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味印象 2020-03-15

如果疫情过后责任无主,和被强奸后身心虽康复强奸犯仍逍遥法外一样,无论看上去多么英勇和多么悲壮,都将统统归于平庸,世界也将在大难之后一无所获。

俗话说,冤有头债有主,可是,万一有人告诉你冤没了头债也找不到主,你是不是哭都找不到地方?现在,肆虐世界的新冠肺炎疫情就是如此。

先是从武汉起,然后扩散至全国其他省份,再随着人们的国际旅行扩散到其他国家。现在,在中国形势向好之时,国外疫情却正在趋向严重,意大利、韩国、伊朗已经陷落,英国和法国正在受到威胁,连北美的美国和加拿大也开始发出紧急警报。

本周三,世界卫生组织终于宣布,目前的新冠肺炎疫情为“全球大流行”。

如果用火灾作比喻,新冠病毒已经把世界变成一个大火场,开始是中国独烧,后来则火焰四起,有的国家现在已经火光冲天。在这种情况下,所有国家的主要力量都只能放在救火上,理论上可以调查起火的真实原因,但是,在实际中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当火势起来后,唯一的目标就是尽快扑灭大火。

全世界目前正在这样做。我们看到的到处都是救火的身影,因为很多国家是被火势蔓延到那里而导致房倒屋塌,因此就显得格外可怜。用老百姓的话说,我他妈招谁惹谁了!

英国首相约翰逊周四在结束内阁安全会议后在记者会上表示,“我要告诉英国民众真实的情况,众多的家庭将提早失去他们的亲人”。

听听这样的话,难道让人心里不感到难受吗?事实上,在中国和许多国家,众多家庭已经提早失去了他们的亲人,这里有普通人,也有在武汉去世的科技精英,其中包括像段正澄这样的院士科学家。

名人也不能幸免。美国影星汤姆·汉克斯夫妇在澳洲确诊感染新冠病毒,目前正在昆士兰州黄金海岸的一家医院接受治疗。

官员的家人也同样会中招。就在昨天,加拿大总理特鲁多的妻子苏菲的检测结果出来,冠状病毒检测结果呈阳性。加拿大官方声明表示,特鲁多本人没有出现症状,健康状态良好。不过,作为预防措施,他将继续进行隔离14天。

这次疫情给世界带来的灾难似乎用“巨大”也不足以描述。人们在疫情中看到了死亡、恐惧、猜忌和阴谋,当然也看到了爱心、互助、大度和谅解,它是一面多棱镜,在不同地方和不同时段,不断折射出或让人振奋或让人沮丧的画面。

有西方官员说,这是“一场战争”。只是这场战争看不到硝烟,却让人感到慌乱和手足无措,甚至防不胜防。因为疫情还在蔓延,很多国家正在焦虑地等待感染高峰的到来,在这种情况下,人们只能忙于观察和应对一个个具体的状况。

美国俄亥俄州政府周四召开记者会,州卫生部官员认为,据推测俄亥俄州实际已有超过10万人携带新冠病毒。10万人,已经感染,这难道还不让人惊慌吗?

该官员的话简洁明了:“我们已经确定出现了社区感染,社区感染的事实证明,受感染人群至少是1%,就是说俄亥俄州至少有1%的人口正携带这一病毒,我们有1170万人。”

就在郑州连续多日“零感染”的欣喜情绪中,一个叫郭伟鹏的郑州人偷偷去意大利看球,返家后竟然没有报备并隔离观察,结果于11日发热后被检测确诊感染,成为郑州首例境外输入性病例。因为他的隐瞒,办公楼要查封,多条公交线路要大排查,大量人员要进行隔离。一个郭伟鹏毁了900万人多日的努力,有人直称其为祸害。

中国是疫情最严重的国家,也是最先发现疫情的国家,但是当意大利陷落后,中国向其伸出援手。意大利当地时间3月12日晚,一家中国东方航空公司飞机载着由国家卫生健康委和中国红十字会组建的专家组一行9人,携带31吨医疗物资自上海飞抵罗马菲乌米奇诺机场,支援意大利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

中国目前也需要大量医疗物资,但考虑到意大利的需要,这批物资运抵了罗马。想到疫情从中国起又传到海外传到意大利,又想到郑州人郭伟鹏从中国出发前往意大利再转回中国并被确诊感染,再想到中国的医疗物资运抵意大利,这其中的“绕”岂是感动二字所能全部包含?简直是一声叹息!

与此同时,疫情对经济的打击是严重的。据外媒报道,随着市场继续受到新冠肺炎疫情恐惧和经济不确定性的冲击。美股史上第三次触发熔断,周四三大股指跌幅均超过9%。美国五大科技巨头苹果、微软、亚马逊、Alphabet和脸书的市值在当日合计蒸发4166.3亿美元,创出五家公司历史上单日市值合计减少的记录。

那么,美国呢?特朗普本人呢?有这样一个标题的文章总是会吸引中国人的眼球,《特朗普人前淡定人后害怕 怕感染还怕连任不了》,来源是澎湃新闻。

其实,这样的文章出现在美国报刊上也同样不奇怪,因为美国总统和媒体可以各说各的,甚至互怼。就像文章引述《名利场》的内容,说特朗普面对疫情表面淡定,实际上私下里很怕被感染,在公开场面表现出轻松只是担心经济被疫情搞垮,从而影响他的总统连任计划。

文章还说,特朗普本人有洁癖,自称“恐菌者”,他甚至担心有记者故意将新冠病毒传播到“空军一号”上感染给他。即使这样的说法不是来自《名利场》,也可能来自其它报纸,因为在美国,报纸想写什么随他们自己,他们绝不用担心特朗普或他身边的人会对他们如何。

可是这又能说明什么呢?我作为一名读者,丝毫不觉得特朗普比其他任何大国领导人更怕死。相反,我觉得特朗普的思路完全对,疫情的确可能影响经济,经济不好当然对他争取连任不利,这在逻辑上有什么不对吗?不要说特朗普这样的人物,就是普通人也会轻松得出这样的结论。

在眺望美国窘况的同时,我们是否也注意一下自己鼻尖底下呢?

方方的封城日记大受欢迎,但却并非也受到另外一部分人的欢迎。而且我特别提醒大家,反对方方的人绝对不比支持方方的人少。

3月12日, 方方的封城日记是这样一篇,《有人试图要挟警方对我进行打击吗?》,试想,如果方方不是深有感触,她会用这样一个标题吗?

在文章中,她写道,“极左人士一直在找我的碴,我的微博大概也被他们翻烂了”;“一个被封在疫区的写作者,一个人受困家中,记录自己的点滴感受。该称赞的就称赞,该批评的就批评,这是一件很自然而然的事”;“但让我更难理解的是:为什么这样一份并不激烈的日记,会遭到那么多人的恶意辱骂和围攻?”。

在文章最后,方方的这一句才是让人在陷入沉思的同时,又无可避免地感到深深的悲哀:“可惜了那么多年轻人。当他们把极左人士当作自己的人生导师时,他们这辈子恐怕都会在黑暗的深渊中挣扎。”

可是,这些年轻人自己会感到悲哀吗?很可能不会,甚至在近期完全不会,从各种迹象看,他们会继续觉得自己走在通往“光明”的大道上,因为天气和水土太能给他们这种感觉了。如是,则我们这些人替他们感到的悲哀会在现实面前加倍。

每次发生了刑事案件,人们总是在抚慰受害者的同时,要尽全力找出加害者,并对其绳之以法。可是,如果一个遭到强奸的女孩只是被心理医生完成了康复治疗,而强奸犯却不知所踪;如果一个被刺伤的受害者只是经ICU抢救后捡了一条命,而行凶者却逃之夭夭;如果别人对你家故意纵火,而你经过痛楚万分的植皮手术后恢复得尚令人满意,而纵火者却依然逍遥法外。这种结果是心理正常的人们能够接受的吗?

同这些个别的刑事案件相比,这次传遍和危害世界的疫情得是多大的事?

战争是人类的灾难。有人将这次疫情比作战争,那就自然让人联想到战后。历史上,那些对二战负有直接责任的战犯们不是受到最严厉的惩罚了吗?

对于这次疫情,我们不能指望它会像处理战后那样被处理,但是死了那么多人,造成了如此巨大的损失,总要有所交代吧?最关键的一点,病毒源头在哪里?如果将来真的被证实是哪个操蛋动物传播的,那也真的没辙,人类自认倒霉就是。但是,万一将来发现病毒源头没有这么简单,而是与人为原因有关,不管是故意还是失误造成,那该怎么办?这样一场人祸的责任谁来承担?

就是现在,各种猜测也还在不断传。这不要紧,既然现在还没有结论,疫情还在继续发展中,那就借用姜文那部电影的片名,让子弹再飞一会儿。可是,疫情总会过去,会死多少人也有个数目,会造成多大损失也有个数字,但是,子弹总不能无限制飞下去,当尘埃落定之时,就是“责任制”该落到实处的时候了。

如果最后被确认是人祸,无论是故意还是失误后隐瞒,以至于疫情不断扩大从而危害世界,这样的责任者算不算人类公敌?这一点世界必须达成共识。如果算,责任人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接受什么样的惩罚?

如果对此没有共识,则人类只不过是在全球范围内灭了一次火,救了一次灾,抗了一次旱或者涝,从某种程度说,和被强奸后慢慢身心康复以及被烧伤后植皮手术基本成功,而强奸犯和纵火犯仍逍遥法外并在继续寻找下一个侵害目标一样,无论看上去多么英勇和多么悲壮,也无论感情丰富者流过多少或感动或悲伤的眼泪,都将统统归于平庸,世界也将在大难之后一无所获。

我对将来有着深深的期待,但也有着深深的担忧。我担忧的是,将来一切都平息后,各国会各忙各的,或者有人揣着明白装糊涂,或者明明知道谁是责任者却都拿他们没辙。

最后,一个具象化的国际老仵作假模假式地说出一句,这是一起无头案啊!果真如此,那才是最可悲的,因为那将会使战胜和死亡变得虚无,全世界将白白遭受一场大难。我想,所有正直和善良的人们,无论他们是否有亲人死于这场疫情,都不希望看到这样的结局。

By editor