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联合国秘书长安南、联合国大会

20世纪,人类在国际关系方面最伟大的创造和最卓越的成就,就是建立了联合国、铸造了联合国精神。联合国精神,就是维护世界和平与人类安全、遏制战争灾祸和其它暴力恐怖活动的精神;就是保障全人类的人权、基本自由和人格尊严的精神;就是加强国际合作,促进全人类共同发展其经济、政治、文化事业,共同提高一切人的生活质量和保护人类生存环境的精神。概括起来,就是要使争取和维护人的权利、成为全人类共同的价值标准和奋斗目标。

联合国是两次世界大战血的教训的产物。联合国的首要任务曾经是防止第三次世界大战和遏制局部战祸。冷战尾声,和平与发展成为联合国的两大使命。现在,世界和平和人类安全的中心问题即人权问题,包括民族的自治权和自决权。而社会发展也是以人为中心,而不是以国家、民族、地区为中心;社会发展的目标,是改善和提高全体人民的生活质量,而不是增强国家的政治、军事实力;社会发展必须不断改善人们生存的政治、经济、精神文化和生态环境。所有这些,都需要通过维护和扩大人民的基本人权、切实保障人们的政治、经济、社会、文化权利来加以解决。总之,人类的和平与发展,都是人权的组成部份,人权包含人类追求和平与发展的权利和其它许多的权利,但不能简化为和平与发展。

依据上述认知,我们提出联合国实行改革的设想。

第一、将《世界人权宣言》并入《联合国宪章》,并作为其基本的、也是主要的内容。明确提出联合国的首要任务就是维护和扩大全人类的人权,进而以人权为中心,提出和平与发展等种种任务。新的宪章应当将所有国家视为地球村的联合国成员,并具有当然的人类宪法性质。

第二、完善各种宪章性的人权公约,将环境保护、优生优育,实用科技的伦理原则,禁止使用和逐步销毁核武器,民族问题、移民问题、人道主义援助、灾荒救济等内容,纳入人权公约。特别重要的是:应就联合国对各国人权状况的观测、监督与依法干预,受理人权个案,制裁一部份国家的政党独裁、政府专制、腐败等反人权的行为,做出明确、严密、有力的规定。

第三、将联合国的最高核心机构安全理事会,改为人权理事会,选出常任理事会,取消常任理事会成员国的否决权。

第四、设立世界议会,以取代现在的联合国大会。世界议会实行“世界公民议院”和“国际议院”两院制。“世界公民议院”的代表在联合国最高核心组织──人权委员会──的监督下,依照合法程序在各国产生,国际法院对其代表资格拥有审定权。“国际议院”的代表由下列人员组成:联合国成员国的政府代表与民间代表各1名;国际性经济组织、国际性自由知识份子社团和国际性民间人权团体代表各若干名。“国际议院”的非官方代表,必须在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指派代表的现场监督下,按公正的竞选机制产生。两院议员享有一定时限的国家豁免权,但不享有国际豁免权。

为了促使民间维护人权的力量凝聚和壮大,联合国必须尽最大的力量扶持世界各国特别是专制国家的自由知识份子、自由企业家,使他们取得并巩固其独立地位,使他们在国际范围组织化,使他们成为国际社会的中坚。

第五、联合国的行政机构,应逐步实行政府化。行政首脑机关即联合国人权委员会;行政分支机构编制的设定,由联合国人权委员会会同其预算委员会提出报告,交两级议院通过后生效。联合国工作人员实行公务员制,一律由来自世界各地的非官方人员充任。

第六、扩展和改革现有的国际法院,实行大法官制。国际法院下设国际宪政法庭(将原国际军事法庭并入)、国际人权法庭(受理侵犯人权的个案)、国际经济法庭、国际刑事法庭、国际民事法庭。建立国际检察院,并在世界各地设立流动分支机构,其主要职责是独立稽查、调查各国执行国际约法的情况,对严重违反国际约法者,向国际法院提出公诉。并向世界议会提出年度报告和不定期专门报告。

第七、控核、裁军、限警。各国须将核武器与具有巨大杀伤性武器,以及相关技术的使用权,交由联合国掌控。加强各国裁军的力度和实效,直到彻底取消传统国家意义上的军队。根据各国政治制度的品质与人口比例,规定各国警察力量的上限及其武器装备。建立直属于联合国的国际维护人权与和平的警察队伍。国际警察独立接受联合国的指挥。

第八、实行费改税。联合国为国际社会提供了各种服务,因此,一切联合国成员国和一切国际赢利活动主体,均须向联合国缴纳体现权利与义务对等原则的税金。开征国际环保税,一种是资源占用税;另一种是跨国污染治理税,例如:产生相关污染的技术专利转让、技术出售、技术使用等环节,凡存在“跨国污染出口、出境”者,均须缴纳环保税。

欠税问题,可以强制征收,也可以由例如相关跨国公司将本应缴给相关国的税金直接改缴联合国作为税金。在此,我们同时建议今后的跨国公司,应逐步实行“联合国注册制”(也即本部非国籍化),以使其更自由地展开其经济活动,加强与联合国的联系与合作,基于全人类立场发挥其能够和可以发挥的作用。

第九、普世扩展联合国的效力机制。鉴于经济的日益全球化,所有国家必须无条件根据权利与义务对等原则加入联合国,所有国家都必须对联合国的基本精神和宪章负责。

第十、在所有国家,统一推行人权教育。即在各国各级普通机构教育中,统一使用由联合国统一编定的《人权与世界公民》系列教科书。此项教育由联合国专门机构实行统一指导与督察。

☆☆☆☆☆

无庸讳言,我们的真实想法就是尽快使联合国转型为“世界政府”。经过20世纪下半叶世界各种关系的大调整、大变动,人们曾经设想过的“世界政府”,应当说已经具备创立的时机了。面对很多新型矛盾,一个没有“世界政府”、听由各国官方胡作非为的无政府主义的世界,其前景是无法想象的。我们认为,人类已经到了政治权力利权化和各国政府社会化的阶段,而这一过程必须有整个世界的联邦化作保证。没有“世界政府”的全球化必然是缺乏秩序、公平与正义的!

这里,我们要向自有文明以来所有怀抱过“人类社会”理念的思想家、政治家致敬!特别要向伟大的人道主义者、思想家、社会活动家、科学家爱因斯坦致敬!

我们的上述构想固然直接来源于现实的激发,包括中国等国家正在遭遇的人权困境、因而现代化进程严重受阻的刺激,但在思想上则直接继承了爱因斯坦当年建立“世界政府”的顽强呼吁。就在第2次世界大战刚刚结束、冷战刚刚酝酿和初步形成的时候,爱因斯坦看到了各国新的扩军备战的态势,对原子弹条件下的人类安全深感忧惧,敏感察觉到原子弹必须交由“超国家政府”管理,人类的安全已经无法由主权国家的努力获得保证,而必须有一新的“超国家政体”,也即“世界政府”,通过更大范围的民主与法治,才能有可靠的基础。只有“超国家管理”,才有“超国家安全”。生活在美国又首先大量、尖锐地批评了美国政策的爱因斯坦,同时批评了实行“社会主义极权”的苏联,认为这两大敌对国家的相互设防、相互竞逐,必须通过“修正国家主权概念”、“联合国向世界政府过渡”,来加以改变,来消除相互间的敌对状态,“即使美国和俄国都是资本主义国家──或者都是共产主义国家、或者都是君主制国家──,它们之间的竞争、利害聪突和妒忌,也会造成紧张局势”。而“在世界政府里,不同组织部份之间的意识形态的差别不会产生严重的后果。”这一系列理念,即使在苏联解体后的今天,依然值得我们珍视。

1947年9月,爱因斯坦发表了著名的《给联合国大会的公开信》,集中表达了联合国向世界政府过渡的良愿。信中并谈到了联合国安理会的局限性等重大原则问题。此信发表后,立即遭到来自苏联的措辞甚为激烈的批判──“爱因斯坦实际上已成为和平与国际合作的最凶恶敌人的阴谋荷叶新的支持者了。”“爱因斯坦博士”的“这个建议在实质上同美帝国主义的率直拥护者的那些建议很少有什么差别,”是想“另立一个没有苏联和新民主主义国家参加的新的‘国际’组织”。事实上,爱因斯坦因对美国例如“军国主义精神”的一系列批评、而被指为“美国的敌人”!面对来自“社会主义”的“棍子”,爱因斯坦非常理智、克制、文明地给予答覆。这答覆也部份地适用于今天中国道义人士与自由知识份子们,所受到的来自专制主义的责难。

我们只是中国的普通公民,但我们认为,发扬联合国精神、推进联合国改革,并不仅仅是联合国成员国政府的责任,而是人类每一个成员的权利和责任。我们提出的推进联合国改革的设想,也许有人认为是异想天开、痴人说梦。但是,我们相信:技术革命和市场经济在世界范围的突飞猛进,人权、自由、民主浪潮的汹涌澎湃,必将支持联合国战胜专制主义、霸权主义!我们基于联合国精神提出的联合国改革设想,必定会被越来越多的人们关心、认同、补充,从而更臻完善,并成为名副其实的人类的实践。我们坚信:世界政府必将以最文明、最有权威的国际机构的形像,出现在21世纪!我们是多么渴望拥抱她美丽的身姿,吮吸她甜美的乳汁啊!我们是多么渴望看到和享受到,在联合国精神直接照射下的光明的世界秩序啊!这是我们普通人的心灵的自然跃动,任何力量都不能欺骗和威胁我们,放弃自己坚定而美好的理想与信念,除非将我们的生命剥夺。

太阳与星辰罗列天空,
大地涌起雄壮歌声。
人类同歌唱崇高希望,
赞美新世界的诞生。
奋起解除我国家束缚,
在黑暗势力压迫下人民怒吼,
声发如雷鸣。
光阴如流水般无情,
太阳必然迎着清晨,
江河自然流入海洋,
人类新世纪已经来临。
我子孙多自由光荣,
联合国家团结向前。
义旗招展,
为胜利和自由新世界携手并肩,
为胜利和自由新世界携手并肩。

这是一首人类最雄壮的乐曲──联合国国歌!是的,江河自然流入海洋!这海洋,是联合国精神──人权宪章──的海洋,是民主、自由、平等、科学精神的海洋,是告别愚昧与专制,因而是人类告别战争、赢得持久和平、不断增进解放与幸福的海洋!这海洋,是经过几百万年折冲磨砺后的人性所归、人心所向!

这海洋是人类的汗水与鲜血,更是人类历代优秀份子、道义人士的勇敢、智慧与生命!今天依然残存的统治者惧怕这蓝色的海洋,因为他们的一切卑鄙与丑恶、龌龊与陈腐,将淹没于这海洋的汹涌澎湃!而人民无不向往她的辽阔与开敞!

我们憧憬蔚蓝色的新世纪!我们坚信21世纪将不再属于残存的专制!

中国公民 林牧 樊百华

2000年元旦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