“隐瞒”事情真相的习惯:你必须学会为父亲说谎,隐瞒真相;你必须学会为“君主”说谎,隐瞒真相,否则,你就将不是你父亲的儿子,你就将不是君主的臣民。“三讳”即“为君讳耻,为贤讳过,为亲讳疾”,即是说,你必须养成为君主掩饰耻辱、为贤人(长官)掩饰过失、为亲人掩饰尴尬的场景,例如生病,贫困,犯罪,等等的习惯。“四非”即“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即是说,你必须养成守“礼”的习惯,为了守(人人永远不平等的)礼,你的“视听言动”全都必须习惯性地加以(不平等地)禁止,如果你没有“禁止”,你除了学会说谎,将不可能有谁救得了你。“五常”即“天地君亲师”,即是说中国人必须永远养成服从这五大“权威”的习惯,为了“权威”你必须学会说谎,否则,你就将命不能保。“六无”是我对于按照上述“习惯”做人的中国人,尤其对于中国的文人们的逻辑判定,他们将只能是“无道、无德、无知、无能、无用、无耻”之人。遍观世界上所有著名的“典籍”,像中国的孔儒“经典”这样赤裸裸地宣教“说谎”、“做假证”、扼杀“人”的求真的“良心”的东西还真是不多,偏偏中国人的儒家的“典籍”还真就是非常顽固地要求,所有的中国人都必须坚持这一套。中国人历史上顽固地“尊孔”的传统习惯,其实就是非常顽固地坚持要搞“这一套”(“说谎”、“做假证”、“扼杀‘人’求真的‘良心’”等等)的传统习惯。

总之可见,习惯“尊孔”的中国人,由于历朝历代接受孔丘儒家的谆谆教导,恰恰正就是从小就被要求习惯于学会说假话,习惯于学会做假事,习惯于学会做不利于他人的假的(欺骗性的)思考,即所谓的善用计谋。表面上的理由是为了“亲亲尊尊长长”,实际上更是为了每一个人的私利的自己。在中国这块土地上,如果你不听从“孔圣人”的教导,你将不可能生存,而孔圣人的教导,恰恰就是要求每一个中国人从小就学会在关键的时候(为了亲尊长)习惯于说假话,在关键的时候(为了亲尊长)习惯于做假事,在关键的时候(为了亲尊长)习惯于善用计谋,实际上更深刻地是为了自己的私利而养成这许许多多的坏习惯。用通常的话来说,中国人的“聪明”是与西方人完全不相同的,凡是习惯于花言巧语哄人,习惯于做事隐藏自己的动机,习惯于思考玩弄计谋的人,就都是中国的“聪明人”。而相反,凡是老老实实,说话不懂得拐弯,做事不隐藏动机,思考不动用计谋,具有这些习惯的人就是中国人中的大傻瓜。我们可以注意到,中国的“大傻瓜”反倒是值得人们信任的人,而中国的“聪明人”则完全相反,恰恰是根本就不能够给予信任的人。正是在孔丘及其儒家的长期以来的谆谆教导之下,历史上大量“聪明的”中国人组成了彼此根本就难以互相信任的中国“天下”,可以设想,如此的中国人除了成为“一片散沙”之外,他们还可能会有更好的前途和命运吗?

如果说中国人自己都不信任中国人,那么世界上的其他人能够信任中国人吗?所以,今天我的文章的题目就是《世界有理由不信任“尊孔”的中国人》。

我的中国的亲们肯定会对我进行攻击,中国人不被世界人类信任,与孔丘和“尊孔”有什么关系呢?我要严肃地告诉大家,实在是大有关系,而且不仅仅是有关系,而恰恰正就是因为孔丘及其儒家的长期以来(两千多年来)的存在,以及中国人始终“尊孔”的事实本身,就是中国人根本就不可能获得世界上人们信任的“根据”和“原因”。在别人是“根据”,在自己是“原因”。

结论是非常清楚的,要想把中国社会改造成为一个大家相互“信任”的社会,更改造成为一个真正值得全世界信任的民族和国家,最重要的第一条,即必须“打倒孔家店”,真正做到彻底地从中国人的内心深处批孔、反孔、灭孔。简言之,即彻底地改造中国人的两千多年来始终都在危害中国人自身的孔儒的严重“不真”(“不真诚”、“不诚实”)的“文化传统”的坏习惯,这个“传统文化”,也即中国人全体的传统坏习惯,实际上即是非常不“文明”的假“文化”、伪“文化”、毒“文化”。革除这个毒“文化”,即是革除中国人传统的坏习惯,这才是中国人的一场真正非常伟大的“文化大革命”啦!(2014,7,21.)

出处:北京之春
整理:2014年11月8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