闵良臣:敢问胡锡进:当年毛泽东为何“不爱国”?

Share on Google+

这些年,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一共发表了多少所谓“爱国”言论,没有统计,不得而知,这里选他两条微博,可窥一斑。

他在2018年5月21日用“iPhone 7 Plus”即加强版的“苹果7”发了一条微博,对一些批评这个国家的网民极尽讽刺嘲笑并爆粗口之能事:

“有时候我会绝望地想,写下‘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的林则徐真是个大SB。他不知道国家和政府是两回事吗?而且抗什么英,那是先进文化的传播者啊。还有那个文天祥,是更大的SB,愚忠腐朽没落的南宋政权,都死到临头了,还唱‘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的高调。如今已经不用扒拉算盘,而是用计算机精确计算对错得失的小公知们,用大数据方式找来嘲弄爱国主义的多得数不过来的证据,足以让那些照耀了中华文明的诗句逐一成为槽点。”

另一条是前不久发的,使用的是华为手机(HUAWEI P30 Pro),胡锡进这次显然比一年多前更“爱国”了。估计是因为受不了网民对这个所谓“爱国者”的讽刺。真不知道,胡锡进为什么到2018年5月还没“觉悟”,而一年半后突然就“觉悟”了,或者说更爱国了?

这条微博是2019年12月18日发的:

“国家的情况经常变化,爱国主义的场景有时蛮复杂的。然而无论哪朝哪代,那些伟大的爱国者还是能被一眼就辨认出来。那些卖国者虽然巧言令色,但都最终被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

现在就根据这两条微博请教胡总编。

也不知胡锡进是否读过鲁迅,又读过几篇。就本人所读,鲁迅不认可元朝和满清,认为这两个都是异族,并非由中国人统治,当时的汉人不过是做了异族的奴隶或奴才,因此这两个封建王朝不属于中国。成吉思汗的“荣耀”,与汉民族无关,与中国无关。为避免断章取义之嫌,现将这段话录下来,其中省略号也是鲁迅文章中原有的:

幼小时候,我知道中国在“盘古氏开辟天地”之后,有三皇五帝,……宋朝,元朝,明朝,“我大清”。到二十岁,又听说“我们”的成吉思汗征服欧洲,是“我们”最阔气的时代。到二十五岁,才知道,所谓这“我们”最阔气的时代,其实是蒙古人征服了中国,我们做了奴才。《且介亭杂文·随便翻翻》

大家可以看到这段话里不仅把所谓“最阔气的时代”的“我们”都打了引号,而且明明白白告诉汉民族告诉中国人,“‘我们’最阔气的时代,其实是蒙古人征服了中国”。接下来还有讽刺。鲁迅说他“翻了三部蒙古史,这才明白蒙古人征服‘斡罗思’(即俄罗斯——闵注),侵入匈奥,还在征服全中国之前,那时的成吉思汗还不是我们的汗,倒是俄人被奴的资格比我们老,应该他们说‘我们的成吉思汗征服中国,是我们最阔气的时代’的”。

林则徐禁烟土没错,但如果林则徐不懂国家和政府是两回事,就是落后,就是愚昧!当然中国整个封建王朝,没有国家、政府之分:政府即国家,国家即政府。政府和国家是一体的。这种“光辉灿烂”的中国史一直延续到今日,不然,今天你能分清这个国家的国和政府吗?他们所谓的“有国才有家”,其实是想说“有政府才有家”。当然,全世界都知道,这个国家不仅是国和政府一体,而且还是党国一体,即党就是政府,党就是国。

但是,不管什么人怎样不分,装糊涂,生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又做着《环球时报》这种报纸总编的胡锡进如果也不知道国家和政府是两个概念,那就只会给已经觉悟的广大网民落下笑柄。要知道,早在林则徐出生约一百年前,大英帝国就出版了洛克的《政府论》,而当时的满清才统治汉民族不过五十年。

至于南宋的文天祥,他不肯投降入侵的蒙古异族,特别是那种坚贞不屈的英雄气概,当然值得肯定。但他所维护的仍是一家一姓的朝廷,你胡锡进也万难否认。这是他时代的局限性,他不可能脱离时代。对这种历史人物,我们不能苛求,但也没必要过分渲染。

有意思的是,胡锡进把这两个历史人物放在一起当作“爱国”榜样,并把二人当作“道具”一般,用来讽刺嘲笑批评这个国家(其实是批评政府)的网民。

其实,对这两个历史人物,你还真不能较真,一较真,就有点说不通。比如,如果说文天祥面对异族入侵者,特别是被俘后,大义凛然,不受高官厚禄利诱,不惜牺牲自己生命,可同是汉人,林则徐为什么甘愿为异族统治者效力,没有反抗异族统治的意思?如果让文天祥与林则徐对话,会怎样?文天祥会不会斥责林则徐,斥责他没有骨气,忘记民族大义?而林则徐会不会像胡锡进这样,说他不是为满清效力,而是为了国家?

说到这儿,胡锡进又要讽刺嘲笑了,那就是林则徐效力的当然不是满清统治者,而是为了国家,为了“中国”。可如果这个逻辑成立,文天祥也就没必要大义凛然坚贞不屈,直接投降蒙古人好了,反正投降后还是为国家效力,为“中国”效力。我不相信元朝的蒙古统治和满清的金人统治有什么本质区别,至少他们都是异族吧。可都知道,即使到了 1661年(南明永历十五年),郑成功还率舰队渡台湾海峡,驱逐荷兰殖民者,并积极经营台湾,作抗清根据地。而事实上,抗击满清的斗争也一直持续到17世纪80年代。因此,可以说,按照胡锡进的“文天祥逻辑”,林则徐不对;按照胡锡进的“林则徐逻辑”,文天祥没必要“认死理”。

其实胡锡进今天的认识,与几百几千年来中国普通百姓的认识没一点变化。中国百姓就是这么认为的:谁来统治,他都还是做他的奴隶,不可能更好,也不可能更坏(元朝或许坏得极端一点)。中国几千年历史,绝大多数中国人跟动物没有区别,就是为了生存,为了能活着,能吃饱饭,然后通过性交传宗接代——而几乎所有的动物也是这样。

中国几千年,其实没有真正的“爱国者”,甚至按鲁迅所言,也没有真正的“革命者”。如果说林则徐是“爱国者”,那么如何解释孙中山等革命者,如何解释推翻满清统治。假设林则徐遇到孙中山,他们又会怎样对话?如果林则徐要保满清,是不是就是孙中山的死敌?

别看中国电视上天天上演着抗日神剧,或者天天骂“美帝”,但不论日本还是美国要人到访,中国百姓绝没有抗议的权利——谁抗议就抓谁。别的且不说,全世界都看得到,只要有日本要人或次要人到南韩访问,韩国民众必抗议。可中国大陆民众呢,远的不说,2018年10月下旬,中美贸易战打得正酣时,为了讨好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来访,长安街像搞大庆一般,尤其是天安门处,挂满“太阳旗”,北京城的别人不说,那些喜欢举报并特别“爱国”“爱北京”的“朝阳大妈”竟然没有一个人站出来放一个屁,更不提什么抗议了。

这就是中国与韩国的区别!

再说到国共,说到蒋介石毛泽东。我不知道毛泽东算不算“爱国者”。但若根据胡锡进微博中的那些话,毛泽东显然“不爱国”。

整个抗日战争时期,是不是蒋介石领导国民政府和军队抗击日本侵略者?一九四五年后的国民政府是不是合法政府?如果这些都无可争辩,毛泽东为什么非但不爱国民政府代表的国家,且还要用暴力推翻它?毛泽东为什么不像林则徐学习,为国效力?且不说林则徐效力的“国”还是异族统治者,而国民政府不管怎么说还是本民族。

1946年大连大众书店就出版了一本《毛选》,有毛泽东“不爱国”的言论:“现在谈爱国,那是爱谁的国?蒋介石的国吧?”“少数人的国,他们少数人去爱吧。”还说:“一个不是人民选举出来的政府,有什么脸面代表这个国家?爱这样的国家,就是对祖国的背叛”。

毛泽东上面这些话,算不算“巧言令色”?要不要也把他“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对毛泽东当年这种“不爱国”言行,胡锡进为什么不“会绝望地想”?特别是如果把胡锡进那两条讽刺嘲笑大陆一些批评国家的网民的话,放到毛泽东身上,是不是更贴切?我就是不明白,毛泽东当年怎么就可以“不爱国”?请胡锡进总编给一个明确且合理的回答。

2020年1月5日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26/2020

阅读次数:1,53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